5.0

2022-09-06发布: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你是我的心跳

精彩内容:

仲林的懷抱,看著他的胸前又是眼淚又是鼻涕的,連耳朵都紅透了。  “寶寶有沒有怪爸爸?”宋仲林知道宋可娆一直很乖,但是還是怕她心裏有疙瘩,他接受不了宋可娆討厭他。  宋可娆慌忙的搖頭,只是一會兒還是開口道,“小時候你突然不理我了,那時候我想是不是你也不要我了,很害怕。”  “以前都是爸爸不好,以後不會了。”  說著擦乾宋可娆臉上殘留的眼淚,慢慢的將嘴唇貼上了她的眼睛,宋可娆心跳像停止般,整個人都愣住,無措地看著宋仲林,他不明白爸爸怎幺突然吻她的眼睛了。  宋仲林也被自己的舉動嚇到了,他果然到了她面前就會失控,他苦澀的想這下又要失去她了吧,不敢看宋可娆的反應就匆忙離開了她的房間。  次日,宋可娆來到早餐桌上,發現宋仲林竟然還沒去上班,挪到他身邊,問了聲早,然後坐到了旁邊的位置開始喝粥,觀察了下宋仲林跟平日無異的表情,更是放心下來吃東西。  昨晚起先她是有被嚇到,不過後來想了下應該只是爸爸心疼女兒吧,這樣一想,她心裏更高興了,宋仲林是打心眼裏在關心她,不由的小幅度的擺動自己的腳。  宋仲林見宋可娆沒避他如蛇蠍,而且沒錯過她一早看到自己時閃過的驚喜,心裏的大石總算得以放下。昨天失控的舉動使得他一夜無眠,活了叁十幾個年頭,徹底栽在這個小丫頭手裏,他也想過了,如果今天宋可娆厭惡他了,他只能攤開說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

不認識?那爸爸讓你認識認識她。”  說著反身壓住宋可娆,將她雙手緊鎖在頭上,低下頭一口含住她的耳垂,不忘伸出舌頭又舔又咬,灼熱的氣息使得宋可娆寒毛都豎起來,拚命閃躲。  “嗯…爸爸…”  宋仲林右手撫過宋可娆的大腿內側,來到傲然挺立的雙峰上,任意揉搓擠弄,滿意地聽到她舒服的呻吟,于是放開嘴裏的肉片,吮住已經硬硬站立的小乳頭,用牙齒輕輕啃咬,反覆的拉扯,左手握住另一邊的乳房,用手指玩弄同樣已經硬硬的小肉粒。  宋可娆雙手抓住宋仲林的頭髮,將雪嫩的乳房往他口裏送,嘴裏還不斷發出嬌吟,宋仲林像品嚐人間美味般對著眼前的乳房撕咬親吻,粉紅的乳頭上滿是盈盈水光。  “寶寶說爸爸現在在幹嗎?”宋仲林擡頭戲谑地看著滿臉紅光的女兒。  “在…在吸我的奶子…”宋可娆害羞地回答。  “寶寶的奶又滑又香,簡直就是玉液瓊釀。”  “亂說…我…哪有奶…”  “嘿嘿…寶寶以後的奶水只給爸爸一個人喝好不好?”  “嗯…”  得到自己滿意的答案,宋仲林放過手中的雪乳,拿了個靠墊枕在女兒的腰下,把她兩條雪白的大腿放置在自己肩上,對折往前推去,露出被兩片花瓣包裹的穴口。宋可娆害羞的別開臉,宋仲林輕笑一聲俯下身,攫住肉片吸吮,又用舌頭在肉縫上上下蹭動,引得宋可娆嬌喘連連。  “爸爸…不要…”口中說著不要,手中卻按著宋仲林的頭不讓他離開。  宋仲林用舌尖撥開肉瓣,鑽進已經沾滿淫水的穴口,反覆抽送,快感席捲她全身,滲出更多的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

餐。  宋可娆雖然聽完還是扁著嘴不肯動碗筷,面色明顯有鬆動,宋仲林拿她沒辦法,拉過自己的椅子挪到她身旁,拿起面前的稀粥,溫度正合適,不燙嘴,開始餵她吃。  宋可娆用眼睛偷偷瞟了廚房沒看到陳阿姨,紅著臉張嘴,一個餵一個吃,專注地盯著對方,一碗稀飯很快就餵完了,宋可娆很想說還要,但一想到自己這幺大了還要爸爸餵就覺得害臊。  “今天肚子還痛不痛啊?”宋仲林問完,宋可娆覺得耳根都紅了。  “不怎幺痛了…”  “以前也會這樣嗎?”他一想到昨晚宋可娆蒼白的面色就揪心。  “有時候會,有時候不會。”  “那今天人還舒服嗎?”  “爸爸,你別老問我這種問題啦。”  “哈哈…跟爸爸害什幺臊啊,要不要爸爸今天在家陪你啊?”  “還是不要了,爸爸上班比較重要。”  她也想要爸爸留在家裏陪著她,這段時間,宋仲林對她完全到了溺愛的程度,幸福的都快溢出來。一想到宋仲林要去公司,她一個人留在家裏就沮喪。  宋可娆不加掩飾的表現沒逃過宋仲林的眼睛,他又何嘗不想和她分分秒秒都待在一起,接下來有叁個月的假期,宋仲林覺得不妨讓宋可娆來公司學習觀摩一下,也可以讓她積累些社會經驗。  宋可娆聽完拚命點頭,看著她笑逐顔開,宋仲林比什幺都滿足。  “那等你經期過去,就跟爸爸去公司吧。”  “爸爸!!”  “經期不能講嗎?”  “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

裂般的疼痛,還是使宋可娆哭了出來,宋仲林看到她的淚水劃出來,心理滿是愧疚,附上她粉紅的小嘴,輕輕吸吮,大手揉著她雪白的膠乳,嘴裏不停哄著…“寶寶不哭,爸爸不動…”  “爸爸痛…好痛…”  “乖…待會兒就不痛了…”  宋仲林忍著慾念,嘴上輕輕啃咬她的乳房,另一邊用手揉搓,這樣弄了一會兒,兩顆小小的肉粒又站立起來了,看到女兒臉上的痛楚減少不少,手來到兩人結合的地方,慢慢揉捏宋可娆的陰蒂,聽到她掩不住的嬌喘,才輕輕擺動自己的臀部。  “寶寶,爸爸這幺動…可以嗎?還痛…不痛?”  “嗯…爸爸輕…輕點…”  宋仲林一邊觀察身下人的反應一邊挺動自己的堅硬,感到這窄小的甬道開始變得鬆軟,宋可娆臉上也漸漸露出歡愉,宋仲林擺動的幅度開始加大,包裹住自己陰莖的小穴猛地緊縮,引得他大吼出來。  “好緊…寶寶的騷穴…緊緊吸住爸爸的肉棒…好爽…”  “啊…爸爸…爸爸…”  被宛如兇器傾入的嬌嫩地方慢慢褪去疼痛,取而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

”  “唔…爸爸…癢…要止癢…”  “用什幺止癢?”  “爸爸的雞巴…插到我的…騷穴裏…就能止癢…”說完用手摀住自己的臉,爸爸老是逼她說些害臊的話,還不達目的不罷休…但是爸爸喜歡聽…她說完也會變得興奮…“嗷嗷嗷…爸爸來了…”  女兒這句話像給他打了一針強心劑,每一記都是那幺用力的插入,這樣抽插了十幾分锺,宋可娆感覺自己一陣旋轉,反應過來時已坐到宋仲林的身上。  騎乘的姿勢使得肉棒插得更深入,宋可娆都可以感覺到自己小腹輕微隆起了,看到爸爸縱容的笑臉,她開始輕擡自己的下身,這種由她主控的性愛快感更甚,兩人的接觸處已經沾滿愛液,發生的水聲使得她更興奮…“爸爸…好爽…”  “爸爸也很爽,寶寶再快點…”  “嗯…爸爸的雞巴好粗…插的好深…頂…頂到肚子了好爽…好爽…寶寶在操爸爸…”  “寶寶喜歡爸爸的雞巴嗎?”  “喜歡…最喜歡…爸爸了…”  “那寶寶說…昨天是誰要爸爸用力操…操她的?”  “唔…爸爸欺負人…”  “說不說?嗯?”說著猛力插著淫水直流的騷穴。  “啊啊啊…是我…是我…”  “下次還敢罵爸爸是臭流氓嗎?”  “不…不敢了…”  “讓爸爸…好好操松寶寶的小穴…操鬆了給爸爸懷小孩…”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

夜夜夜夜曰 天天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