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中文字幕与子乱视频缚娇索(1 )魔女绳劫

精彩内容:

     夜冷星稀,陳雲踱到自家的大門前,正準備關門安歇,沒想到發現在門前小道旁,隱約看到了一個諾大的麻袋,袋口用繩子紮住, 面好象有什麽東西在蠕動著
    “嗚……”等陳雲走近,還能聽見袋子中傳出的低聲呻吟, 面裝的恐怕是個人,而且聽聲音好象是個女人。
    陳雲見四下無人,抓起袋子扛在肩上便朝家中一路小跑,然後將袋子放在地上,回頭趕緊將門鎖死。
    待陳雲忐忑不安的將袋口的繩子一圈圈解開,將袋子退下,一團白晃晃的女人侗體,帶著幽幽的香氣,突然就出現在了他的面前。
    “嗚!……”沒錯,袋子 轉的是一個女人,一個國色天香的裸體女人,這女人看上去24,5 的年紀,長發披肩,幾縷烏絲垂在眼前,一雙黑白分明的眼睛妩媚動人,潔白的面龐沒有一點瑕疵,小鼻頭上幾點微微汗珠,櫻唇绯紅,身段修長火辣,不知道被誰扒光了衣服,渾身上下一絲不挂,春光畢露,而且還用拇指粗的銀繩將她的雙手反吊在身後,雙掌合十,一道道密密麻麻捆了個結實,繩
子系的極緊,深深勒進女人的皮肉之中,從女人纖細白皙的脖子開始,由上而下,先是在女人高聳豐滿的酥胸交織成密集的菱形繩網,然後那網眼將女人挺拔的胸部勒的滾圓高突,在女人平坦柔滑的腹部交錯縱橫,在下體上方,分出叁道繩子,兩道繞到身後,一道兩根繩子,分別勒進了女人敏感的陰部,繩路極其陰邪。
    再看那女人,修長如白玉一般的雙腿,被交叉大小腿彎曲盤在一起,用繩子從腳指頭開始,細致的一圈圈纏繞捆縛,一道道繩間隔不過寸許,先分別將其大小腿捆在一起,然後再雙腿上下交疊,用繩子固定于一體,最後用兩道繩子從腳
踝處引出,系于女子的脖頸之上,讓此曼妙的美女不得不含胸低首,彎腰駝背,翹臀高聳,使雪白的屁股和勒如股間的繩子非常紮眼的暴露無疑。
“嗚哦……”那女人不僅被捆成此等淫亵屈辱的姿勢,而且唇齒間還咬著一個奇怪的物件,那物件狀如銅鈴,表面光滑卻密布小孔,兩邊有細長的鎖鏈連到腦後,用一精致的小鎖接合,鎖孔卻僅如針眼大小。
    除此之外,在那女人全身各處,凡是要穴所在,均有類似的小鎖壓制,再看那繩子,也不是普通的銀繩,而是由無數不知名的細絲擰在一起絞合而成,堅韌無比。陳運用手拉了一下,紋絲不動。
    “嗚嗚……”那女人不知道是什麽來頭,被人如此捆縛,而且她的面色绯紅,媚眼如絲,微微嬌喘,下體濕潤,似乎還被人下了春藥……
    面對一位如此美若天仙的裸體美女,身爲男人的陳雲早已按奈不住,欲火亂串,轉眼間就已經將自己的衣服脫個精光,將美女抱到床上,從後面摟住美女纖細的腰肢,將怒挺的肉棒對準美女留著蜜液的肉穴用力的插了進去……
    “嗚哦!!……嗚哦?!……嗚嗚……”美女被陳雲抱在大腿上,那粗長的肉棒便在她銷魂的蜜穴中橫沖直撞,插的她花枝亂顫,嬌叫不止,因爲春藥的作用,卻又說不出的暢快,魚水之歡,酣暢無比,那白皙的侗體在陳雲的懷中嬌媚的扭動纏綿,柔滑的肌膚手感一流,讓未經女人的陳雲哪 把持的住,啊啊啊的爽的不行,不一會的工夫便泄了身子,將白濁的精液大股大股的射進了美女的蜜穴中。
    “嗚……啊……啊……”美女香軀顫抖不止,愉悅的呻吟起來,高翹的雪白屁股被陳雲用手盡情的捏玩,幾絲香津順著那精巧小球的小孔慢慢的流下來,樣子淫媚無比,讓陳雲看了欲罷不能,稍歇片刻,便忍不住抱起絕色美女提槍再刺,陳雲雙手抓住美女被勒的滾圓無比的酥乳,手指捏著鼓脹堅硬的乳頭,盡情的揉捏,配合著下身的突刺將美女弄的繼續浪叫起來。
    “嗚嗚嗚!……”美女受口中的銅球所制,想叫也叫不出聲,但是僅僅是那含糊不清的呻吟,便已嬌媚無比,令人骨頭發酥,簡直就是絕好的催情良藥,陳雲聽著如此動聽的呻吟,下身幹的更加起勁,使出渾身力氣,將美女幹的渾身亂顫,雪白的嬌軀在他的懷中亂扭不止。
    “受不了了……這是老天可憐我賜給我的尤物啊,哈哈哈~ ”陳雲說著,下身一陣顫痙攣,又是一股濃稠的精液噴進了美女的肉穴中,然後順著雪白的大腿倒流出來。
    ……
    春宵一刻值千金,但是昨天晚上,又豈是千金可以買到的,陳雲不知道自己是什麽時候醒過來的,大概是幹的太累的緣故,他起來以後,還是覺得渾身酥軟,下盤飄忽,再一看那美女,依然是以盤坐的姿勢躺在自己身邊,雪白的屁股正對著自己,才放了心。
    “似乎還在睡著呢……”陳雲用手拍了拍那女人的屁股。
    “嗚!……”那女人嬌叫一聲,立刻睜開了眼睛,掙紮著想坐起來,但是她馬上意識到,自己的身體被繩子捆成了一團,根本動不了。
    “恩!!……”美女勉強坐起身,用力的掙紮了一下,但是全身的繩子全紋絲不動,美女杏眼圓睜,再次使足了力氣,渾身扭動不止,結果還是一樣。
    “嗚……”美女放棄了掙紮,慢慢嬌喘著低下了頭,擡起眼睛用非常複雜的表情盯著陳雲,似乎想說什麽,但是嘴 含著銅球,又什麽也沒法說。
    “別白費力氣了,那繩子昨天晚上我本想幫你解開,但是最後就是用刀子都割不動它,而且全身連繩結都不見一個,根本沒法下手。”陳雲笑道。
    “倒是可憐了你這樣的絕色美人,要受被繩索緊縛之苦,不過,你已經是我的人了,我會好好待你的~ ”陳雲捏著美女的下巴笑道。
    “……”美女瞪了他一眼,剛想發作,又慢慢的半閉起眼睛,將臉轉過了一邊。
    “其實我很想聽你說說話,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呢,但是你嘴 的那個東西,我實在是打開,又不好叫鎖匠上門……”陳雲無可奈何的站起身,端了一碗水過來。
    “好在這球上留有小孔,不然連水都沒法餵你喝。”陳雲說著將碗沿貼在美女的唇邊,慢慢的順著小球周圍的縫隙和小孔將水餵了進去。
    “嗚!!……”美女似乎不太樂意的樣子,但是她全身被捆的死死的,根本沒法反抗,只能乖乖的把水喝下去。
    ……
    叁天後
    武林大會非常反常的提前2 個月召開了。
    “聽說魔教女魔頭上官魅已被人誅殺,此魔女的玄媚神功聽說已經練到第八重,天下無敵,真有此事?”
    “千真萬確,這兩天魔教上下已經亂做一團,群龍無首,正是……”
    “可是魔教不是一年前就與各大門派結盟,說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侵犯的嗎?”
    “媽的,這幾年我們沒少受那女魔頭的氣,管它什麽盟約,趁此機會正好……就是那女魔頭上官魅真是絕色美女,死了還真是可惜,要是能活捉了……嘿嘿……”
    “肅靜,盟主到!……”
    陳雲路過鎮上最大的福悅酒樓時,正好看到武林盟主司徒鶴在衆人面前出現,忍不住停下看看,按理來說,以往的武林大會2 年一屆,都是在武林中有名望的掌門或者高手的家中召開,象今天這樣在酒樓提前召開的情況20年來絕無僅有。
    “諸位同道,此次如此匆忙的召開大會,是有大事與大家相商,先介紹一下,我身邊的這位,就是玉清門的新掌門——雷震。”
    “什麽?魔教新掌門?……”
    “諸位,現在玉清門在雷掌門的治下,已經不是魔教了,雷掌門將會與武林各大派通力合作,維護武林的秩序……”
    陳雲見司徒鶴的身邊,站著一位30多歲的高大男子,留著短發,眉宇間帶著一股陰冷之氣。
    “諸位武林同道……”
    陳雲沒有再看下去,因爲他的魂早已經被家 那位國色天香的美女給勾去了。
    “我回來了,大美人~ ”陳雲剛走到門口,便迫不及待的推門進了屋,此時那女子正保持著被繩索捆著的盤坐姿勢,在床上閉目養神,長長的睫毛低垂著,低著頭一動不動,瀑布一般的黑色長發順著她柔滑的肩膀一直傾瀉到腰間,和雪白的肌膚貼在一起,妩媚動人。
    陳雲忍不住放下東西,沖過去一把抱住了美人,就是一頓狂親,然後下身的肉棒長驅直入,再次進入到那銷魂之地酣暢的抽插起來。
    “嗚哦?!……嗚!!……”美女似乎很不情願被陳雲突然打擾,睜開媚眼,嗔怒的扭動著嬌軀掙紮起來,但是受繩索所制,根本不管用。
    “嘿嘿,大美人,你越來越帶勁了,來……恩!”陳雲說著將美女抱到自己大腿上,更加用力的抽插起來。
    “嗚!!……嗚!!……嗚!!……”美女的長發隨著劇烈的顫動不住的舞動起來,她半閉著媚眼,低聲的嬌吟著,但是神情已與剛被陳雲發現時大爲不同,眉宇間有一種英媚之氣。
    “剛才在回來的路上,竟然看到了大名鼎鼎的司徒盟主,沒想到武林大會也會在這樣的地方召開……”陳雲射完之後,抱著那美女繼續說道。
    “可惜啊,我早就聽說過魔教妖女上官魅的豔名,可惜聽盟主說,她已經死了……”陳雲有些惋惜的喃道。
    “嗚?……”那女子聽見上官魅的名字,突然睜開了眼睛遲疑了一下,轉過頭看著陳雲。
    “不過我有你已經很知足了哈哈~ 我的大美人~ ”陳雲說著摟住美人的酥胸笑道。
    “只是不知道什麽時候才能幫你解開身上這些繩索和嘴中的怪球,也好讓我們更加方便的親熱親熱~ ”陳雲正說著,突然房頂上傳來一陣響動,接著,隨著嘩啦一聲,一個人影壓塌了屋頂墜到了陳雲面前的地板上。
    “誰?!誰?!!……”陳雲嚇的大叫一聲,再仔細一看,此人身形高大健碩,全身烏黑,嘴角是早已幹了的血迹,顯然已經死去多日,可能是受了重傷之後,逃到屋頂躲避仇家追殺,結果傷重身亡,死在了上面,因爲屋頂年久失修,終于掉了下來。
    “嗚!……”那女人一見到死者的樣子,先是一驚,接著臉上竟然露出了一絲微笑。
    “餵……”陳雲確認人已經死透了之後,開始在他的身上亂摸,從他的懷中,掏出了一個小黑袋,打開一看,竟然是一把鑰匙和數捆和床上女子身上一模一樣的繩索,還有幾個和女子嘴 一樣的塞口球。
    “難不成……你是被他……”陳雲看了看那細如針尖的鑰匙和那些繩索,回過頭看了看美女問道。
    那女子輕輕的點了點頭。
    “那麽,這鑰匙……”陳雲拿著鑰匙朝女子走了過去,但是馬上又遲疑了。
    “嗚?……”
    陳雲看著那死者的樣子,明顯是練武之人,又用那麽嚴密的繩索捆著眼前這位美女,想必這美女的身手也不差,萬一自己貿然解開了她身上的繩索……
    陳雲想到這 ,便將鑰匙伸入女子後腦處的鎖孔,輕輕一轉,那鏈子便一分爲二,銅球才從女子的嘴中被吐了出來。
    “啊……啊……終于……拿掉了……快幫我把這繩子……”那女子翕動著嘴唇喃道。
    “你……”女子轉過臉,見陳雲一動不動,收起了鑰匙,馬上明白了是怎麽回事。
    “請你放開我,我的手腳被捆了叁天,現在都已經麻了,再不放開的話……”女子的臉上露出了楚楚可憐的神情。
    “我……”陳雲捏著鑰匙的手抖了一下,才想起這女人已經被如此嚴密的捆了叁天,要是一般人,恐怕早已被繩子勒的四肢淤血,皮膚發紫了,但是這女人全身上下被繩子勒的如此之深,卻無半點青淤的痕迹,而且膚色白嫩如初,實在是怪異。
    “弄不好,這女人是一個絕世高手也說不定……”陳雲心 暗叫不妙,當時看著她國色天香,想都沒想就動了邪念,幾天來不知道將她奸汙了多少次,要是她一旦手腳恢複自由,自己恐怕會立即被碎屍萬段……
    想到這 ,陳雲已經冷汗直冒,好在那女子身上的繩索看起來牢不可破,這才放下心來。
    “呵呵,我已經占了你的身子,你肯定懷恨在心,萬一你會武功,等我松開繩子,你一掌把我劈了怎麽辦?”
    聽到這 ,那女子杏眼圓睜,面帶愠色,剛要發作,渾身被繩子勒的發麻的感覺提醒了她現在的處境。
    “大哥,我不怪你,我赤身裸體的被捆成這種姿勢,但是又中了淫毒……只要你把我放開,我保證不計較你侵犯我身體之事,而且還會重重酬謝……”女子緩和了一下神色,柔聲說道。
    “這……”陳雲憂郁了一下,最後還是沒把鑰匙拿出來。
    “呵呵,別的東西我都不要,我只要你留在我身邊,作我的老婆~ ”陳雲見那女子依然無法反抗,色心又起,伸手朝女子的乳房摸了過去。
    “你!!……竟敢……啊!……呀!……”女子雖然嘴巴得到了自由,但是渾身上下還是動也不能動,只能任由陳雲盡情玩弄,捏著她的乳房大力的揉捏。
    “呵呵,終于聽到了你說話的聲音,比原來還要動聽百倍呢,來,讓我們再……”
    “放開我!……恩!!……哼!……”那女子見再說也是徒勞,索性任由陳雲繼續在自己身上亂摸。摸著摸著,一腳踢中了地上的死屍,這才想起屋 還躺著一個大死人沒處理。
    “色鬼,還不趕緊把他背出去埋了,等著官府找上門來啊?”那女人用力一扭身子從陳雲的懷中掙脫,沒好氣的說道。
    “對對……差點忘了……他是……?”
    “這個人叫什麽你最好不要知道,我只告訴你,這是個卑鄙小人,在水 下毒暗算本小姐,還用這副特制的繩索和那個銅球把我困住,原本想將我綁到他秘密建成的地下淫窩百般淫辱,結果卻被同夥反水偷襲打成重傷,臨死了還色心不死,帶著我逃到這 氣竭而亡,反倒便宜他了,要是給本小姐恢複自由身……”那女子說著說著,面露怒容,狠狠的瞪了死人一眼。
    “那你是?……”雖然有繩索加身,這女人就是天王老子也奈何不了他,不過慎重起見,陳雲還是決定問問她是什麽來頭。
    “我……”那女子欲言又止,低下頭柔聲說道:“身爲女人,在武林中難免被這些淫賊惦記,此次失手受辱,委身于此,也沒有辦法,既然你問起我的名字……”
    “姬雨紅……”女人擡起頭,慢慢的說道。
    ……
    陳雲將那百十斤的大漢背到後院,挖好了坑,剛要埋下,卻聽門外傳來別人叫門的聲音。
    “開門!!”
    不等陳雲來到院門前,來人已經踹門進來,總共有四人,各個腰挂佩刀,看身手都不是一般人物,陳雲不敢上前答話,從後面翻窗戶進了屋 ,從門縫中偷看。之見他們環顧了一下四周,剛要朝屋子走來,卻聽其中一人從後院大喊:
    “報告,後院發現了叛賊陳遠山的屍首。”
    “掌門果然猜中,叛賊身負重傷,果然死在了這一帶,可見其隨身帶的包裹?”
    “沒有……”
    “那進屋去搜,見到什麽知情人,格殺勿論!”
    “啊?!”陳雲一聽,腳立刻軟了下來。
    “餵,怕什麽,他們是沖著我來的,你幫我把繩索解開,讓我去收拾他們。”姬雨紅在床上小聲說道。
    “但是……”陳雲還在憂郁。
    “你一個大男人,怎麽那麽婆婆媽媽的,你是打算讓他們把你殺死,還是幫我解開身上的繩子?”姬雨紅說道。
    “屋 有聲音,沖進去!!”屋外四人大喊著,一腳便將屋門踹開,突然眼前一團白影閃過,姬雨紅赤身裸體,修長的玉腿在半空中飛騰而過,陳雲根本沒看清是怎麽回事,四人已經應聲倒地,胸口留下一個深陷的掌印。
    “你?……上……上……”還有一個人沒有咽氣,伸出手指著眼前一絲不挂的姬雨紅喃道。
    “上閻王那報到去吧。”姬雨紅玉腿一擡,一腳正踏在那人的胸口,那人立刻咽氣。
    “你……你到底是……”陳雲只猜到姬雨紅會武功,但是沒想到她的武功竟如此之高,而且手段狠辣非常。
    “小子,姬雨紅是假名,你聽好了,本小姐的名字是上,官,魅……”上官魅理了理有些淩亂的長發,轉過臉冷冷的笑道。

中文字幕与子乱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