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3发布: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学长的女友和她妹妹

精彩内容:

份,我知道是她的陰戶,我這時豁出去了,中指隔著宜芳的小內褲不老實的在微凸部份揉著,再輕輕頂到下面微凹處,這時靠在我肩上的她突然粗重的喘氣,口中溫熱的氣息噴在我耳朵上,我的血管快要爆炸了。   中指間感覺濕濕的,她流水了,我中指再輕輕戳一下,沒錯,有點粘膩的水透過內褲滲出來了。我想轉頭看她,卻被她伸手推住我的臉。她粗重的吐著氣:不要看我! 我看不到她臉,但我知道她這時一定滿臉通紅,我的中指突然大膽起來,撩開了她的內褲,探入濃密的草叢中,哇!好茂盛的草,中間的溪流已經漲潮,要山洪爆發了,我的中指撥弄著柔軟的陰唇,正要探入迷人洞中之時,被她用手按住。  她說:不要用手,不衛生! 她喘息著說話時,我忍不住吻住了她微張的,性感的嘴唇,舌頭伸入她口中,她的舌頭由第一次接觸的閃躲腼腆到最後的一發不可收拾,與我的舌交纏在一起,我們兩人貪婪的吸著對方口中的津液。我解開長褲,露出我17.5公分長,雞蛋粗的大陽具,引導她白嫩的手掌握住。宜芳驚訝:好大!我問宜芳說:你怕不怕?她喘著氣:我除了見過當兵男朋友的東西之外,還沒見過別的男人的……   我好奇:這幺說沒得比較了?宜芳媚眼水盈盈:不過聽朋友說男人的東西越大越舒服!那個告訴她的朋友我一定要認識認識!這時我已經扯下了她的紅色小內褲,將宜芳抱起來靠坐在沙發上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看著老娼他夢昧以求的采芳在我身下浪叫著,我亢奮的抱緊了她猛幹狂插,采芳 則糾緊著我猛夾狂吸。  「我好酸…不要動…我受不了…不要動!」她突然兩手抱緊我的臀部,雪白的美腿纏死我的腰,贲起的陰阜與我的恥骨緊蜜的相抵,不讓我的陽具在她陰道中抽動。我感覺到深入到她子宮腔內緊抵住她花心的龜頭,被花心中噴出的熱燙處女元陰澆得馬眼一陣酥麻,加上她陰道壁嫩肉強力的痙攣蠕動收縮,強忍的精關再也受不了,熱燙的陽精如火山爆發般噴出,一股股一波波的濃稠陽精全灌入了采芳的花心。她稚嫩的花蕊初嘗陽精的撫慰,忍不住全身像抽筋一般顫抖著。  「好美~好舒服!」 采芳兩條美腿緊緊的糾纏著我享受著高潮余韻,我們就這樣四肢糾纏著,生殖器緊蜜結合著進入了夢鄉。   之後我收假回到馬祖,老昌又開始找我麻煩了,原來是采芳現在都對他愛理不裏的,最後終于和他分手了,而這其中的原因只有我才知道,而且反正老娼他再沒一個月就要退伍了,你再怎幺機車也就這幺一個月,而且我只要想到,當時我和采芳在床上翻雲覆雨的滋味,就很爽,而且看到老娼被』』二度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她又紅著臉說:「考慮什幺啊,我不知道啊!」,可惡!用裝傻這一招,于是我就去搔她癢,宜芳就一直笑著說好啦!好啦!我在考慮一下啦!于是我就停止搔她癢,而當我放下手時,卻很順勢的讓她的雙退夾住。而當我被夾在她兩腿中的手掌動了一動,感覺到她大腿根部的肌肉抽動了一下,大腿張開了,我正懊惱深怕把她柔美的大腿驚走,沒想到張開的大腿又迅速合攏,更緊的夾著我的手掌,大腿移動後,我的中指尖剛好輕輕碰在她腿根部微凸的部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好幾封,而那位老娼學長,很不幸的是再他來馬祖的第二個月女朋友就兵變了,很慘,所以之後的新兵一來,只要有女朋友的,通常都會被他玩的很慘,而我就是其中一位,她最喜歡動不動就說什幺皮鞋沒擦亮,衣服太皺,棉被沒疊好之類有的沒的,很奇怪,班長都沒管你一個兵管那幺多幹什幺,夠變態吧!   記得有一次,他在翻一本交筆友的書叫做』愛情青紅燈』的,因爲我常寫信給我女朋友,所以他就ㄠ我幫他寫信,沒辦法誰叫我菜,而且他一個高職電工科肄業的人哪有什幺文筆,而我雖然不敢說我文筆很好,但最起碼我大學畢業,肚子裏的墨水可比他多太多了,所以我就只好幫他寫了,老娼挑了一個女的,筆名叫』采芳』住台北縣新莊,名字還不錯聽,書上登的照片還蠻清秀的,老娼很白癡的幫自己取了一個筆名』文昌』,真他嗎的白癡!我還文昌帝君冽;之後我就替他和那個采芳通了大概將近二十封的信。   到後來寫著寫著發現這個女的,和信中的『文昌』越來越聊的來,于是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的效果也是年輕有活力,哪裏像一個即將奔五的男明星啊,喜歡一身ALL BLACK造型的蘇有朋身材完全被襯托的更加纖瘦有型了,無論是工裝棉服的搭配還是開衫衛衣的前衛造型,時髦感可謂比年輕人還在想。 既駕馭的了減齡的潮流範,又hold住知性有型的型男範,在衣品的駕馭上這位昔日的男神還是挺有美力德,一身酒紅色的西裝套裝搭配發亮的漆皮單鞋,纖瘦的身材看上去相當的完美,尤其是氣質上真的太高級大氣了,帥氣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讓她想脫離這個環境,沒想到……唉!這時我想到老娼平時對我們這些學弟都作威作福的,于是就向采芳加油添醋的說了老娼平時是如何欺壓我們的比那些『古惑仔』還不如,連情書都強迫我幫她寫,采芳聽著聽著,看得出來她蠻生氣的,于是我索性向他裝可憐,請他要老娼別再爲難我們這些學弟了,後來采芳就對我說,他會好好的教訓老娼的,後來采芳說他心情不好要我陪他去陽明山看夜景,在上山的路上順便買了幾瓶啤酒,到了文化大學後面,之後我們就坐再路邊的石頭上俯瞰整個台北市的夜景!其實在和采芳聊天的過程感覺得出來她蠻喜歡我的,只是女孩家的矜持讓他說不出口,于是我決定要讓老娼嘗嘗『二度兵變』的痛苦,于是我開事向采芳說些甜言蜜語和讚美她的話,說第一次看到她的時候其實我就蠻喜歡她的,只是礙于她是學長的筆友讓我不敢對她表白,說覺得她就像金庸筆下小龍女般的玉潔冰清,看她的信會讓我覺得她有王語嫣的溫柔婉約,見到她對學長的好,就像任盈盈般情深意重,真是讓我又羨慕又忌妒,說著說著越來越覺得自己很噁心,很假,只是,看采芳聽的如癡如醉的,接著我歎了口氣,念了一首李清照的一剪梅 : 「紅藕香殘玉簟秋,輕解羅裳獨上蘭舟。        雲中誰寄錦書來,雁字回時月滿西樓。       花自飄零水自留,一種相思兩地閑愁。       此情無計可消處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

日日摸狠狠摸夜夜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