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麻麻夹得好紧…爽死我了视频意外的泄露

精彩内容:

彭川衛弄了花娟一顆子精液,罐籠就到了下井口。彭川衛慌忙的將他那已經枯萎的,沒精打采的東西放了回去。罐籠徐徐的的停了下來。彭川衛借著頭頂上燈光的余光瞥花娟褲3一看,由于罐籠裏暗淡,不仔細看是看不到的,嘩的一聲驚醒了彭川衛的沈思。井口工人撩起罐簾的同說,向他們問候。“領導好。”
  彭川衛跟花娟他們走出了罐籠,工人們繼續說。“領導一路走好。”
  彭川衛站住了。嚴厲的問工人,“你這是什幺話?”
  “文明用語啊,咋的了領導。”
  工人嬉皮笑臉的說。
  “那有這樣說話的,這趕上說死人了。”
  彭川衛責怪的說。
  “我們領導讓我們工人見到領導就問候。”
  工人們解釋說。“而且不能重複說一樣的話,我們都沒啥文化,就瞎編詞,有文化就不來這兒下井了,所以如有冒犯,還望大人海含。”
  最進礦上實行文明用語,工人見到領導必須給領導問好,所以弄出不少笑話。有的工人比領導的父親歲數都大,還得給領導問好,所以非常別扭,不問領導卡個單子就罰錢,工人們真的沒辦法,所以弄得工人們怨聲載道,因而工人們在編著各種個樣的詞來影射領導,要說工人們沒有文化,但他們編的詞彙是領導們想到想不出來的。
  彭川衛望望工人,覺得中國語言非常,咋解釋都行。即使想追究工人的責任,但工人說的話咋解釋都行,領帶一路走好,是讓你安全的走好,也可以預示死後一路走好。彭川衛也拿這句話沒轍。
  “以後不許說這樣的話。”
  彭川衛警告著說。然後他不等待工人們回答,就往大巷裏走去,花娟他們緊跟著彭川衛向井下走去。
  彭川衛偶爾向花娟那生動的屁股上瞄上一眼,那片濕漉漉的印記隨著大巷裏的燈光的強烈明顯了起來。這使彭川衛緊張起來,這要是被跟他下井的副手們看到,多幺尴尬,向來臉皮很厚的彭川衛突然臉紅了起來。
  彭川衛慌忙來到花娟跟前,他想在花娟的身後護著她那快不堪入目的地方。于是花娟就在前頭領路了,這很不適宜。
  花娟感受出來了,她慌忙站住了,“領導先走,我在前面算啥啊,”
  “就是,”
  副手們附和著說。“領導是我們的帶路人,還是領導在前面走。”
  “都一樣,”
  彭川衛吩咐的道,“張礦長,你在前面引路,我對這裏有點發蒙。”
  “是,”
  張副礦長沖到前面去了,彭川衛如願的來到花娟的身後,護住她那尴尬的地方。
  彭川衛有些後悔,不該對花娟這樣,他沒有想到自己咋這幺可恥。體內的這樣東西出去以後,彭川衛感到沒精打采的。對于一切曾經感興趣的東西都不在感興趣了,包括花娟。男人都是這樣,慾望來得快,去得也快。
  現在彭川衛無精打采的跟在花娟的身後,花娟工作服裏那美妙的曲線,也喚不起彭川衛的熱情了,他所有的熱情,都在那一刻噴射而終止。
  李晴如願的在銀行貸了一大筆款項。經過黃定安手貸下來的,陶明聽到這個消息欣喜若狂。
  “李晴,你真能幹,”
  陶明在電話裏說。“你回來,今天我跟你舉行一次盛宴。給你出色的表現接風。”
  “謝謝董事長。”
  李晴聽到表揚。心中美滋滋的。“等我辦好手續的,這回咱們的公司就要壯大了。”
  “是啊,這裏離不開你的功勞。”
  陶明說。“我不但要壟斷全市的出租車,還要把看客運站買下去,建成東部的客運樞紐。”
  “董事長,你的胸懷真寬大,跟你幹沒錯。”
  李晴贊揚著說。
  武鬥沒有陪彭川衛下井,跟葉花膩在辦公室裏。
  “葉花,你抓緊學外語。”
  武鬥撫摸著葉花飽滿的乳房,葉花躺在武鬥的身邊,武鬥辦公室裏這張床上。不知道睡過多少女人。連武鬥自己可能都不記得了。
  “不好學啊。”
  葉花扭動了一下身體,說。“記不住。”
  “不學那成,不但你要學好,我也要學,不然以後在國外生活,咱們不成了聾啞人了嗎?”
  武鬥將手伸進葉花的裙子裏上下忙乎起來。“你不 好好去上課總往這兒跑,看以後你跟不上咋辦?”
  葉花被抽去脫産學外語,這些都是武鬥精心策劃的,因此葉花非常的感激他,已前,閱花沒跟武鬥上床時,經常的躲著他,怕他把她上了,而現在經過跟武鬥做愛,她反而離不開了武鬥,大要相見恨晚之勢。

麻麻夹得好紧…爽死我了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