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9-01发布:

海棠直播免费视频九尾妖遂•仙道

精彩内容:

昔日,一狐妖沖破禁制,于青劍山下村莊作祟。其狐有九尾,乃上古至魅,
其性殘暴不仁,且本領大能。妖眼能魅人,鼻息能催情,所到之處男女均情欲難
禁,實太淫邪。其九尾各有特異功能。狐動其尾,山崩落、海嘯起。百姓不堪其
擾。

  青劍宗糾集各弟子,于山中圍剿九尾妖狐。

  青劍宗宗主丘曜天深知此狐不單爲禍凡間,更是塗炭生靈,甚至有威脅上仙
的可能。于是舍己血戰,最後犧牲自己的性命,將其封印于親生女兒體內。

           ***    ***    ***    ***


                                  1

  寂靜的村莊裏,火辣辣的陽光照著,好像要把村子烤出火一樣。八福村村民
照常農活,好像絲毫不怕毒辣太陽,但附近人家飼養的大狗,則在樹蔭下無精打
采地吐著舌頭。

  一個看似十一二歲的小女孩,則是坐在門前台階上,乘著門前大榕樹的涼意,
手溫柔地撫摸正在趴地的大狗。

  女孩一直默不作聲,但看得出受了委屈,臉上的表情好像苦瓜一樣。女孩用
左手使勁地捏了一下自己沒有幾兩肉的臉頰,眼淚又開始不受控制地流下,嘴巴
裏面嘟囔著,「不過就是挨了一頓打而已,還有什麽?爲什麽自己這麽沒出息,
居然還要哭鼻子?陸小叁你就是活該!你這個沒爹沒媽的臭小孩。」

  小女孩一邊說,眼淚一邊『啪嗒啪嗒』地流下來,流過臉頰,滴到地上瞬間
被蒸發了。

  終究還是忍不住,小女孩開始哭了起來,但是卻一點聲音都沒發出,任由眼
淚像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不停掉下來。

  「死丫頭!死丫頭!你跑哪裏去了?是不是偷懶了?今早你嬷嬷的話不記得
啦?還不趕緊給我進來?」

  小女孩用手背揉了揉眼睛,又站了起來。面無表情地走到屋裏去。

  屋裏,鄰居劉嬸責罵「一點兒小事你都做不好?叫你去餵餵雞,你跑哪了?
這麽大的人,居然還貪玩?我不管你這麽多,你嬷嬷收了我十文錢,你就要幫我
幹足多少活。屋後面的柴也要幫我砍好一塊一塊,我現在去市集,回來的時候你
不把活幹好,我就當著你嬷嬷面把你狠揍一頓。聽到沒有?」

  女孩邊哭,邊擦眼淚,「知……道……了,劉嬸……」哭著都說不出話來。
劉嬸聽好,卷起了包袱,帶上幾兩碎銀便出了門口,還狠狠地摔上了門。

  女孩不敢再哭,她知道只要大半天的功夫,劉嬸就在市集回來。如果趕不及
在太陽下山之前把柴砍好,劉嬸回來一定又是一頓毒打。

  傍晚時分,村民們陸陸續續回來。

  一大嬸拖扯著丫頭,「靈芝啊靈芝,你看看大姐姐!」一只手指著在劉嬸屋
後正在砍柴的小女孩,「你真是骨頭生鏽了!叫你去田裏幫忙,你跑去跟小雞玩。
叫你去河裏端碗水喝,居然連碗都丟了。你說你怎麽就不能學習學習別人啊?」

  「我才不要!人家那麽能幹,還不是天天挨打?我甯願調皮一點。」丫頭說
著,還古靈精怪地扮鬼臉。

  「別說了,」隨行還有一位大叔,輕聲地責怪丫頭「這小女孩怪可憐的。」

  大嬸又說道,「你說怎麽就這麽苦命的小女孩?也不知道她怎麽熬過來的?
當年村裏來了個老太婆,手抱著個小孩,挨家挨戶地求米湯。村裏人看見可憐,
讓了村尾那家破房子收留她們。好不容易才熬到現在,又使喚這丫頭去劉嬸家當
丫鬟。這真的……」

  「那不是沒辦法啊?這老太婆一個人也養不活丫頭啊!只能給到劉嬸家每天
賺個幾文錢生活。老太婆也辛苦,每天去給別人幹農活,這婆孫兩人一天能賺個
二十文錢過過生活就很好了。還能要求什麽?」

  「可這劉嬸也過分,這女孩也不是不懂性,天天勤勤勞勞地幹活,還要被打?
難道真的有錢爲所欲爲?」

  「可不是嘛?劉嬸家是我們這村的地主,他兒子還是池鎮的縣令。不單有錢,
還有權。還是不要說她壞話好,不然就死都不知道哪兒來。」

  「對對對!」

  陸小叁知道那些冷言冷語說的是誰。從小就在農村野林長大的她有著一對靈
敏的耳朵。她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但一定有自己的親生爸爸媽媽。想要去找到自
己的親生父母,首先就是要生存下去,而生存,就是要忍!

  「我就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女娃,除了嬷嬷之外,我一直無依無靠,我不忍還
能怎樣?但是我要堅持下去。雖然嬷嬷從來沒跟我說過我的身世,但是我知道我
一定有自己的爸爸媽媽。我要去找他們!我必須找到他們!」

  小女孩好不容易才把柴砍好一小塊,並堆放好。勞累了一天的她用手背摸了
摸臉上的汗水。手臂上青一塊淤一塊看上去怪可憐的,連衣服也是髒得不行,補
丁上的線頭都叉出來了,估計回去還得重新修一下補丁。

  這會剛進屋裏,劉嬸這邊也回來了。「死丫頭,你又出去嚎喪呢,你的柴都
砍好了沒?要是被我知道你偷懶的話,我現在就把你狠揍一頓。是不是覺得委屈
想尋可憐啊,我勸你死了這個心,誰可憐你誰管你飯吃去,我看誰願意!」

  陸小叁死死地緊咬著嘴唇。

  「好吧!看你下午幹活還行,過來。這裏有個番薯在市集那買的,拿回去給
你那老不死的老太婆吃。」劉嬸好像招呼家裏的狗一樣,呼喝陸小叁。但是小女
孩沒有辦法,她只能低著頭,乖乖地伸出雙手去接過劉嬸的番薯。

  劉嬸以前也是一個命苦的人,老公早死,多年來都是靠著自己一個人把兒子
拉扯大。可以說非常辛苦,以前別說給別人家做工,就連倒夜香這些事情也幹了
好幾個十年。辛苦大半輩子就是爲了兒子能好好念書,爭取考好科舉。可能是上
天眷顧吧,兒子終究是成功考到了功名。雖然只是探花,但朝廷還是安排到了回
鄉當個小縣令。這下可樂壞了劉嬸,從此成了村裏村外阿谀奉承的對象。性格也
是一天比一天變得目中無人,勢利。

  自從陸小叁長到六歲開始,劉嬸就要小叁每天來家裏做各種各樣的粗活。每
天只給她十文錢。雖然是這樣,但對于陸小叁和她嬷嬷來說,無依無靠的她們有
二兩米飯下鍋已經很不錯了。她們兩個是漂泊來到這村莊,是不可能要求村長給
她們分地農耕的,所以只能給人家幹幹零活,去田裏幫幫小忙來掙點小錢維持生
計。

  誰也不知道小叁和嬷嬷是怎麽漂泊到這裏的,甚至連這兩婆孫是不是有血緣
關系都不知道。只知道從手抱著開始,小叁就跟著嬷嬷相依爲命。究竟小叁是誰
的女兒,嬷嬷又是不是真的自己親嬷嬷,這幾年來小叁越來越迷糊,越來越想搞
清楚。可惜嬷嬷一直都支支吾吾地要麽扯開話題,要麽發小叁脾氣,始終沒有跟
小叁說過一句關于自己父母的事情。

  太陽慢慢落山了,村莊裏面也變得涼快很多。終于把活幹好的陸小叁雙手捧
著瘦不那幾的番薯,坐在劉嬸門前那棵大榕樹下。「嬷嬷應該回來了吧?嬷嬷說
今天去田裏幫忙幹活。怎麽他們都回來了,嬷嬷還不回來?」小女娃心裏也是急
的不得了,自己一天都沒吃過什麽東西,已經有點頭暈眼花了,一大早來到劉嬸
家,她只喝了一碗比清水濃不了多少的稀粥。肚子早已經『咕噜咕噜』地叫著,
她恨不得馬上挖個洞生火把番薯烤了自己吃。但是小女娃不會這麽做,她一定要
等到嬷嬷回來後一起吃。雖然這個嬷嬷或許不是自己親嬷嬷,但也是養育了自己
十年的大恩人。這種違背自己良心的事她絕對做不出來。

  天空開始慢慢變暗了,一輪彎月趁著太陽還沒下山便急著挂到天上。沿著村
莊的小路一直望到天上,這樣夕陽不是夕陽,月亮也不是月亮的時候,真的有那
麽一點浪漫的感覺。當然,只有十二歲的陸小叁她根本不知道什麽叫浪漫。她只
是著急地坐在榕樹下,靜靜地看著村口的小路,等著自己嬷嬷回來。

  又過了一段時間,陸小叁的嬷嬷終于慢慢悠悠地從村口走進來。只見她弓著
背,背著很多的東西。十年下來每天熬著粗重的農活,老人已經直不起腰了。走
路也是一只腳拖著另一只腳的模樣,想走快一點都不行。嬷嬷用筲箕裝著一些碎
米,這些碎米連谷糠都沒完全打掉。除了碎米之外,還有兩條瘦瘦的小側魚。大
條的都賣給了附近的鄰居,想著留兩條小小的回去炖給自己孫女。只見坐在榕樹
下的孫女看見自己,屁顛屁顛的奔過來,髒兮兮的雙手捧著一個小小的番薯,好
像跟自己耀武揚威一樣。

  「乖,小叁乖。回家去,嬷嬷給你炖魚吃。」

  「嬷嬷今天累不累?」

  「不累不累,今天幫忙收和,還去了小溪抓了魚。這兩條魚都留給你吃好不
好?」

  「嬷嬷你看,劉嬸今天給我個番薯,我回去烤給你吃,很香的!」

  「你看看你的手?怎麽又多了這麽多淤痕?是不是活幹不好被劉嬸打了?」

  「嬷嬷,劉嬸打我也應該,今天我幫忙餵雞的時候,有只小雞跑了,我想著
去追回來,可是追了半天都追不到。所以耽誤了時間就被打了。幸好劉嬸還不知
道雞丟了,不然今天肯定殺了我。」

  「你這樣不對。雞丟了小事,但是怎麽能瞞著劉嬸呢?劉嬸雖然刻薄一點,
但是每天讓你去幹活付足了工錢,也算是養活你的恩人了。我們做人要知恩圖報,
丟了雞這事你不能瞞著劉嬸,你明天去她家幹活的時候跟她說好,然後拿家裏的
的錢去還人家。知道嗎?」

  「但是……我怕……」

  「不怕,付錢了就可以了。劉嬸不會打你的。而且嬷嬷會陪著你去。」

  「那……好吧。」

  「乖,我們趕緊回家,吃魚去。」

  「好!」說著,婆孫二人手拖著手一起慢悠悠地回去村尾那家小小的破房子。
其實,生活如果這麽簡單的話,其實也算是一種大大的幸福。

  吃過飯後,嬷嬷爲自己的孫女打水。

  陸小叁脫掉自己滿是補丁的衣服,泡進了勉強能裝滿水的破破舊舊的木桶。

  嬷嬷拿著小叁的衣服,走到燭光明亮的角落用針線爲陸小叁修補衣服。

  陸小叁很喜歡泡澡,她感覺一天勞累後,最舒服的莫過于吃嬷嬷煮的飯,再
泡一個澡。有點像個小大人似的。陸小叁的皮膚很白,所以稍微有點瘀傷都會很
明顯。她背後的左肩上有一個胎記,說是胎記也勉強。因爲上面圖案像是紋身一
樣,一只朱紅色的可愛的九尾狐貍很形象地刻畫在上面。

  泡過澡後,陸小叁又跟以往一樣,喜歡躺在嬷嬷的懷裏,眼睛看著嬷嬷用心
地爲自己修補衣服。看著看著越來越困,就在嬷嬷懷裏睡著了。陸小叁喜歡這種
感覺,因爲嬷嬷的懷裏時,小叁覺得這是這個世界上最安全最溫柔的地方,只有
在這裏才能感受到一點點的溫暖。

  「小叁……小叁……小叁……!」屋外傳來了女孩子悅耳的聲音。是在劉嬸
隔壁家的靈芝小妹妹。「小叁,睡了嗎?出出來可以嗎?」

  陸小叁一怔。就從嬷嬷懷裏坐起來。「來了,靈芝姐姐。我這就來。」陸小
叁馬上跑去開門,靈芝她雖也只有十多歲,見狀心裏卻不覺生出一絲同情,進了
門走到陸小叁跟前,「今天幹活累不累?我看見你在院裏砍柴了。你的手又淤了
一塊。」

  陸小叁眨巴眨巴眼,沖靈芝嘿嘿笑了:「靈芝姐姐,你過來啦,坐呀。」說
著拍了拍一旁的小馬紮。

  靈芝掃了一眼籃子,皺了皺眉坐下來,然後把用帕子包起來的窩窩頭遞給莫
清塵道:「小叁,這是我娘剛做的窩窩頭兒,你嘗嘗好吃不。」

  陸小叁接過窩窩頭兒,挨著靈芝坐下,擡著臉道:「靈芝姐姐,你真好。」

  靈芝白了她一眼:「你快吃吧,我還趕著回去呢。太晚了,我要回去睡覺。」

  話雖這麽說,靈芝卻一點點要走的意思都沒有。

  陸小叁捧著帕子,小口小口的把窩窩頭兒吃著,還不忘記嬷嬷,留了兩個不
舍得吃。還帶著點溫熱的窩窩頭兒吃到嘴中,滿是玉米的清香味,又甜又香。下
了肚子之後,好像還不夠,感覺還要更多。陸小叁還覺得剛才飯沒吃飽,現在來
了窩窩頭才剛剛好呢。

  靈芝見狀手一頓,笑道:「呀,丫頭,我先真的走了,再不回去娘又罵我,
對了,這帕子你先留著,下次再給我。」說完靈芝站起來拍拍屁股,也沒等陸小
叁回答,伸手捏了捏她沒幾兩肉的臉蛋,扭身向門外走去。

  陸小叁望著靈芝的背影,眼眶濕了濕,其實她很羨慕這個比自己大不了多少
的靈芝姐姐。羨慕她能有個媽媽和爸爸。不過轉頭一想,陸小叁馬上收起了眼淚,
她知道只要有恒心,她一定能找到自己的親生爸爸和媽媽的。

  正在陸小叁還吃著窩窩頭,來不及送走靈芝姐姐的時候。

  破院子中,不知道何時,竟然出現了一個人影。

  那人看起來二十多歲的年紀,一身玄衣,長身而立,只是靜靜的站在那裏卻
讓人忍不住多看幾眼,饒是只有十二歲年紀的陸小叁,也忍不住微微紅了臉。

  嬷嬷突然飛快地從屋裏奔了出來,向玄衣男子呼喝道「你來幹什麽?」嬷嬷
的聲音很高,雖然中氣不足,但是落入陸小叁的耳中卻仿佛炸起一道春雷。

  「嬷嬷?」陸小叁從來沒見過嬷嬷發過脾氣,這樣呼喝別人也是第一次遇到。

  玄衣男子把頭轉到嬷嬷這邊,先是不可思議地楞了楞,看到嬷嬷那副生氣的
樣子,也不敢向陸小叁跟前走去。玄衣男子先是向著嬷嬷雙手作揖,行了一個非
常標準的『抱拳禮』。悠悠地說道,「晚輩謝星然,乃奉家師之名來此恭請容嬷
嬷和丘青塵回府上。」

  嬷嬷見玄衣男子在她面前行禮,馬上操起身旁生了鏽的鐮刀,嘴中喊道:
「來人啊,抓賊啊!救命啊!」又欲向男子撲來厮打在一起。

  陸小叁完全反應不過,當下也沒心思擔心自己嬷嬷拿起鐮刀會不會有危險。
腦海裏面只有『丘青塵』叁個字不停地回響。「丘青塵是誰?是我嗎?我的名字
叫丘青塵?嬷嬷呢?嬷嬷怎麽這麽大反應?嬷嬷拿起鐮刀了,不好!嬷嬷有危險!」

  玄衣男子看著容嬷嬷手上拿著鐮刀怕是傷不到自己反害自己受傷,于是便用
寬大的衣袖向後輕輕一掃,馬上就起了一陣強烈的旋風,容嬷嬷撲通一聲跌坐在
地,臉上的表情有點不可思議。

  這時候四鄰八家的人都拿著家夥跑到了破院門外往裏張望著。

  雖然嬷嬷和陸小叁兩人不是這村的村民,但嬷嬷和小叁兩人都非常老實,在
村裏面也是很得人心。更何況這樣貧窮的村莊的人心思古樸,都是鄰居,就算只
是有狗吼叫,也是要幫把手的。更可況是現在可能遇到有賊。

  玄衣男子完全無視人們的圍觀,只是望著陸小叁道:「你的名字叫丘青塵!」

  衆人大嚇一跳!

  「姓丘的?還是青字輩?」

  「不是吧?不會這麽巧吧?」

  「丘姓不就是這青劍宗的宗主姓嗎?這女娃是誰的女兒啊?」

  「別亂說!丘真人會讓自己女兒在這裏熬苦熬十二年嗎?」

  「丘青塵?那跟七君子的大師兄丘青見是同一字輩啊!不是他妹妹吧?」

  一旁不知所措的陸小叁,心卻在這時候砰砰的跳了起來,她剛才看到了什麽,
眼前的男子那一甩衣袖刮起的風,明明就是施的仙術啊!

  她甚至比這些村民反應的還要快一些,「丘青塵?是我名字?」

  陸小叁深深吸了一口氣,瞬間想到了自己的嬷嬷。

  只見容嬷嬷再次操起鐮刀,筆直地向玄衣男子沖了過去。雖然是一把年紀,
但是那股氣勢頓時讓各人嚇了一跳,更是令到玄衣男子一時不知所措。

  玄衣男子又是用寬大的衣袖向著容嬷嬷一掃,但是被容嬷嬷的氣勢嚇到後,
沒有掌握好力度。地上刮起了一股比之前更大更強烈的旋風,容嬷嬷直接就被旋
風卷起叁四米高,硬生生地摔在了地上,並且吐了幾口鮮血,立馬昏倒。

  陸小叁看到辛辛苦苦養育自己十二年的嬷嬷吐血,心好像被刀割一樣刺痛。
馬上撲到嬷嬷懷裏。「嬷嬷!你怎麽了?嬷嬷,你不要死!」這時扭過頭來,惡
狠狠地瞪著殺她嬷嬷的兇手,玄衣男子。

  周圍衆人都被嚇怕了,這玄衣男子只見揮一揮衣袖便把陸小叁的嬷嬷殺掉,
各人都害怕這魔頭會不會對自己也施這種手段。他們知道青劍宗的修道厲害,也
明白到跟前這人必然是施放仙法,肯定是修仙之人。立馬慌忙地逃跑。

  整個院子裏只剩下玄衣男子和抱著昏迷不醒的嬷嬷的陸小叁。

  玄衣男子一時也不知如何是好。口裏輕聲說道「罪過罪過。」

  陸小叁搖了幾下嬷嬷,但是嬷嬷都沒有醒來,再摸摸鼻息,發現已經斷氣。
這時嬷嬷的衣袖裏掉出一個玉佩,玉佩是一個狐貍形狀,端坐著蓮花的樣子。陸
小叁知道這可能是嬷嬷留給她的唯一信物,連忙撿起收藏好,再拿起嬷嬷手中還
沒松手的鐮刀。惡狠狠地站起來,面對著玄衣男子,手中的鐮刀著月亮下反應這
冷森森的光線,雖然生了鏽,但是殺氣更加瘆人。

  玄衣男子這時一閃身,正常人根本看不到的身影。舉起手刀,往陸小叁脖子
下一寸的的位置輕輕地劈了下去。

  陸小叁頓時昏迷不醒,迷糊中,只聽見玄衣男子不停地口中說到,「這下闖
大禍了!罪過罪過!」 海棠直播免费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