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

2022-09-02发布:

少妇大屁股下面喷水了美艳少妇-巧蝶

精彩内容:

  「小傑……這位是關阿姨……趕快跟人家問好啊……」

  「哼……」

  李英傑故意轉過頭,不願去看父親身邊的女人,低頭獨自吃著飯。

  「巧蝶……對不起……小傑這個孩子就是這幺不聽話……」

  「沒關係……以後相處久了,比較熟悉後,也許就不會這樣了……」

  關巧蝶雖然感到有些尴尬,但還是先幫小傑圓場,叁個人就在這樣尴尬的氣氛下,一家人吃著特意爲小傑回家所準備的晚餐。

  今天是關巧蝶頭一次以繼母的身份,陪著小傑跟丈夫一起吃飯,她對于始終懷著敵意的小傑,還是以充滿耐心的心情,希望能博得小傑的好感,必竟她還是深愛著丈夫宏遠。

  今年才25歲的巧蝶,要當做16歲的小傑的母親,確實是太年輕了,正確的說法是當他的繼母,丈夫李宏遠的原配(小傑的親生母親)貞貞,在一年前自殺死了,她因爲受不了丈夫李宏遠的風流成性,外遇不斷,夫妻倆在一次激烈的爭吵之後,氣憤的吞下整瓶安眠藥,雖然緊急送醫急救,無奈發現的時間太晚,醫生也回天乏術,小傑的母親最後還是香消玉殒。

  「都是爸爸外面的狐貍精害的……媽媽才會死掉……」

  小傑實在無法原諒父親身邊的女朋友,對于母親才過逝一年,父親馬上就娶進新媽媽,更是不能原諒自己的父親,所以,小傑實在無法接受巧蝶這一位新媽媽,如果不是因爲學校放暑假,他實在不願意回家,甯願住在學校宿舍打電腦。

  「宏遠……你看小傑這樣子……是不是因爲我……」

  「別胡思亂想了……小傑暑假一結束,九月馬上就會回到學校上課,相信這二個月的時間相處,他會了解你的啦……接受你當他的新媽媽的……所以別想那幺多……」

  宏遠的一雙大手拍在巧蝶的肩頭,輕聲細語的安慰著她,鼻子聞到巧蝶迷人的髮香,又看見她穿著一套真絲性感睡衣,誘人的乳峰若隱若現的露出來,蕾絲鏽花裙擺遮不住雪白的雙臀,忍不住把手伸進去摸她的大腿,在光滑細嫩的肌膚上面,無限愛憐的又摸又揉。

  「討厭啦……人家在說正經事情……」

  「巧蝶……我一看到你那美麗的身體……就控制不住我的雞巴……」

  宏遠一說完,馬上從抽屜裏頭拿出一條繩子,將她的雙手捆綁住。

  「啊……討厭……又要用繩子啊……我會怕……」

  嘴裏這樣說,眼角卻含著春意。

  「嘻嘻……等一下就會讓你舒服的……」

  宏遠將她的雙手固定在床頭上,然後將嘴堵上,舌頭鑽進巧蝶的口中滑動,雙手伸進胸襟叉口進去摸索著雙乳,玩弄一對發硬的乳頭,當他嘴巴一分開後,立刻在她雪白的細脖子上面輕輕一咬,溫柔的留下愛的戳記。

  「巧蝶……我愛你……」

  宏遠把她的大腿用力向二旁扒開,利用手上的繩索,非常熟練的綁在她的腳踝上,然後將她的嬌弱身軀,往上一推對折成二半之後,用繩索分別固定在床頭二旁,讓巧蝶下體的腿根迷人之處,強烈的曝露出來,只見她的陰阜恥丘上,僅穿著一件黑色丁字型內褲,細小的窄布完全遮不住整個陰阜,濃密的卷毛從褲縫二旁跑出來,大陰唇因爲太興奮,而把長條狀的細布吸進陰唇裏頭,形成她的大陰唇裂縫,自己夾住細窄布的情形,潺潺的淫水很快的溢滿整片褲子。

  「哇……好美啊……」

  宏遠看著老婆下體美麗的景致後,他用雙手指頭勾著丁字褲的前後兩頭,沿著陰唇裂縫用力的上下滑動,讓丁字褲底激烈的磨擦著陰阜穴,巧蝶興奮的快要昏厥。

  「啊啊……哦哦……哦哦……」

  看到巧蝶高潮近了,宏遠更是賣力的玩弄陰阜,他利用丁字褲的長條窄布,盡力的壓在陰核上頭磨擦,有時前後抽動,有時左右翻攪,巧蝶在他巧妙的撥弄下,下體舒爽的快要扭成一團。

  宏遠利用丁字褲的磨擦,讓巧蝶高潮了好幾回,趁她還在喘息的當口,從枕頭下面拿出一根黑黝黝的按摩棒,他打開開闢後,用力撥開褲縫邊緣,就把按摩棒抵在陰道口,按摩棒沾著淫水,慢慢旋轉滑進陰道裏頭,很快就把棒身完全吞噬進去,按摩棒發出低沈的馬達聲。

  「啊……哦……好粗哦……」

  「怎幺樣啊……這是你最愛的玩具喔……好好玩吧……」

  宏遠將一根電動按摩棒,使勁的往陰道裏面插送,忽快忽慢的插著蜜蕊心,按摩棒發出忽高忽低的震動聲,按摩棒身有一根搖擺不停的軟鬚毛,他就用軟鬚毛去搔著陰核,讓巧蝶馬上起了個冷顫,陰道裏頭又馬上噴出水來。

  「喔……啊哦……我要飛了啊……啊……啊……啊啊……」

  巧蝶因爲有按摩棒的催情滋味,讓她興奮的全身泛起紅光來,嬌媚的臉龐充滿含羞帶怯的春意,眉頭一緊一皺的呻吟著,她的白臀左搖右晃的好不快樂,宏遠看到她被按摩棒操的很喜悅的模樣,雞巴一下子就翹著老高,趕緊脫下自己的褲子,掏出一根黑雞巴來,他的龜頭前端的馬眼,馬上興奮的流下透明淚。

  「啊啊……」

  宏遠一根粗大的雞巴,用力插入巧蝶的陰道裏頭,結合的那一瞬間,二個人都愉快的呻吟起來。

  巧蝶雖然四肢都被捆綁在床頭無法動彈,但是在宏遠激情的插入下,身體還是不由自主的扭動起來,巧蝶下體的窄洞就像是會吸人的蚌殼般,把宏遠的一根大雞巴緊緊的吸夾住,又熱又緊的美妙滋味,讓他忍不住沖動起來,奮力的擺動下體讓陰莖更深入,一進一出的猛幹著陰道,卵蛋也陪著敲白屁股。

  巧蝶主動的送上香舌讓他吃進嘴裏,二個人的舌頭糾結在一起,宏遠用他的雙手盡情的揉搓在乳房上面,把她一對豐滿的乳房擠成一團變型肉球,下半身快速的做著活塞運動,粗大的雞巴在窄洞裏頭翻攪不停,帶出一沱沱黃白泡沫,快把她的陰道嫩皮給幹翻到外面一樣。

  「啊……我要噴了……我們一起去……哦……快……啊啊……」

  在宏遠的一聲低吼下,對著巧蝶的肚臍眼射出精液來。

  一對狂蜂浪蝶,經過一場驚天動地的激情之後,二人緊緊相擁而眠。

  「幹……這對狗男女……那幺激烈的搖著床……不會累嗎……」

  睡在隔壁房間的小傑,突然就在要臨睡前,聽見父親與繼母做愛的呻吟聲,讓他好奇的閤不上眼睛,還是處于發育階段的下體,因爲聽見做愛的聲響而主動勃起。

  (如果我也有女人可以做愛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啊……)

  小傑邊偷聽父親做愛,邊磨擦自己勃起的陰莖,腦海裏想像著繼母赤裸裸的畫面,等到隔壁安靜下來之後,他才加快自慰的速度,才一會兒功夫時間,他舒舒服服的射出精液來,心滿意足的進入夢鄉。

  「二」淫慾巧戲

  第二天中午,宏遠帶著巧蝶在超市閑逛,準備晚上幫小傑加菜,他突然看到巧蝶彎著腰在挑菜的時候,因爲翹著屁股而把裙子拉高起來,不小心露出紅顔色的丁字褲來,一條細窄的布條夾在粉白的屁股縫中,把一顆肥臀完全露出來,黑黑一叢卷毛從褲縫二邊跑出來,惹的她身邊的一群男生,個個都停下腳步來欣賞她的裙底風光,宏遠看了一點也不生氣,反而更加興奮起來。

  「巧蝶……你屁股再翹一點……後面好多人在看你喔……」

  聽到丈夫在她耳邊悄悄說,巧蝶馬上紅著一張臉,慢慢的在冷凍櫃裏頭翻著蔬果,還把雙腿微微分開,讓下體陰阜完全曝露出來,讓路人能夠看得更仔細一點。

  碰~~後面傳來推車相撞在一起的聲音,二人高興的相視一笑,快步的跑去結帳。

  「剛才被人看見內褲,是不是讓你很興奮啊?騷女人……內褲都濕了吧!」

  「……嗯……」

  巧蝶羞赧的倚在宏遠懷裏頭。

  「讓我摸看看……」

  倆人一回到轎車上,宏遠就迫不及待的拉高巧蝶的短裙,把手伸進她大腿根的地方,對著陰阜摸來撫去,巧蝶也配合著盡量張大腿根,讓丈夫能夠滿足。

  「現在馬上脫下來給我看……」

  聽見丈夫的要求,巧蝶順從的左右擺臀,把內褲從窄裙底下脫下來交給他。

  「嗯……果然有濕氣……還有騷味道……」

  宏遠嗅完巧蝶的內褲之後還取笑她。

  「討厭啦……都是你要人家這幺做的啊……」

  巧蝶在丈夫懷裏羞怯的撒嬌起來。

  「來……把這根塞進……」

  宏遠從超市袋子裏頭,拿出一根小黃瓜來,就從扒開的陰唇縫隙中塞進。

  「啊……討厭……要人家怎幺走路啊……」

  「嘻嘻……我們找地方親熱一下吧……」

  宏遠拉著巧蝶回到超級市場,找到男生廁所就把她拉進小隔間。

  「老公……不要啦……這裏是男生廁所耶,會有好多人走來走去的……」

  「我知道啊……這樣比較刺激啦……快……先幫我含雞巴……」

  宏遠用力的把她壓到自己跨下,催促她解開褲帶。

  巧蝶只好無奈的跪在濕淋淋的水泥地板上面,脫下丈夫的褲子,掏出一根已經硬直的大雞巴放進嘴裏頭吸吮,她一手握著陰莖包皮又推又搓,一手撫著卵蛋玩著睪丸,把宏遠一根大屌盡力的吞進喉嚨裏。

  「啊……老婆,我的好女人……真是好會吸喔……可以發出點聲音來……」

  巧蝶一聽,果然吱~吱~有聲的吃著雞巴。

  這時,門外傳來有人進來上廁所的聲音,二人不但沒有停下手邊的工作,反而更賣力的取悅對方,宏遠還從她肩頭拉下衣服的肩帶,讓她一對大奶跑出來晃動,宏遠故意用力捏著粉嫩乳頭,讓巧蝶發出蕩人的呻吟聲。

  「好啦……轉過身去……」

  他讓巧蝶雙手扶在馬捅蓋上面,然後翹起她粉白細嫩的肥臀,宏遠扶著雞巴來到她身後,先拿出濕淋淋的小黃瓜放進嘴裏頭嚼,龜頭對準屁股的兩片肉縫中間磨擦。

  「已經好濕了……老公要進去啰……」

  唧~的一聲,一根七吋長的大雞巴,連頭帶根全都插進了巧蝶的細縫窄洞裏頭。

  「啊……好爽啊……」

  宏遠絲毫不鬆懈,馬上用雞巴頂著小肉穴,一進一出的在陰阜腔口滑動,二人肉體激烈的頂撞在一起,發出啪啦~啪啦~的肉搏聲。

  「巧蝶……外面好像有好多人喔……快發出點愉快的聲音……」

  外面傳來很多人走動的聲音,加上丈夫在她耳邊低語說明,巧蝶心理更是緊張,全身一緊繃更是把他的雞巴夾得更緊些,下體泌出更多的水?#123;出來。

  「呼……好緊好爽啊……啊啊……」

  正處在讓人興奮的緊要關頭上,宏遠完全不理會廁所外面的觀衆,一勁的搖擺下體直搗巢穴,賣力的對著陰阜插送。

  「啊……來了啊……哦哦……啊啊……我來了啊……哦哦……啊……」

  巧蝶配合著丈夫的節奏,忘情的前搖後擺,讓粗大的陰莖能夠完全深入她陰道的每一吋地方,她用力擠著自己的雙乳,二人同時沐浴在熊熊慾火當中。

  「啊……我要出來啰……我們一起出來吧……」

  聽見丈夫的低吼,巧蝶下體一緊縮,倆人情慾在瞬間都爆發開來,龜頭遠對著陰道最深處,噗~噗~噗~噴進叁道白精液進去,讓二個人的結合得到完美的高潮。

  倆個人整理好衣裙,準備離開廁所時:

  「巧蝶……下面不用處理啦……內褲也不用穿……我們就這樣子離開……好嗎?」

  宏遠拿走了內衣褲,巧蝶只好光著屁股走出男生廁所,來到門口就聽見有人對著她們指指點點,巧蝶胸前半透明的襯衫,誇張的露出二粒葡萄大的乳頭,讓帶著妖豔的眼神的她,更是羞紅了臉頰,這時,從她下體的陰阜夾縫中間,慢慢流出丈夫的精液出來,順著她的大腿流下二道水滯……

  「叁」烈火姦情

  宏遠初次見到巧蝶時,從她飄乎不定的媚眼,及象徵淫亂女的散亂眉角,就知道她將是他命中注定的性夥伴,當時宏遠與妻子結婚15年了,雖然有一個兒子李英傑,但是夫妻之間只有平淡的性生活,每當宏遠向妻子貞貞要求做愛時,心性保守的妻子只是被動的回應。

  夫妻敦倫時她只願關著燈,用單一種性姿勢做愛,性交過程中連呻吟聲都不常聽見,更別說是肛交或是使用情趣用品,讓步入中年的他,感到性生活非常的乏味與不滿足,更別說是幫他吹喇叭這種苦差事,無論他是如何的懇求,妻子始終不願配合他。

  爲此而讓宏遠有向外發展的藉口,他這時已經有好幾次外遇經驗,可惜這些外遇的女人,熱情有余但是大膽不足,經過幾次性交之後,宏遠藉機拿出按摩棒來,打算要拿來?#123;情玩弄一番,女人一見到這幺粗大的玩具,馬上竟嚇得花容失色,罵他變態色鬼什幺的,害他連肛交都沒機會做看看,更別說是像A片一樣的情節,有女人願意讓他用繩子捆綁起來,再用按摩棒來挖穴了。

  有一天宏遠在公司下班之後,參加公司一次緊急會議,會議剛結束之後,宏遠到公司洗手間上廁所,突然聽見隔間內發出唏唏唆唆的聲音,很像是有女人在低吟的樣子,他好奇的鎖上門之後,拿著水桶墊在腳下,然後爬上門板偷看,果然看見一個年輕的女職員在裏面手淫。

  (啊~是她……真的太幸運了……)

  巧蝶是公司新召募進來的電話秘書,當時才23歲的她,是全公司男生最傾心的對象,雍有美麗的臉蛋加上迷人的大眼睛,長髮飄逸,身材姣好玲珑有致,說起話來輕聲細語的,身旁總是不缺男性搭讪。

  只見她把裙子內褲脫到腳底,赤裸著下半身坐在馬桶上面,手指伸進下體陰阜上面,指頭輕輕磨擦著陰核,另一只手捏著乳房,臉上露出既痛苦又舒爽的表情,彷彿是在自己家裏房間手淫般,獨自沈醉在淫慾的快樂當中,臉上那種淫蕩的表情,馬上讓宏遠的雞巴激烈的翹起來。

  宏遠當然不會錯過這場好戲,他把這個女孩手淫的模樣,從頭到尾看的仔細後,就躲在廁所外面等她出來。

  「關小姐,你好……」

  臉上還帶著疲憊又滿足的神情,突然間被人叫住,巧蝶臉上露出來詫異的表情。

  「關小姐……剛才你在廁所內的一切……全部被我瞧見了……喔……」

  宏遠故意拉長尾音,臉上露出暧昧的笑容。

  「你……」

  巧蝶又羞又憤的想要離開,卻讓宏遠一把捉回來。

  「關小姐……以後你一個太寂寞,可以來找我啊……如此美麗的小姐……我怎幺好讓你一個人,獨自在廁所內手淫呢……對不對啊……」

  宏遠的手輕佻的撫在她的臉上,讓巧蝶一時間羞的無地自容,臉一陣紅一陣白的呆立在原處。

  「拜託……請不要告訴任何人……好嗎……」

  隔了許久時間,巧蝶吶吶吐出這句話來。

  「……好……不過……你該怎幺做……你知道嗎……」

  巧蝶想了一會兒功夫,輕輕的低下頭來,就像做錯事的小孩般,等著接受處罰。

  「跟我來……」

  宏遠粗暴的把她拉進自己的辦公室,鎖上門之後馬上露出猙獰的表情。

  「把你剛才在廁所裏頭手淫的事情……再做一遍給我看……」

  「……這……」

  「難道……你想要我明天說出去……讓全世界的人都知道嗎……」

  被宏遠惡狠狠的恐嚇,巧蝶一時慌張起來,在宏遠的眼神注視之下,無奈的掀起裙擺,把手輕輕蓋在內褲上面,不太情願的亂撫一通。

  「認真點……知道嗎……」

  宏遠嘴裏這幺恐嚇著,心裏是比誰都要急,宏遠一輩子都不曾親眼見過女孩子手淫,更何況是如此貌美的年輕女孩,心髒噗通噗通的跳著,額頭的汗珠都興奮的冒出。

  「把你的內褲脫下來……穿著褲子怎幺辦事情……」

  巧蝶聽見宏遠的命令,她哭喪著一張臉,慢慢的把絲襪及紅色底褲脫下來,內褲才剛從腳邊離開,馬上被宏遠給搶到手中,很快的放在鼻尖嗅著。

  「嗯……真香喔……內褲都濕的不像話了……」

  屬于女人最私密的東西,被男人拿在手中又嗅又端詳,巧蝶感到羞愧的無地自容。

  「你不做……我來幫你好了……」

  宏遠急吼一聲,緊緊的抱住她,他把巧蝶剛脫下的內褲,用力的塞進她的嘴裏頭,用脫下來的絲襪捆綁住她的雙手,然後把她壓制在桌面上。

  「嘿嘿……乖乖聽話……否則……後果你是知道的……」

  說完,馬上用力扒開她的大腿,一頭鑽進她的跨下腿根的地方,把臉貼在陰毛上面磨擦,他撥開細細卷毛,把陰唇扒成V字形的模樣,仔仔細細觀看屬于年輕女性的密處,巧蝶下體傳來一陣濃烈的腥氣味,那是剛才手淫時留下的淫汁,經過長時間的發酵之後,變成一股又臭又鵲吶帱叮赀h一聞到這股氣味,顯得興奮極了。

  「啊……喔……哦哦……」

  巧蝶被粗暴的控制著,無力的呻吟。

  宏遠就這幺趴在她的腿根處,伸長著舌頭輕輕的舔著唇瓣,在宏遠的巧舌吸吮之下,巧蝶的陰阜潺潺的流出水汁來,花蕊中央的一粒陰核,動情的凸出包皮外面,閃著潤澤的水光,引誘人一口吞進去。

  「啊啊……哦……哦……啊啊……」

  陰核被人吸吮著,巧蝶全身一顫,高潮來到的一瞬間,忘情的呼喊起來。

  聽見她高潮的呻淫聲,宏遠馬上拉下褲子,掏出一根粗黑的肉棒來,對著濕滑的陰道口,用力頂進去。

  「嗚……啊……啊啊……」

  宏遠的一根大雞巴,粗魯的沖進巧蝶窄小的陰道裏頭來回沖刺,把巧蝶幹的唉聲連連,她好不容易才從高潮的情緒中恢複過來,馬上又再度面臨挑逗,宏遠一根又熱又硬的肉棒,就這幺急速的進出陰道做活塞運動。

  「啊……哦哦……啊啊……」

  經過一陣美妙的沖撞,巧蝶也漸漸感到身體的喜悅,她抛棄剛才的矜持與嬌羞,主動的扭動下體,配合他的陰莖節奏挺起下體,希望對方的陰莖能夠更深入一點。

  「啊……我要射啦……」

  宏遠發出一陣低吼,精液就射進巧蝶的子宮裏面。

  兩個人在辦公室裏頭,經過剛才一陣激烈的交歡之後,總算一切都恢複了平靜。

  「巧蝶……做我的女人……好嗎」

  「……嗯……」

  剛才經過狂風暴雨式的性交,巧蝶完全臣服在他的性暴力之下,從此以後,巧蝶心甘情願成爲他的性奴隸,任他亵渎的性玩具。

  「巧蝶……去把內褲脫下來給我……」

  「……嗯……」

  上班的時候,正埋首在電腦桌前的巧蝶,被宏遠用內線電話召喚,馬上扭著屁股進到女廁內,把最貼身的那一層衣物脫下,趁著還有體溫趕快交給他。

  「嗯……好香好香啊……」

  宏遠在她面前誇張的嗅著內褲,他那種癡迷模樣,讓巧蝶臉龐馬上抹上一層紅韻,發出嬌媚動人的銀鈴笑聲。

  巧蝶只要一想到,宏遠每天拿著她的內褲,放在鼻子上面嗅她身體的味道,下體不知不覺就會濕濡起來,非得要躲進廁所,偷偷手淫一番,才能減輕心理的騷動。

  「下班之後,我們再去老地方……」

  「嗯……」

  下了班之後,兩個人馬上又燃起熊熊慾火,急忙找一間賓館,在裏頭昏天暗地的糾纏在一起……

  「四」淫戲偷窺

  小傑自從回到家裏之後,已經連續幾天晚上,聽見父親與繼母不加掩飾的做愛聲,正值青春發育期間的他,爲此感到困擾不已,小傑無法遮蔽耳朵不去聽他們的嬉戲,當隔壁房間傳來肉體的撞擊聲,還有繼母所發出的呓語,忽高忽低的巧妙呻吟,都會讓他下體跟著勃起。

  (如果……我也有女人可以幹的話……不知道該有多好……)

  還是處男之身的小傑,對于男女間的性事,是既懵懂又好奇,雖然他有看過A片錄影帶,在網路上也看過赤裸裸的男女交歡照片,但總是不如真實的女體,可以去觸摸感受一下。

  (如果……我能夠看到關阿姨赤裸裸的身體……不知該有多好……)

  當小傑有了這種想法之後,就開始注意巧蝶的一舉一動,尤其是當她背對著小傑時,小傑總是用他炙熱的眼睛去偷偷看她美妙的背影,或是從她一雙雪白的大腿縫中間,盡力往裏頭瞧,雖然只能看見一團黑影,但這已經足夠讓他興奮不已。

  怎幺也阻止不了內心的沖動,小傑進到父親的房間內,看見散落一地的女性內衣褲,忍不住跪倒在地上,隨便拿起一件女性胸罩,很自然的拿到鼻尖聞。

  (啊……好香啊……這就是女人身體的味道嗎……)

  一股淡淡的香水味,夾雜著一點體汗味,讓小傑感動不已。

  突然間,他看見床腳邊一條捲成一團的蕾絲內褲,他連滾帶爬的靠過去,瑟縮的伸出手來拿,小心翼翼的攤開來。

  (哇……真是臭……)

  內褲傳來一陣噁心的腥臭味,嗆的他有些尴尬。

  小傑仔仔細細的觀察這片窄布,在蕾絲花邊的下面有片棉布,上面還有些灰褐色的髒痕,還有一大片像尿尿糊般會發亮的水滯,他想像著繼母穿著它的模樣。

  (這片綿布不就是蓋在陰阜上嗎……)

  小傑把玩手上的內褲,陰莖在不知不覺中勃起。

  (這就是女生的內褲啊……怎幺這幺骯髒……還真是臭喔……)

  心裏雖然這幺想著,還是忍不住再嗅一下。

  (啊……好奇怪的味道哦……)

  起先嗅到的臭味道完全不見了,反而變成一股令人著魔的性香味道。

  他把整條內褲都放到臉上來,用力大口大口的吸著氣,小傑慢慢感到自己勃起的陰莖,已經在褲子裏頭,漲大到讓人痛苦不已的地步了。

  (好迷人的女人香喔……)

  他迅速的脫下自己的褲子,將內褲包裹住陰莖前端磨擦,才幾秒鍾時間,馬上就從龜頭馬眼的地方,噴出一大沱一大沱的精液來。

  (啊……噴了……噴出來了……好爽喔……)

  精液全灑在底褲上面,與繼母的下體分泌物黏雜在一起了。

  他就用這條內褲擦拭陰莖,然後丟在一旁,小傑臉上帶著邪淫,他剛剛嚐到他這一生中,最痛快的一次射精,馬上迷戀上這種遊戲了。

  小傑才剛痛快的射完精,馬上又進到浴室裏面搜尋,他從洗手台下面的籃子裏,又搜出二套繼母的貼身內衣褲來,那是用細長棉布縫製而成的丁字型內褲,可能是因爲存放的時間比較久,衣服傳來的氣味更是濃烈,小傑興奮的一件一件拿起來聞過一遍之後,就將丁字內褲套在勃起的陰莖上面,用力磨擦龜頭嬉戲,繡花奶罩就套在頭上,品味著繼母誘人的體香,直到氣力用盡射精爲止。  

少妇大屁股下面喷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