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

2022-09-02发布:

国产原创AV一区二区在线播放【琳姐在我的青葱岁月中】【1、2】【待续】

精彩内容:



  (1)

      上個月正式升職爲公司副總經理,長久以來在都市文明中的沉浸使得我也成了一個文明人,偶爾還是會想起自己的青蔥歲月,對,就是青蔥。

  出生在北方一個工業城市周邊的農村,隨著一天天長大,忽然有一天這個村子被稱爲城郊鄉了,是啊,九十年代了,社會開始加快了發展的腳步。中考成績不理想,複讀了一年還是不理想,但也考上了市屬重點高中,還算過得去吧。但不是每個人都過得去,好多同學沒有考得上任何重點高中,結果就去讀技校、職業高中了,我初中時期心中的女神就去了職高。還有一大批同學無學可上,成爲了待業青年,其實他們就是二流子,社會不穩定因素。

  開學第一天,在學校樓門前看分班信息,找到了自己的班級,到了班級一看,我就傻了,麻痹的,班主任是我初中的英語老師,初中就對她討厭至極,高中這筆是陰魂不散的跟過來了,心裏大罵“你麻痹的”,雖然現在覺得說髒話不太好,並且在多數時間裏是毫無意義,那時候可能夢話中都是“草泥馬”之類的名言名句。

  高中一年級就對學習毫無興趣,也不想去上學,坐在教室裏太折磨,雖然也是能學會。課上時間基本是在與同桌設計怎樣對剛剛畢業的數學老師進行地理教育,例如:葫蘆島、巴一庫、查理幹之類的地理知識。同桌是一個花錢找關系進來的特級差生,我們稱之爲大餅子學生(就是尼瑪太差了),有多差,沒有能及格的科目,我現在認爲他根本不是來學習的,他是配合老天來影響我學習成績的天使。不說了,因爲那時候我對學習毫無興趣,高一上學期我基本沒怎幺上學,那幺故事就從我不上學開始。

  初中時候我就在社會上認識一個大哥,大軍。他是初中二年就辍學了,按著他自己的職業規劃開始起步了,成爲了一個混子,職業混子,他的目標就是要做一個職業的大混子,20幾年過後再看看他,他做到了。他現在是鄉裏面混子的佼佼者,大混子,有地下賭場,地下六合彩,有超市、有小額貸款公司,還稱自己是做金融行業的,是城郊鄉金融行業的支柱。是啊,賭徒輸了錢就找他借錢,利息還可以,不是很高,月化10%,就是如果借一萬,那幺一個月後利息是一千,本金和利息一共是一萬一千,如果還不上,那幺下個月的利息就是這一萬一千的10%,下月利息就是一千一,累計利息是兩千一,本金和利息一共就一萬兩千一。麻痹的,純是喝人血吃人肉的節奏。這就是我的大哥,社會人。

  早晨到了上學時間,我就去大軍家,大軍父母在新區買了房子,鄉裏的老房子也還留著,這個老房子很大,一個兩層的紅磚樓房,他父母都去南方做生意,留下大軍和他的弟弟二民在北方,所以這裏也成了我們這些小弟兄的棲身之所。也沒有鎖門,我去了就找房間繼續睡覺,真的,真是太困了,那時候每天早晨都特困,樓裏房間很多個,我找一個房間就睡覺。大概10點左右能聽到他們都起床了,有大軍和前一天在這裏玩的朋友,我經常能看到陌生面孔,因爲大軍確實是路子真野,那些人基本都是20-30歲之間的年齡,對大軍都很尊重,因爲大軍雖然只有23歲,但是確實是個狠人,他幾年前曾經在台球社一刀砍下一個老混子的手指頭,一根手指頭應該說是幸運了。

  聽說事情的經過基本是這樣的,大軍在打台球賭錢,老混子也帶個親屬來打台球。等了很久,大軍也贏了不少錢,對手想撈本,大軍想繼續贏,所以幾乎忘記了那個老混子。結果那老混子讓大軍先停停吧,産生了爭執,老混子挂不住面,打了大軍一個嘴巴,于是神奇的事情發生了,大軍立刻說:“叔,對不起啊,你先玩”,老混子帶著親屬打台球,一會見大軍回來了,走近的時候老混子正在要打球,忽然大軍拿出菜刀,對,就是平日裏家裏切菜的菜刀,一刀下去,老混子小手指頭就幹掉了(知道打台球時候的樣子吧),然後大軍就站在一邊看著,老混子“啊”的大叫,然後拿起手指頭就走了,然後大軍也走了。就這樣,這件事就結束了,我靠,很多人都沒搞明白什幺情況,就結束了。後來聽說老混子把手指頭接上了,有高人在中間調解,大軍認錯,這事就過去了,我靠,就過去了。不過我堅信,如果事態發展下去,大軍敢砍老混子一只手,因爲,這就是他職業混子的必經道路,是他願意爲之努力的。小小的總結一下,出來玩就怕遇到對手是職業的,別拿自己的業余愛好與人家職業的做比較,沒配。

  大軍他們醒了之後,大軍要去他的飯店看看,沒啥事情人的就打牌,然後就都出去玩了,我原以爲他們都是胡混,後來發現他們基本還都是有自己的智慧的,經濟上還真都是比較寬裕那種,有的是家裏有錢的,有的有自己的來錢道,城鄉結合部很渾濁。大軍那時候開了一個小飯店,飯店由他一個遠房親戚管理,就在國道附近,很多運輸的大貨車在那裏吃飯,大軍的優勢是有一片停車場,其實就是飯店門前的一空地,他就說是他的,只有在他家吃飯的人才能把車停在那裏,我覺得那位置的飯店應該很賺錢。那時候我經常去飯店幫忙,還覺得挺有面子的。大軍中午會去飯店看看,下午開著摩托車去城裏,有時候帶上我一起過去,玩撲克機,大軍還真是贏過輸少,然後回家,有時候會有朋友過來,有時候可能喝點小酒,就聊聊天,看看錄像帶。我那時候很混沌,現在想一想應該就是有點心理問題,嚴重的需要心理輔導,可那時候沒人懂這些,我就經常跟著他們混,不過我晚上時間基本都是要回家的,第二天可能再過去。

  當時的環境基本就是這樣,原本應該在學校好好學習的時光,就這樣混沌的過去,大軍有他的職業目標,可我是最傻的,我的目標是什幺呢,現在想一想我那時就是混沌時間。不過混沌時間也不是停滯的,也一樣會有故事發生,故事就是發生在這樣的背景下,從陌生一個女人的到來開始。

  一天,還與之前一樣在大軍家休息,醒來後發現一個陌生女人,大概27-28歲的樣子吧,琳姐,吉林四平人,據說在吉林做服裝生意的,來這裏是要去看看市場,做調查,有時候我睡醒的時候看她也剛剛醒來,有時候我睡醒的時候看她是剛剛回來,那就應該是早起去服裝批發市場了。有時候下午也會出去走走,有幾次還是大軍讓我跟著一起去看看,我也不懂啊,就跟在她周圍,不過看上去她是有一定的服裝行業經驗的,具體我就不知道了。後來與她聊的多了,得知她很多信息,她的名字叫做張琳,從小也是生活在一個城鄉結合部,很早就辍學了,在社會上混,後來認識了一個做服裝生意的老板,他們好在一起了,當然是因爲琳姐夠漂亮了,他們在一起好了很久一段時間,被那老板的老婆發現了,那老板很是怕老婆,就只能與琳姐斷了來往,這段時間裏琳姐有了一點的積蓄(基本都是服裝老板給的,沒少給,也沒少睡),並且在他身邊學會了服裝生意,有了自己的服裝渠道,由于琳姐性格好、頭腦聰慧,就這樣生意把做起來了。現在把吉林的生意交給親妹妹管理,自己出來找新的拓展空間,我了解到她是想做自己的服裝品牌。90年代裏她這個年齡還沒結婚的已經算是大齡剩女了,不過人家有自己的事業,一方面忙事業,一方面對男方要求也是高。

  琳姐不熟悉這裏的環境,在那個信息閉塞的年代,需要一個本地人在身邊照顧,大軍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沒時間陪著琳姐。我比較實在,做事情很靠譜,所以大軍就讓我跟著琳姐,算是給琳姐安排了一個隨從吧。其實我很喜歡跟著琳姐,開始時候去市場走走,後來去開發區看看。感覺我只是她在業余時間的一個小隨從,人家見朋友和生意夥伴的時候肯定不會帶上我的,因爲我還只有17歲,在她眼裏還是個孩子。

  大概兩個星期之後琳姐在這裏的事情做完了,她就要回家了,請我吃飯,一起喝了點酒,謝謝我這段時間的幫助(其實我真的覺得沒幫什幺),還說歡迎我去四平玩(我就當做是客氣話),喝到微醉的時候與我說起很多她以前的事情,被父親打、跟著母親改嫁、繼父家人對她不好等等、中學時期在學校混、結識社會青年,與人家混在一起,很多沖突和被騙,那次喝酒她與我說了很多,總之我覺得少年時期的往事在她心中是有一定陰影的。我能看的出來,她挺喜歡我的,主要是因爲我比較實在,有事情就跑前跑後的殷勤,還有可能是17歲少年的稚氣。

  第二天,她離開了。是大軍和我去送行,站台上看著即將開動的列車,我還是希望她能多留一會,這是我第一次這幺長時間的接觸一個大姐姐,雖然我只是她的一個隨從。

  轉眼時間春去秋來,我已經讀高二了,這段時間我基本還算是努力學習的,只是同桌總是在上課時間找我玩,後來他逐漸安靜了,因爲他喜歡看小說了,開始時候是一些武俠小說,後來逐漸是科幻、言情,後來他的閱讀品味越來越高,逐漸出現了賈平凹、張愛玲,並且他的閱速度也是越來越快,課余時間就給我講書中的故事,逐漸成爲了我的有聲小說,就好像現在的喜馬拉雅和得到App。

  這段時間裏我去大軍家的次數不是很多了,只是偶爾去看看。一天我又去大軍家,還是先找個房間就睡下了,剛剛要睡著的時候,感覺門開了,我睜眼一看,是琳姐,她穿著一雙阿迪達斯運動鞋,天藍色的高領毛衣把她的脖子顯得修長,貼身的牛仔褲把她165cm的身高顯得像個模特,波浪的頭發披在肩後,大大的眼睛,長長的睫毛,就站在門前微笑的看著我。我連忙起身說:“琳姐,你什幺時候來的?”,她走近,用手指做了手勢讓我別說話,然後走的很近,近到一下子荷爾蒙沖到頭頂的距離,我一下子抱著她接吻,她也熱烈的回應,她伸手來脫我的衣服,我也脫去她的毛衣,頭發散在胸前越發的性感,脫去她的內衣和胸衣,親吻、撫摸她的雙乳,白白的像兩個小兔子。這是我第一次與女人做這種事情,其實我是個心理素質比較好的人,木棒打在頭上都不會緊張害怕,可這是我的心跳很快,我緊張。躺在床上,脫去她的褲子,看到她裸漏出的下體,錄像帶上我看的多了,知道女人下體是什幺樣子,她整齊而微卷的黑色,透出片片的粉紅,我早已經硬的很了,我壓上去就要插入,她說:“等一下”,然後她從牛仔褲中拿出避孕套,套在我的上面說:“超薄的”,我緊張的說:“嗯”,接著我急忙忙的插入,欲望使我想盡快的插入,盡快的抽插,幾下之後她發出嗯嗯的聲音,我親吻她,下面奮力的抽插,她隨著我的節奏發出哀樂的哼鳴,我失去了時間的感覺,估計也就3-5分鍾的樣子吧,我就射了出來,在她身上顫抖,她抱著我,緊緊的抱著我,還貼在我耳邊說:“真棒”,而已經虛力的我心想“與錄像帶上不一樣,差別太大了”,然後我想盡快穿上衣服,琳姐說“別急,我們就這樣抱一抱,好不好”,于是我們就這樣光著身體,抱在一起聊天,得知她這次來准備開一個服裝公司,已經拿到一個韓國服裝品牌的使用權,找設計公司給出設計,附近開發區的服裝廠做生産,然後要開起第一家自己的品牌服裝店。說話期摸著她的乳房,我的小弟弟有大了起來,她再次幫我套上了套套,我手裏拿著一下子插入,她“啊”的一聲,說:“其實,你可以輕一點。”,我再次開始插入,停不下來的感覺,就這樣一個動作,一個姿勢做了10幾分鍾,我們把口中的熱氣呼在彼此的身上,異常刺激。她一翻身來到我的上面,我就好像巴西柔術中被用了個掃腿一樣,忽然就處于下位了,並且還在插入中,她來到上面兩腿跪在我左右,開始上下的浮動身體,隨著身體的浮動,下面一次次的套弄,時而仰著頭把長發甩在身後,隨著一次次的套弄發出微微的聲音,太爽了,我當時的感覺就是太爽了,她白色的小兔子隨著一次次的起伏跳動著、活潑著,她纖細的腰姿下每次是有力的爆發,一次次的揮灑愛意和愛液,她的愛液流出來,留在我的身上,舒潤了我們彼此。10分鍾之後她高潮之後爬在我身上,停息了片刻之後再次套弄起來,幾分鍾之後我也射了。我沉浸在溫暖和女人香之中。

  (2)

  當天大軍家裏根本沒別人,只有我和琳姐。琳姐過來之前大軍就已經把這裏清場了,把一個兩層的小樓留給琳姐一個人住了,而我因爲一周時間沒過來了,大概只有我不知道她來了。

  當天琳姐還有事情要做,雖然有些不舍,但下午我也還是去上課了。那天在學校發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我有一個好朋友,大國同學,我們在初中時期就是同學,他是初中時期有名的壞小子,身高不足一米七,體重不過60公斤,但是出手又快又狠,關鍵是手裏總是有東西,初中時期連我也要避讓他叁分,到了高中才成爲了極其要好的好朋友。他有一個特點,走起路來像個鴨子一樣,其實就是膝蓋彎曲的少,向前的跨步很小,這直接導致他當初根本不用參加軍訓。那天下午我與大國在學校操場上走,路過足球場看台的時候,黑子同學說:“大國,你走路像鴨子,我都懷疑你這是病,找時間去醫院看看吧。”,他們之間原本一直有矛盾,但是黑子也算是我半個朋友,所以一直維系著和平的關系,而這次這一下我就按不住了。大國直接脫口就是“草泥馬”,沖過去扭打成一團,我盡力把他們拉開,努力控制大國的怒氣,然後把黑子抓著頭發踢了一通,麻痹的,確實可氣。黑子周邊有幾個小夥伴,但是他們都傻逼了,其實就是出現了所謂的邊緣人狀態,都是雛。然後黑子扭頭就往教室跑,據說黑子進了四班就喊“我被打了,大國打我”,人家問他爲啥被打,她說:“我說大國腿有病,他就打我,幫我報仇去”,結果是我看到好多個人從教室樓門口沖出來,我並不怕,因爲大不了是被打一頓,並且我認爲他們沒人敢打我。隨後看到樓裏又出來好多人,是我的小夥伴,然後他們打成一團,哈哈。我和大國在旁邊看了一會,然後把黑子從人群中揪出來,抓著頭發又踢了一頓,這次他臉上多了很多淤青,徹底是被打後的狀態了,哈哈。

  好了,牛逼就吹到這裏,但是這絕對真事。忽然想起來這是一個匪夷所思的事情,問題還在後面,一些年之後大國去檢查身體,真的是腿有病導致他走路像個鴨子,真有病,有病真是需要治療的。後來,黑子也與我們是朋友,一些年後的一次喝酒時候黑子說:“當時我真心覺得大國腿肯定有毛病,我真心的讓他去醫院檢查一下,真心的。”,咔咔咔,哥幾個差點都笑噴了。

  這次群毆的事情鬧大了,第二天不用上課了,找家長,主要成員都有處分,我在家裏基本處于無人管狀態,媽媽沒文化,所以不管這事。爸爸在外地做工程,長期不在家,沒時間管,所以,所以還是要找家長,把人打了至少要家人出面看看吧,這時我想起了一個人,琳姐。當天晚上我去了大軍家的紅磚摟,找到了琳姐,把事情說了一遍。第二天,琳姐以我姑姑的身份來到學校,與黑子家長溝通的很好,結果是把我和黑子叫到了一起說:“你們應該做朋友”,一段時間之後我與黑子和大國還真成了朋友,哈哈。

  琳姐在城裏租了一個房子,做出長期居住的計劃,房子附近有一個園林,園林裏面有一個商場,就是我之前經常逃學後去地方,還有園林隔壁的遊泳池,之後的時間裏我們經常去園林散步,我也更喜歡上學了,因爲學校距離琳姐家更近,會經常跑過去看看她,可後邊的事情並不是那幺理想。

  我們不是大家想想中那樣,我們不是經常做愛,因爲我們有各自的生活圈子,她不是一個老實的人,她原本在這個城市中就有朋友,到了這裏之後更是結交朋友,有生意合作夥伴,也有大軍圈子裏的人,我去文化宮看錄像的時候看到她就在隔壁的台球廳,在與一些人打台球,球打的准,水平高。我逃學去商業大樓電視機銷售處看NBA的時候看到他與幾個人去樓上的舞廳跳舞,總之基本都是與我惹不起的人混在一起,我在學校很牛逼,但在他們眼中還是個小逼崽子。雖然大軍與我關系很好,琳姐對我很好,但不能脫離實力絕對地位的現實。並且她很快已經熟悉了這裏的環境,再也不需要我做隨從了。雖然每次見面都很親切,但我知道我與琳姐的實際距離越來越遠了,所以更珍惜每一個機會,甚至帶有一定的報複心理。

  一個下午,我逃學到園林去聽幾個老人家拉二胡,這幾個票友的水平確實是高,經常聽的我如癡如醉。忽然看到遠處有個背影很像琳姐,正與一個男人坐在長椅上聊著什幺,我仔細的看,確定了就是琳姐,那男人是我經常在文化宮見到的人。他們在遠處爭執著什幺,我沒有走過去,因爲我知道即使我走過去也于事無補,就在遠處看著他們逐漸平和下來,然後那個男人離開了,留下了琳姐自己一個人。當她走過來的時候,我裝出剛剛看到她的樣子,吃驚的說:“姐,你怎幺也在這裏!”,琳姐說:“回家,今天走這條路,碰巧了。走,去我家吧,正准備炒幾個小菜。”,于是我們一起走向琳姐的住處。

  【待續】

        5752字

国产原创AV一区二区在线播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