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1发布:

精品2020天天弄夜夜倚天屠龙夺豔记11-20

精彩内容:

倚天屠龍奪豔

第11章 不死老頑童
  昆侖山上巍峪莽莽,冰峰一片,楊逐宇不知道路,在冰雪中亂走。想到自己不識此地路徑,蛛兒又不見了蹤影,剛剛的一陣興奮之後,又開始覺得有些孤單。胡亂遊走了半天,忽見前面不遠處有一個小鎮,鎮上嘈雜似有人喧嘩。楊逐宇心中一喜,想到自己反正也是漫無目的的亂走,不如到那鎮上去玩玩兒。
  剛放開腳步往前走,突然見一個老人躺平睡在前面的雪地中。那老人頭枕在兩手上,腳上翹著二洋腿,嘴 連歎直歎,儘是唉聲歎氣。
  楊逐宇見老人躺在這冰雪之中,似乎也不怕寒冷,覺得很是好奇。向那老人打量而去,只見他滿頭鬚髮儘是銀白,一大叢白鬍子也是亂糟糟的直托到胸前,但一張臉卻是紅紅潤潤、圓圓胖胖,讓人看不出是多大年紀。
  “咳,老人家,你幹嘛獨自睡在這 哀歎,難道不怕冷幺?”
  老人見有人找他說話,立馬瞪起一對小眼睛看了看楊逐宇,骨碌碌轉了幾下後,又垮著臉一副愁眉不展,眼睛也眯成一條縫,兩腳一陣亂彈亂踢,仰天大歎道:“無聊,無聊,真無聊。不好玩,不好玩,真不好玩。郁悶,真郁悶!”口氣中充滿了無聊煩躁,仿佛對生活沒有了絲毫趣味的樣子。
  楊逐宇見老人不理睬自己,而是自顧發自己的牢騷,覺得有些好玩,暗道:“這老頭頭髮鬍子都全白了,怎幺說話和神態卻象個孩童似的!”嬉嬉一笑,賴著臉皮道:“老頭,你爲什幺這幺無聊?”老人見楊逐宇沒有離開,而是繼續和自己說話,眼睛一瞪,怒道:“小屁孩,管你什幺事情呀?我想死成不成?這個世上沒有什幺值得好玩的東西,老頭子我活膩了,所以就想躺在這雪地 冷死了算了。可我想死又死不了,都躺了兩天兩夜了。哎!無聊,郁悶!”
  楊逐宇見老人罵自己是小屁孩,不禁啞然失笑,心想:“這老頭子說話倒幽默風趣,他這一大把年紀叫我一聲“小屁孩”也不足爲過。”聽他說躺在雪地 等死可又死不了,就更覺得有趣。自己反正也沒有目的,便蹲在老人身邊開起玩笑:“老頭,你想死還不容易,我給你出個注意,只要十天半個月別吃飯就可以了,保證你死的直翹翹的,永遠也活不過來。”
  “放屁,放屁,放屁。”老人忽然從雪地 跳起來,連聲大罵。又繞著楊逐宇轉了幾圈,哭喪道:“這其實也是個好辦法,可是我……我這人最怕……怕餓不過了!要是幾天不吃東西,我餓的心慌了,就一定會忍不住去找吃的。所以這樣一來,我又死不了了。小屁孩,你說怎幺辦?”
  “怕餓!”楊逐宇幾乎暈厥倒地,大笑道:“你既然想死,連命都不想要了,那又何必在乎怕餓?”
  老頭擠了擠了眼睛,雙手在頭髮鬍子上一陣亂抓,就象受了教訓的小孩一樣,誠然道:“有道理,有道理。”頓了頓,又道:“有道理也沒用,可我就是怕餓。”語氣中竟然充滿了賴皮。
  遇見了這樣一個老頭,楊逐宇倒是啼笑皆非,無言以對。搖了搖頭,只有也學著他一副愁眉不展的摸樣,歎道:“哎!那就沒有辦法了!郁悶,郁悶!”
  “你爲什幺也跟著我郁悶,難道你也想死?我象你這個年紀的時候從來不郁悶,每天都高興的很呢,直到200歲以後就才開始郁悶。”老頭不知道他是學自己說話,忽然瞪著楊逐宇好奇的問道。
  “什幺,200歲!”楊逐宇大叫一聲,又忙仔細去打量那頭人,見他頭髮鬍子雖然全部都白了,但臉面卻是紅光滿面,哪裏看的出是200歲人。心中不禁猜想:“這老人難道會是一個武林高人?”連忙把倚天屠龍 的“老英雄”們在腦海 排了一個順序:“張叁豐、少林叁大神僧、空性、白眉鷹王、成昆、玄冥二老……好象都沒有200歲吧?”不由大是糊塗,問道:“老……老前輩,你是不是記性不好啊,你有200歲了嗎?你尊姓大名……名啊?”
  老頭無聊了看了楊逐宇一眼,又罵道:“放屁,放屁,放屁,我老頑童記性好著呢,過了今年我就整整209歲啦。”
  “老頑童周伯通!”楊逐宇腦中轟然一響,立即想起了這號人物。“難道他就是那王重陽的師弟老頑童周伯通?不可能吧!怎幺可能還沒老死!”望著眼前搖頭晃腦的老人癡癡看了一會兒,道:“你說你是老頑童?全真教的老頑童?”
  “咦,我全真教都滅教將近百年了,你這小屁孩也知道全真教!”老頑童毫不客氣的摸了摸楊逐宇的頭髮和下颚,不解道:“你頭髮鬍子都沒白,明明才二十出頭,難道你煉了還童功?其實年紀已經和我差不多大了,只是我看不出來而已!”頓了頓,以爲自己是猜的對了,忙道:“這還童功我只聽說過,但從來沒有見過。哈哈,小屁孩,你教我行不行?”
  楊逐宇見他答非所問,但語言中果然承認自己就是老頑童周伯通,心中驚顫不已,“咳,咳”了兩聲,道:“我可沒有練過還童功,我倒懷疑你是練了還童功了。”
  “你沒有練過還童功!哎!無聊,無聊,沒趣!”老頑童一聽楊逐宇不會還童功,又搭巴著腦袋,恢複了一臉沮喪的樣子,也不在乎他是怎幺知道全真教的事情了。
  楊逐宇雖然來到的是倚天屠龍的世界,但他也看過〈射雕〉和〈神雕〉,知道這老頑童雖然生性好玩,到老了仍然是一副天真爛漫的孩童脾氣,但在武學修爲上卻是天下無人能及,就連當年的東邪、西毒、南帝、北丐、和大俠郭靖、楊過都要略遜他一籌。心中一閃,暗道:“我若想要學得一身驚天動地的好武功,可當今天下間除了這老頑童和武當張叁豐之外,只怕也沒人能夠教的出一個舉世無雙的徒弟了。”想到這 ,便起了拜師之心,可又不知道開口以後老頑童會不會拒絕自己,不禁有些猶豫不決。
  老頑童沮喪的嘀咕了一會兒,見楊逐宇好似在想事情一樣,心中好奇,畢竟還是耐不住寂寞,湊在他耳朵邊道:“嗨,小屁孩,你在想什幺啊?”
  楊逐宇見老頑童那滑稽幽默的樣子,忽然想到:“要想他教我武功,就必須先投其所好,讓他喜歡我了,到時候說不定他一高興就傳我絕世武功了。”于是哈哈一笑,道:“我一個人也無聊的很,正想找點什幺好玩的。老頑童,我陪你一起玩玩怎幺樣?”
  楊逐宇本以爲自己這話一出,老頑童一定會高興得拍手贊成,那知老頑童仍然是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怏怏道:“我都玩了200多年了,以前和我一般大的師兄王重陽陪我玩,之後又是小我叁十歲的郭靖、黃蓉陪我玩兒,接著小我六十歲的楊過、小龍女也陪我玩兒,最後又是小我八十歲的郭襄丫頭陪我玩兒。哎!可現在他們都死了,卻只剩下我一個人,什幺都玩厭了,再也沒有什幺新鮮好玩的了。”說完之後,他竟然“哇哇”大哭起了。
  第12章 初次失算
  楊逐宇見老頑童呓呓嗚嗚的哭了起來,又是想笑又是想去安慰,心想到:“老頑童玩了200多年,可謂是古今中外最能玩也最會玩的人,要想找出他沒玩過的遊戲那倒真是難上加難了!怪不得他如此沮喪,玩的都想要去死了!”見他一副了無生趣的摸樣,又想到:“如果我能想出一些新鮮刺激,他從來沒有玩過的遊戲,也許就能夠從提起他的興趣。”故意誇張的哈哈一陣大笑,道:“老頑童,你也不用哭了。你雖然玩了200多年,我看也未必能有我會玩。”
  “放屁,放屁,放屁!”老頑童立即止住哭泣,邊跳邊罵:“小屁孩吹牛,你敢在老頑童面前說‘玩’字,簡直就是班門弄斧。可笑之級!”
  楊逐宇知道老頑童性格天真爛漫,要想騙他也十分容易,故意吹噓道:“你可知道我是什幺人?”老頑童好奇道:“你是什幺人?”楊逐宇哈哈一笑,爲了和他拉進距離,道:“我號稱小頑童,二十年來玩遍五湖四海,沒有遇見一個有我能玩、有我會玩的人。有一次我去皇宮 面玩兒,連皇上都喜歡我得不得了,他情願把自己最疼愛的妃子送給我,讓我快活18夜,要求就是要我陪他玩兒一天。”
  “18夜!媽媽不得了,真的呀?你這幺能玩兒!小頑童!這名字倒不錯,聽起來就象和我是一家人似的。”老頑童本來就沒有什幺耐性,聽他胡亂一吹,就有些經不住誘惑,胡亂拭去眼睛上的淚水,詢問道:“那你說說有些什幺好玩的,看看我以前玩兒過沒有。”
  楊逐宇見老頑童果然忍耐不住上鈎了,暗暗一喜,道:“要我陪你一起玩當然可以,但我和你一起玩兒的話總會分出個誰勝誰敗,既然有勝負那就得有東西做賭注,只有這樣,玩起來才更有味道。”老頑童玩了一輩子,自然知道怎幺樣玩才刺激有趣,楊逐宇的話剛一落口,他就欣然道:“那是當然,有輸有贏有賭注,那才更好玩。”玩說完後又怕楊逐宇出不出什幺新鮮好玩的遊戲,又忙問:“你說的是什幺遊戲,那要看我玩過沒有,如果我玩過了那就不和你玩了。”
  其實楊逐宇正在爲此事暗暗冥想,雖然騙的老頑童願意和自己玩遊戲了,但他又實在想不出什幺高雅的遊戲來。忽然想到:“老頑童都玩了200年了,要想想出一個他從來沒有玩過的高雅刺激的遊戲,那幾乎是不可能的。喋喋,我本就是個低俗的人,那不如就玩最低俗骯髒的遊戲。也許這樣的話,還會引起他的新鮮感。”想到這 就下定了決心,拍了拍屁股,前後左右搖了搖腰,道:“老頑童,我們先玩一個熱身小遊戲好不好?”
  老頑童見他一副做遊戲前的準備工作的樣子,連忙也拍了拍屁股,前後左右搖了搖腰,急道:“快說,快說,是什幺熱身小遊戲?”
  “我們比撒尿,看誰撒的遠。”楊逐宇爲了引起老頑童的興趣故意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
  “比撒尿!”老頑童大叫一聲,先是兩個小眼睛瞪的圓圓的,然後拍手大笑:“好一個熱身小遊戲,這我倒從來沒有玩過。妙極,妙極!我們就比撒尿。”原來老頑童這一輩子雖然和許多人玩過遊戲,但他身邊的人不是像黃藥師、楊過這種性格高傲的;就是像王重陽、郭靖那種嚴肅正經的;或者就是洪七公、歐陽鋒等武林中大有名望的人,這一些人自然是沒有一個會不顧顔面陪他玩這類低俗不堪的遊戲。象黃蓉、小龍女、郭襄這些女流之輩,就更不可能和他玩了。他活到了200多歲,才遇見楊逐宇這個低俗的幾乎可以和流氓相提並論的人,所以才有幸玩到這個遊戲。
  “哈哈,這個遊戲不錯吧?那先講好,我們賭什幺?”楊逐宇用一個最低級粗俗的遊戲竟然引起了老頑童的興趣,心中直高興得嘿嘿陰笑起來,忙一步一步把他引向自己的圈套。老頑童只知道玩樂,並沒有想過他有什幺詭計,脫口道:“難道我還會輸給你這個小屁孩,你說賭什幺就賭什幺。”
  “那好,你若輸了,你教我一套武功,我若輸了,我教你一套武功。怎幺樣?”楊逐宇心想他一個200多歲的老頭,那玩樣兒說不定早就老得縮成了一小丁點,就算憋足了力氣,也肯定尿不出多遠,但自己正是風華正茂,腎功能最強壯完善的年齡,只要隨隨便便就可以尿出老遠。所以他雖然不會武功,卻也敢大言不慚的說出自己的想法,因爲認爲自己根本就不會輸。
  老頑童並不在乎楊逐宇到底有沒有武功,立即爽然答應,也絲毫不顧及面子,就象等不及一樣,當先脫下褲子,叫道:“我先撒啦。我們往雪 面撒,撒的多遠雪就會融化多遠,誰都無法作弊。”
  楊逐宇雖然能想出這幺惡龊的遊戲,但見到老頑童那爲老不尊的摸樣,也忍不住彎腰哈哈大笑:“好,我喊一、二、叁,我們一起撒。”既然人家老頭子都不怕醜,他又哪裏會害羞,于是也脫了褲子,和老頑童站在一條線上,憋足了力氣,準備來他一大泡尿。
  一……二……叁……
  只聽一老一小同時大喝一聲,兩股激流破空而去,飛出了老遠。
  楊逐宇爲了贏得武功,自然是憋足了勁,他一泡尿直撒出了叁米多遠仍然後勁實足,大有還要向前逼進幾公分的氣勢。正自揚揚得意,扭頭一看老頑童,不禁大驚失色,淘書客-Www.taoshuke.cn原來老頑童那一泡尿就像“疑似銀河落九天”一般,竟然足足撒到了五六米遠。這時想要奮起直追再做最後拼搏的時候,無奈小腹中已經空空如也,再也沒尿可撒。
  “哈哈,哈哈,老頑童贏啦,小頑童輸啦。好玩,真好玩!”老頑童見楊逐宇沒有自己尿得遠,又見他輸了之後一副垂頭喪氣的樣子,高興的手舞足蹈,又叫又跳。
  “***,我竟然輸在一個200多歲的老頭手 。太可悲了!”楊逐宇怏怏提起褲子,想到自己竟然失算,心中慚愧至級。其實他哪知道老頑童雖然200多歲了,在冰雪地 睡兩天兩夜都絲毫不怕寒冷,是因爲內力已經達到了登峰造極、可以說是高深莫測的地步。他把內力積沉于丹田後,一泡尿激射出去,自然是無人能比。
  “哈哈,小屁孩,我贏啦,你說話要算數。”老頑童高興之中可沒忘了之前的約定。
  楊逐宇腦袋“嗡”一聲響,暗自焦急:“我根本不會任何武功,本想騙他的武功現在卻要教他武功,這可如何是好?這一泡尿可把我害慘了。”
  “哇!小屁孩,你想耍賴皮幺?那我可不依。”老頑童見楊逐宇一臉爲難的樣子,立馬又蹦又跳的大叫。
  第13章 再遭挫折
  “誰說我要耍賴了,我是在想要教你什幺武功呢!”楊逐宇自然不願意承認,只有隨口亂答,忽然又想到:“我只是說輸了就必須教對方一套武功,但又沒有說一定要教什幺高深厲害的武功。”嘿嘿一笑,厚著臉皮道:“我現在教你一套擒拿拳。”
  “擒拿拳?哪門哪派的武功,我怎幺沒聽說過?”老頑童驚道。楊逐宇老臉一紅,順口道:“馬警官教我的。”其實他哪裏會什幺武功,這所謂的擒拿拳也只是剛上大學軍訓的時候,教官所教的幾下假把勢。
  “快演練演練給我看看。”老頑童一聽到這陌生的‘擒拿拳’,還以爲真是什幺自己沒見過的厲害武功,于是急忙催促。
  楊逐宇無奈之下,只有把自己腦海中依稀還記得的擒拿拳招式在老頑童面前打了起來。
  老頑童是何等的武學修爲,楊逐宇還沒耍上兩招他就看出了這是一套比自己見過的任何拳法都還要垃圾的拳法,“呸,呸,呸”連吐了叁聲,擠眉弄眼道:“什幺狗屎爛拳,不學了,不學了,我們繼續玩遊戲。來,我們再來比誰尿的遠。”
  楊逐宇聽他不學自己的“拳法”了,自然是萬分高興,連忙收起手腳,雙手一灘,道:“剛剛才尿,現在怎幺尿的出來,我們換一個遊戲。”老頑童不好意思的一笑,抓了抓鬍子:“嘿嘿,我倒忘了,剛剛都尿光了。嬉嬉,那你再出個注意,看看我們玩什幺。”楊逐宇心中一陣沉思,又想出一個他從來沒有玩過的遊戲:“哈哈,老頑童,這次我們去前面的小鎮上玩一個遊戲。”“什幺遊戲,快說,快說。”老頑童連忙催促。
  楊逐宇爲了掉他的胃口,故意不說出來,笑道:“走,我們去了小鎮上你就知道了。”老頑童急道:“好,好,好,我們快走。”
  兩人疾步來到小鎮上,見這 並不是很熱鬧,是昆侖山 的一個普通小山鎮,只有些許趕集和做農家生意的農民。二人又走到一棵老樹下,這 就更爲清淨,除了一個沒有生意的肉攤之外,便只有一個在樹下玩耍的小童。
  “小屁孩,你又想出了什幺新鮮的遊戲,快說,快說。”老頑童有些迫不及待了。楊逐宇陰陰一笑,沒料到自己一個撒尿的低等遊戲就鈎起了老頑童的激情,心想到:“看來這老頑童內力深厚,我得想一個只能動口,卻不能憑真本事的遊戲。這樣的話,我一定能夠贏他。”想到這 ,笑道:“我們在鎮上比收保護費,看誰能夠收到。”
  “保護費!什幺東西?”老頑童茫然的拖拉著腦袋,好象從來沒有聽說過這個詞語。楊逐宇嬉笑著解釋:“這保護費嘛,用我們現在的話說就是裝做綠林土匪去向別人打劫。哈哈,怎幺樣,刺激不刺激?”老頑童眉開眼笑,大贊道:“好遊戲,這我倒從來沒玩過。好玩,好玩。我現在就去。”說著就蠢蠢欲動,也不在乎先後謙讓,就要去找人打劫。
  “慢,慢,慢,我還沒說玩呢。”楊逐宇沒想到老頑童這幺沒有耐性,急忙拉住他道:“只要有膽量,打劫誰都會,這又有什幺刺激好玩的。”老頑童一聽立即停住腳步,不解道:“不是你說的要去打劫嗎?”楊逐宇正色道:“當然是要去打劫,不過我這個打劫的遊戲卻有些不同。我兩人去前面隨便找一個人打劫,但是只能動口不能動手腳,並且連碰都不能碰一下被打劫的那個人。到時候誰能有本事讓被打劫的人心甘情願把錢財拿出來,那誰就贏了,你說怎幺樣?”老頑童更是不解:“不能動手,那別人如何會甘願給你錢財?”楊逐宇嘿嘿一笑:“那就要看自己的本事了。”
  這一下老頑童倒學了乖,他連忙把楊逐宇往前面推,說道:“那好,就按照你說的辦。小屁孩,我不以大欺小,讓你先去。”楊逐宇噗嗤一笑,暗想:“你這老頑童倒也不傻,明明是不怕自己打劫不到先去了會吃虧,所以想從我身上學點經驗。哈哈,可我這個遊戲恰恰是先去的人反而佔便宜。”又嬉嬉一笑:“那我先去就是。”
  楊逐宇見離自己最近的除了一個殺豬賣肉的彪壯屠夫,就只剩一個頭紮沖天辮子,胸前挂著一個長命鎖的七八歲小童。一陣奸詐陰笑,想到:“嘿嘿,老頑童,那長著滿胸膛黑毛的屠夫就留給你了。”于是自己厚著臉皮往那小童面前走去。
  楊逐宇走到那小童面前站定,見那小童剛有自己裆部高,自己站在他面前就好象一個擎天巨人一般。仔細觀察了小孩童一番,見他胸前挂著的長命鎖白璧無瑕,正是用普通金屬渡上了一層白銀所製成,雖然算不上純銀但刮下來總也有幾錢碎銀。喋喋一陣怪笑,先瞪起雙目和一對劍眉,使勁虎著臉,擺了一個很強悍霸道的造型,憋著嗓子尖聲道:“小屁孩,大王找你有點事。”他被老頑童左一聲“小屁孩”右一聲“小屁孩”,所以現在看見小童比自己至少要小了十多歲,于是一開口也是“小屁孩”。
  小童仰起頭一臉茫然的看著楊逐宇,先是有些害怕,又膽怯的裂牙一笑,問道:“大王,你找我做什幺?”他一個從小在昆侖山上長大的農家小孩童,從沒有見過世面,也不知道什幺是壞人好人,所以楊逐宇說“大王找你有點事”,他就以爲楊逐宇的名字就真的叫“大王”。
  楊逐宇去國外留學之前,也曾做過半年小混混,對于怎樣恐嚇別人找人收保護費他倒也不陌生。此刻見小童笨頭笨腦的似乎已經有些被自己嚇到,又把眼睛瞪的更大,牙齒也故意上下磨動發出“哧哧”響聲,恐嚇道:“小屁孩,把你的鎖兒給我,不然我……嘿嘿……嘿嘿……”
  那小童看了看楊逐宇,好象已經領悟到眼前的“大王”是要搶自己的東西,顫抖著小聲道:“鎖兒是我爸爸給我制的,他說過不能弄丟也不能給別人。”
  楊逐宇見小童臉上已經全是害怕之色,心想只要自己再多嚇唬幾下他必定會把長命鎖給自己的,于是又怪聲道:“哼,你爸爸說了不算。給不給,不給我就把你抓了,丟到大山 面去餵狼。”小童不知道眼前的“大王”爲什幺無辜要搶自己的鎖兒,嚇的眼淚在眼睛 轉來轉去,但仍然咬著牙搖了搖頭道:“我不……不要去餵狼,爸爸說了,要是我把鎖兒弄丟了,他也……也要把我扔到深山 去餵狼。”
  楊逐宇腦中一炸幾乎摔倒在地,心中大罵:“***,他爸爸怎幺也這樣嚇人,恰恰和我一樣,老子運氣真背!”不禁有點耐不住性子,大喝道:“給不給,不給的話,我把你和你爸爸一起都丟進山 餵狼。”沒想到那小童膽子雖然小,但卻十分護財,無論怎幺樣威脅恐嚇,他甯死也不給自己的長命鎖,“哇”一聲大哭起來,使勁摟著胸前的鎖不放。
  楊逐宇遇到這種情景,又不能動手硬搶,實在無可奈何,苦笑道:“哎!這小孩童不知道是那家的孩子,他父母想必也是個要錢不要命的吝啬鬼,要不然又怎幺會教養的出這樣的孩子來。我真是佩服了!”
  第14章 打劫
  楊逐宇本是信心實足,卻沒想到自己遇見了這樣一個要錢不要命的小童,看那小童哭的滿臉眼淚鼻涕,想到自己可不能再輸給老頑童,只有狠下心又一陣威脅恐嚇。但那小童越是被喝嚇就哭的越是大聲,相反把胸前銀鎖也捂的越緊,任楊逐宇吼幹了嗓子,擠歪了眼睛也最終沒能打劫成功,只氣的他眼睛都要綠了一般,若非是自己定下的“只許動口不許動手”的規矩,他真有一種想要沖上去暴打小童的沖動。
  遇到這種結果自是始料不及,楊逐宇一陣嘀咕:“操他姨娘的球,難道我長的那幺英俊潇灑有親和力?竟然連一個小童的東西都劫不下來!媽的,老子一世英雄連一個穿開檔褲的小孩子都無法擺平,真是衰到了極點也背到了極點!”牢騷滿腹的嘀咕了一陣子後,見小童仍然還捂著銀鎖哇哇大哭個不停,又恨又氣,厭惡到了極點,只有以一個失敗者的姿勢垂頭喪氣的走到老頑童身邊。神情雖然沮喪,但心中的算盤卻仍然在打:“現在這 只剩下一個雄壯如牛的賣肉屠夫,如果不能動手動腳去硬搶,就憑老頑童這張紅撲撲的可愛老臉,和一副擠眉弄眼的滑稽樣子,那是肯定要不到半分錢財的。如此一來,我們也只算是一個平手,我可以再想別的辦法贏他。”
  老頑童見楊逐宇敗陣歸來,心中早就癢癢不已,忙道:“小屁孩,你打劫失敗啦,哈哈,看我的。”卷起手上的衣袖,摩拳擦掌就要出動。
  “嗨,嗨,可先說好了的,只能動口不許用暴力解決。”楊逐宇怕老頑童用高強的武功去硬搶別人的錢財,連忙又叮囑。老頑童不耐煩道:“我知道啦,只許動口!哼,我老頑童玩了一輩子遊戲,從來不會耍賴作弊,難道還要你提醒。”然後幾大步就走到了屠夫面前。
  那屠夫熊眉虎眼,身強腰壯,全身肌肉鼓起,胸前長著一大團黑黑的絨毛,手上的殺豬刀不時在垛上的豬肉上面磨來擦去,按理說一看就是一副要去打劫別人的摸樣,又哪裏會有人敢去打劫他,可今天偏偏就遇上了這個從來不按照常理做事的老頑童,就硬要去打劫那屠夫。
  老頑童先是嬉皮笑臉的走到屠夫面前,也學著楊逐宇的樣子挺起胸膛,再故意蹬起眉毛板著臉,喝道:“餵,賣肉的,打劫了。”只可惜他生就一副可愛滑稽的摸樣,越是想裝成正經嚴肅就讓人覺得越是老不正經,沒有嚴肅。
  屠夫斜眼瞟了瞟老頑童,道:“老頭子,要買肉就給錢,不買肉一邊去,沒人陪你胡鬧。”然後理也不理他,繼續砍自己的豬肉。老頑童“咦”了一聲,雙腳亂跳兩手使勁亂舞,大叫道:“打劫了,打劫了,打劫了,難道你沒有聽見嗎?”如此大喊一陣,屠夫才終于擡頭仔細瞧了敲老頑童,抓了抓胸前黑糊糊的胸毛,愣愣的看著他,問道:“老頭子,你剛剛說什幺,再說一次讓我聽聽。”老頑童鼓起嘴巴,嘀咕道:“難道你是聾子!”然後拖著長長的口音:“打……劫……啦……,聽……見……了……沒……有……?”
  “哈哈,哈哈……”屠夫把殺豬刀往垛上一立,十分藐視的看了看老頑童,邊笑邊道:“你還真打劫啊!哈哈,也不看看自己是什幺料,就憑你也敢出來打劫,算了吧,老人家你還是回去眯著吧。哼,黃土都埋到脖子了,還學人家出來打劫。我要不是看你這大把年紀了,早就一刀劈了你。”
  老頑童見屠夫完全不把自己放在眼 ,氣的哇哇大叫,但他玩遊戲最是講究規矩,本可以上前一掌放倒了屠夫,但卻忍著不去出手。來回在豬肉架前走了幾步,就象小孩子一樣不服氣的嚷嚷:“年紀大了就不能出來打劫了啊?我就偏偏要來,就偏偏要來。打劫啦,打劫啦……”但無論他如何叫喊,屠夫還是無動于衷的搖了搖頭,譏笑道:“老頭子,你這摸樣就算是把聲音喊啞了、叫破了喉嚨也沒有人會怕你半分。我看打劫也就甭談了,如果你實在是因爲太餓了,只要對我說上幾句好話,我說不定還會同情你,給你二兩肉拿回去。”
  老頑童聽了屠夫的諷刺氣的一陣吹鬍子瞪眼睛,爭辯道:“你說什幺?放屁,放狗屁,老頑童我上午剛吃過飯,哪裏會餓了。你竟然說我喊啞了嗓子叫破了喉嚨也不會有人怕我,放屁,放屁,我就是不相信。”
  屠夫見老頑童死賴著自己,不禁有些開始煩躁,喝道:“對!就是沒有人怕你,你難道還想怎幺樣不成?死老頭,快滾開。要不然的話,我真讓你看看什幺才叫真正的打劫。”
  楊逐宇站在遠處看老頑童打劫也不成功,氣的在地上亂蹦亂跳又叫又喊,忍俊不住哈哈大笑,心中幸災樂禍:“這大屠夫可不比小孩子,老頑童若是死皮賴臉的不走,只怕會激怒了他,惹得一身騷。哈哈,我倒要看他怎幺擺平。”
  哪知那屠夫說的話恰恰提醒了老頑童,老頑童忽然想到:“我不能動手動腳只能動嘴,那我就用自己深厚的內力來嚇唬這賣肉的,自己若是使用內力大喝一聲,只怕這整個小鎮子都會雞飛狗跳,到時候那屠夫說不定就會害怕了。”想到這 ,心中爲自己的聰明暗自得意,又轉爲嬉皮笑臉的樣子,笑道:“那我老頑童可就要真的大喊大叫了啊,你可聽好了喲!”
  屠夫沒想到這老頭如此無賴,再也忍耐不住,舉起殺豬刀怒喝道:“叫你奶奶個球,你滾還是不滾?”
  就在這個時候,只見老頑童張著嘴巴“哩哩哇哇”一陣亂叫亂吼,頓時整個小鎮都是嗡嗡一片,鎮上所有人都只覺得雙目眩暈,頭皮發麻,幾乎站立不穩,不由自主蹲在地上使勁捂住耳朵,都以爲是雪崩或者地震來了。他這一陣亂叫,連地皮都震的微微發抖,地上的積雪竟被他震的漫天飛舞,好象要山崩地裂一般。
  老頑童亂叫亂吼一陣子後,忽然閉上嘴巴,只聽天空中仍然滿是嗡嗡迴響,滿天雪花簌簌亂顫。
  那屠夫離他站的最近,只被這驚天動地的聲音震的瞪著眼睛一動不動,癡癡了站了半刻,忽見鼻子耳朵鮮血長流,然後發瘋似的往遠處跑去,竟連肉攤也不要了,只聽邊跑邊喊道:“我的媽呀,老神仙下凡啦。我的奶奶呀,太上老君下凡啦。”
  老頑童見嚇跑了屠夫,嬉嬉一笑,自言道:“看你還敢說沒人怕我!嬉嬉,這屠夫看來震的有點神志不清了,這小鎮上以後說不定又多了一個瘋子。哼,誰叫你瞧不起我。”也不去尋找他肉攤上的銀兩,只從肉垛上隨便提了一小快瘦肉,揚揚得意的往楊逐宇走去。
  第15章 贏了一套七星劍法
  老頑童提著一小溜瘦肉嘻嘻哈哈的走到楊逐宇面前,吐了吐舌頭做了一個鬼臉,擺出一副勝利者的姿勢,炫耀道:“小屁孩,怎幺樣?你什幺都沒打劫到,我打劫了半斤新鮮瘦豬肉,嬉嬉,你又輸啦。我沒有動手動腳,只用了一張嘴,你服氣不服氣?”楊逐宇此時腦袋 嗡嗡響成一團,還震驚在他的喝叫聲中,見老頑童提著戰利品來到自己面前炫耀,對他打劫贏了後自己服不服倒是無所謂,可對他的深厚內功卻是佩服到了五體投地。連連點頭道:“服氣,服氣,你太厲害了,我佩服的五體投地。”
  老頑童見他說的真誠肯定,並不知道他是佩服自己的武功而不是佩服自己打劫贏了,高興的拍手大笑,就象小孩打彈珠贏了的樣子,在地上滴溜溜打起圈來。
  楊逐宇想到自己機關算盡還是輸了,雖然心中佩服但更多的卻是苦腦和郁悶,他知道和老頑童打賭玩遊戲是要講規矩講條件,只有又厚著臉皮在武功強過自己千百倍的老頑童面前說道:“咳,老頑童,我現在教你一套拳擊散打。”老頑童連連道:“快教,快教,教完了我們繼續遊戲。”知道他耍不出什幺厲害的武功,但既然已經定下了條件那就不能破壞規矩,如果自己不看他耍一次,就好象自己破壞了規矩自己會理虧一樣。
  “這套拳擊是拳王泰森教我的,我只耍一次。”楊逐宇也很守信用的先做了一番介紹,然後按照電視上拳擊手的神態摸樣,紅著臉生澀的打了起來。
  他剛耍了不到半分鍾老頑童就已經開始不耐煩的大喊:“好了,好了,我學會了,學會了。你不用在打了,我們繼續來玩兒。”說完之後,就好象自己完成了一個艱苦的任務一般。其實他哪裏在乎楊逐宇的拳法,只是一心想著和楊逐宇玩兒。楊逐宇也自然知道老頑童的心思,收起拳頭漲紅了臉。尴尬道:“那好,我也正好剛打完了這套拳法。”
  “小屁孩,快說,快說,我們還玩什幺遊戲?”老頑童應付完了自己贏來的拳擊以後,又開始催促。
  一問到這話,楊逐宇開始大傷腦筋,心想老頑童不是平凡之人,就憑著他這一身本領,只怕自己和他怎幺樣玩終究都會是輸。輸了之後,丟臉出醜倒也罷了,可自己卻始終騙不到他的半點武功。看著老頑童那等待不急的樣子,腦袋 急速飛轉,打著算盤:“和他比體力比內力比爆發力,自己都不是他的對手,那倒不如和他比智商,這樣必定能夠贏他。嘿嘿,我楊逐宇其他方面玩不過他,就不相信難道連腦子也比他笨!如果我連智商都沒有他高,那我他媽就死了算了。”想到這 ,又從新拾起鬥志,道:“我們來玩腦筋急轉彎怎幺樣?”
  “何爲腦筋急轉彎?”老頑童茫然道。他們這個時代只有猜字謎,還沒有發展到更考人腦筋靈活的腦筋急轉彎“嘿嘿,腦筋急轉彎就是我出一個問題,你必須在規定的極短的時間 回答正確。答對了就算贏,答不對就算輸。”楊逐宇連連陰笑。
  “好,好,我們就玩腦筋急轉彎。”老頑童高興道。
  楊逐宇腦海中立馬想到了自己在二十一世紀電腦網路 看過的那些腦筋急轉彎,爭著道:“那我先出題。”老頑童雖然好玩,但並不十分聰明,他本來就出不出什幺好題目,一聽他說要出題自己來回答,自然是又連忙說:“好,好,你快出題。”
  楊逐宇這次勝卷在握,嬉笑道:“既然我們兩人是在打賭比賽,那我先給你出一道最簡單的比賽題目。記住喲,要短時間內快速回答對,時間想的太久了不算。”老頑童急道:“知道,知道,你快出題。”楊逐宇故意裝作思考了一會兒,道:“那你說說什幺比賽贏了的人什幺都沒有,而輸了的人卻每次都有獎品。”
  “打架!打架贏了什幺都沒有,輸了卻滿頭是包。”老頑童脫口就道。
  “錯!”楊逐宇急快的否定。
  老頑童只答錯一下,就慌了神,接下來也不去思考題目,就是飛快的亂答:
  “跑步!”
  “錯!”
  “跳高!”
  “錯!”
  “下棋!”
  “錯!”
  “吃飯!”
  “錯!”
  “拉屎!”
  “錯!”
  ………………
  楊逐宇見他越答越離譜,忍不住捧腹大笑,叫道:“時間到,時間到!”
  老頑童停止了飛快的搶答,撓了撓亂糟糟的頭髮,嘿嘿一傻笑:“小屁孩,那你說是什幺啊?”楊逐宇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罵道:“笨蛋,這還不簡單,劃拳喝酒呗!贏的沒獎品,輸的賞一杯嘛!”
  “哎呀!這幺簡單的答案,我怎幺就沒想到!”老頑童使勁的拍了一下腦袋,愁眉苦臉的大叫。
  楊逐宇見自己終于贏了一回,心想自己願望馬上就要實現了,心 早高興的炸開了花。他知道老頑童輸了是不會耍賴的,于是迫不及待道:“你輸了,你要教我一套武功。”老頑童願賭服輸,眨巴著眼睛道:“我不會你那些七八流以下的武功,就教你一套我全真教的七星劍法行不行?七星劍法是我老頑童周伯通的師兄王重陽所創出的最得意的劍法,當年專門遺留給全真弟子對付仇敵歐陽峰所用。”
  楊逐宇自然是求之不得,興奮道:“哈哈,王重陽的得意之作,當然行。學會之後,那還不夠我臭屁啊!”
  老頑童在樹下隨意揀了根樹枝,簡單介紹道:“七星劍法是從全真教的北鬥七星劍陣 所演變出來的,若修煉到最高境界,威力不遜色于當年楊過小子的玄鐵劍法。”然後提起樹枝飛快的揮舞了一次。片刻之間,舞完了以後,又連忙跑到楊逐宇身前,嬉笑道:“好了,好了,我教完了。來,我們繼續遊戲。”
  楊逐宇見他揮舞的速度急快無比,猶如流星閃電,驚破長空,自己除了看見一疊疊人影和樹枝掃起的雪花,其他根本就看不清楚。呆滯的搖了搖頭,苦惱道:“不會吧!這樣也算?看都沒有看清楚,難道這也算教完了。”其實老頑童一心只想玩兒,他哪裏有心思來慢慢教別人功夫,他以爲楊逐宇學自己的武功也象自己學他的“武功”一樣,隨便幾下子就敷衍了事了。
  老頑童用樹枝抓了抓癢,道:“當然完了啊,你教我的時候我就只看了這幺一小會兒時間。”
  “那……那不行,我的武功好學,你看一眼就會了,但你的武功太難……難學,必須得多教我幾次才行。我若沒學會,那可不算數。”楊逐宇爲了學到武功,只有又厚起臉皮。老頑童抓了抓頭髮,想想他說的似乎也有道理,便道:“那好,我再耍一次給你看。”說完之後,又飛快的舞起“劍”來。
  “慢點,慢點,你至少要我看清楚嘛!”楊逐宇焦急的大叫。
  老頑童停下來不耐煩的跺了垛腳,但自己願賭服輸又不能壞了規矩,于是只好耐著性子用最慢的速度耍了一次七星劍法。
  楊逐宇知道老頑童的脾氣是不可能會去慢慢教導自己的,心想只有趁著這個機會把他所使的一招一式死死記牢,自己以後再慢慢研究揣摩。幸好他頭腦聰明,七星劍法只有七七四十九式,並不算特別繁複複雜,老頑童只耍了一次,他竟然也勉強完整的硬記了下來。
  老頑童好不容易耐性耍完了劍招,樹枝一扔,叫道:“這次總可以了吧,來,我們再繼續來玩兒。”
  第16章 無法使用的劍招
  楊逐宇剛硬記下了七星劍法,見老頑童又在連連催促。心想自己若再和他玩樂的話,只怕不一會兒會忘了劍招。眼看天色有些微黑,裝做很疲倦的樣子,打了一個哈欠,苦笑了一下,皺著眉頭道:“我都陪你玩一天了,現在不玩了,我要去歇息!我們明天在玩。”
  老頑童見楊逐宇不肯和自己玩了,翹著嘴巴老大不高興,于是拉著他又纏又哄,想要他在陪自己多玩一會兒。楊逐宇爲了記好劍招,故意不去理會他,看到小鎮上只有一家簡陋的客棧,便直勁朝那 走去。老頑童這許多年來好不容易找到一個合自己胃口的玩伴,自然是捨不得離去,于是又翹著嘴巴一路上“嘀嘀咕咕”的跟隨著楊逐宇追去。
  到了客棧,楊逐宇正準備付錢住店,一摸口袋發現 面全是一些紙幣,頓時心中一片茫然:“這個時代好象還沒開始流行紙幣,這可糟糕!”才想起這個時代用的是黃金白銀,不由憂心感歎。老頑童見楊逐宇手伸在口袋 發愣,立馬眉開眼笑,湊在他耳邊嬉笑道:“小屁孩,我一看就知道你沒有帶銀子。嬉嬉,走,我們又去打劫去。”楊逐宇見他只想要自己陪他去玩,無奈道:“嘿,你怎幺知道我沒帶銀子?”老頑童得意道:“我老頑童以前住店忘了帶銀子的時候都是你這副摸樣。”說完之後也毫無害羞之色。
  “這個小鎮子上都是些窮人家,我們打劫也劫不到多少錢財!”楊逐宇自然不願意再陪他去胡鬧,嘿嘿一笑,故意激道:“老頑童,你也別取笑我了,我一看你這垮不拉即的窮酸樣子,就知道你也沒銀子。”
  “誰說我沒有銀子,哈哈,你恰恰看走眼了。”老頑童急忙從衣袋 摳出一錠銀兩,拿著在楊逐宇面前晃動,戲弄道:“你看,你看,這不是銀子是什幺?”楊逐宇陰陰一笑,見自己計謀又成功,叫道:“哇,你有銀子最好,我們住店你付錢。”老頑童一下子就把銀子揣進了衣袋,搖著頭截然道:“不付,不付,你不陪我去玩,我就是不付錢住店。”
  楊逐宇見他堅決不付,知道老頑童小孩子心性最受不的激,于是道:“老頑童,我們一起玩了這幺久,你說我們算不算是朋友。”老頑童點頭道:“近幾十年來,你是陪我玩的最開心的一個人,我們當然是朋友。”楊逐宇見把他繞進了自己的話***,正色道:“今天我沒有錢財住店,就好比落了難一樣。可你見朋友有難,卻不出手擔當,你也太不講義氣不夠朋友了。”
  老頑童急的雙腳亂跳,哇哇大叫道:“屁話,屁話,誰說我有難不當了,我老頑童最夠朋友了。”爲了證明自己夠朋友講義氣,伸手把銀兩拿出來,急忙跑到店老闆面前塞進他手 ,就好象這銀子如果不快點脫手,自己就會變成不仁不義的人一般。
  楊逐宇激將法成功,哈哈幾聲大笑,雙手負于背上悠然往樓上客房中走去。老頑童見他大笑,不知道自己其實又上了當,無頭無腦跟著傻笑幾聲,也連忙跟在他身後擠上樓去。
  *****
  進了0客房後,楊逐宇不管老頑童怎幺糾纏自己,他都完全不去理會。自己坐在窗邊慢慢回味老頑童所教他的七星劍法的招式,想要把它全部領會。而老頑童見他老是不理會自己,肚子 滿腹牢騷,在屋子 亂翻亂踢了一會兒後,始終覺得沒趣,便獨自兒躺在床上睜著眼生悶氣。
  如此過了兩個時辰,楊逐宇把一套七星劍法在腦中翻來覆去的記了十幾便,幾乎都可以倒背如流了。可想到紙上談兵,終是沒有什幺用處,于是在木窗子上抽出一根長兩尺的窗條來,在屋子中自行練習起來。
  七星劍法中的劍招要強記住雖然容易,但要真正能夠融會貫通、隨意出手使用和對敵,那又談何容易!楊逐宇沒有內力,而七星劍法乃上乘武學,全仗深厚的內力引導才能發揮出其中的威力,他雖然靠著自己的聰明能夠領悟出劍招 的一些訣竅,也想到該如何出劍試招,可當真想用手中“木劍”施展出來,卻完全不能辦到。無論他怎幺樣試練比畫,都是出手笨拙難看,不能發放自如。幾番試驗下來,累的滿頭大汗,可七星劍法七七四十九招中的一招他都無法使用。
  老頑童一個人翹著腿躺在床上生氣,但他畢竟是沉不住氣的小孩脾氣,看楊逐宇一人在屋子 舞來舞去始終不得訣竅,再也忍耐不住,幸災樂禍的喊到:“哈哈,小屁孩沒有頂點兒內力,也想施展七星劍法!好玩,真好玩,就你這樣子要是能施展出七星劍法的話,豈不氣歪了我師兄王重陽的鼻子和眼睛。”
  楊逐宇聽老頑童的嘲諷後恍然大悟,想到:“他說的不錯,傳說中的武林高手都必須先必備深厚的內力。就如以氣所激發出的六脈神劍、一陽指;還有以內勁所打出的降龍十八掌和蛤蟆功,全都一樣是這個道理。我此時一丁點兒內力也沒有,自然是無法使用這高深的武學。”想到這 ,忙滿臉推笑走到老頑童面前,巴結道:“老頑童,我知道你肯定會厲害的內功心法,教我一些好不好?”
  老頑童見楊逐宇終于肯過來找自己說話了,故意嘟起嘴,把頭轉向另一邊,生氣道:“你都不陪我玩,我就是不教你。”
  楊逐宇正想在開口求他,忽然心中一動:“要想從你老頑童身上學到東西,那還得靠自己的本事!”嘿嘿一笑,拍了拍手道:“好,不教就不教。我現在就陪你玩。仍然是老規矩,誰輸了就教對方一套武功。”
  “好,說完算數!”老頑童見他終于肯陪自己玩了,高興的大叫一聲,連忙把頭轉了回來,又問道:“我們現在玩什幺遊戲?”楊逐宇只想能夠快點贏他,讓他傳授自己內功心法,也不願意再去想那些費時費力的遊戲,大聲道:“現在天黑了,外面不方便,我們就繼續在屋子 玩腦筋急轉彎的遊戲。”老頑童憋了這兩個時辰,只要楊逐宇肯陪他玩他就高興,爽然答道:“好,我們就來腦筋急轉彎。小屁孩,還是你出題。”他知道自己也出不了什幺深奧的題目,一開始就甘願自己吃虧讓楊逐宇出題。
  楊逐宇陰險一笑,想到:“你這豈不是自找死路!”擡起一腳用力踏在板凳上,卷起衣袖,大叫道:“哈哈,你可要把腦子快快給我清理乾淨了,我可要出題了呀!”
  第17章 先天功VS九陰真經
  “哈哈,我這個腦筋急轉彎就是:一座橋載重量是150斤,只要在多半斤的話,橋就會負重不起坍塌下來。但有一個140斤重的人,拿著兩個10斤重的鐵球從橋上走了過去,可橋卻沒有坍塌也絲毫沒有出現意外。嬉嬉,請問是什幺原因?”楊逐宇腦袋一轉,題目便脫口而出。
  “140斤加兩個10斤那就等于160斤,橋既然只能載重150斤,那怎幺可能過得去!”老頑童一臉茫然,大是感到困惑。
  楊逐宇知道他回答不上來,嬉笑道:“老頑童,你快說呀。腦筋急轉彎呢,可不能拖延時間。”老頑童兩條眉毛緊緊皺在一起,猶豫道:“難到是那個人運氣好,橋恰恰沒有斷?”
  “我靠,你這也叫答案!”楊逐宇幾乎噴血,直連催促:“快回答,快回答,是我問你又不是你問我,要是回答不上,你就直接認輸好了。”
  老頑童最怕催促,有人一催他腦子就慌了,急道:“球掉了一個!”
  “錯!”楊逐宇斬釘截鐵道。
  “那球是假的,其實沒有十斤!”
  “錯,球不多不少正是十斤!”
  ……
  老頑童連猜了七八個答案,都被楊逐宇一口否定,苦著臉,實在是回答不上來,但又很是想知道答案,認輸道:“小屁孩,那你說說是什幺答案?”楊逐宇哈哈一笑,見自己又要心想事成了,拍了拍手道:“笨蛋,笨蛋!我可是出的最簡單的題目,你竟然都回答不上來!嘿嘿,實話告訴你吧,因爲那個人是用手一左一右把球顛著走。哈哈,哈哈……”
  “哎呀,果真是個簡單的題目,怎幺我又沒有想到。可惜,可惜。”老頑童大是歎氣,沮喪無比。
  楊逐宇可不管他心情沮喪,心急火燎道:“你輸了,快,我要學一套內功,你教我。”老頑童他只顧著好玩,沒有想過楊逐宇是有意在騙自己身上的武學,于是哭喪著臉,願賭服輸道:“好,我就教你一套先天功吧。這也是我師兄王重陽自創的一套內功心法,他以這套心法創建全真教,曾經風靡一時,可以說是傲視整個武林。咳,一直到九陰真經問世江湖的時候,才能和他的先天功一比高下。”
  楊逐宇心中一陣激動,又好奇道:“那到底是先天功厲害,還是九陰真經厲害?”老頑童臉色微微一紅,不好意思道:“嘿嘿,嘿嘿,若按照平常人來說,自然是九陰真經要厲害那幺一丁點兒。不過先天功是玄門正宗神功,講究長期修煉,慢慢把體內氣息化成自身內力,修煉的時間越長會聚的內力就越多,也就會功力越深,直到最後能達到五花聚頂,超越凡俗、氣嘯山河的境界;九陰真經卻不同,它是一門級爲怪異的高深內功心法,主要是把外界氣息直接吸收于體內,快速形成一股堅無不摧的力量,能夠短時間讓人內力飙升……”
  “你說了也沒說有明白!”楊逐宇聽的滿頭霧水。
  老頑童說到最後自己也是搞糊塗了,使勁搖了搖頭,又道:“說簡單點,先天功是玄門正中內功,而九陰真經是一門難分正邪的奇功。若短時間修煉,那九陰真經定然厲害一些。要是兩門武學同時修煉,過了五十年後,那肯定是先天功要更純正強大一些。”頓了頓,道:“就好比郭靖黃蓉,他們兩人的武功原來比老毒物歐陽峰要差上十萬八千裏,但是他們只學了一年多的九陰真經,結果就和老毒物能打成平手了。”
  “哦,原來這樣!”楊逐宇頓時也明白了過來,忽然想到郭靖、黃蓉、歐陽峰這些人都已經去世進百年了,看著眼前這個幾乎長生不老的人,問道:“老頑童,那你會不會九陰真經?”老頑童得意道:“我當然會!”楊逐宇又道:“那你現在覺得是九陰真經厲害,還是先天功要更厲害一些?”老頑童呵呵笑道:“100歲以前我覺得九陰真經要厲害一些,但到了100多歲以後,我才越來越發覺先天功的威力慢慢就超過九陰真經了。”
  聽了老頑童的解答以後,楊逐宇心中又開始尋思:“***,我可等不起100年!我現在是急于求成,需要短時間內學得一身高強的武功,看來還是九陰真經好。”于是嘿嘿一笑,鬧道:“那我不學先天功,我學九陰真經算了。”
  老頑童其實無所謂,正準備一口答應,又好象忽然想到了什幺,忙搖頭道:“那可不行,我們已經說好了的,輸一次只能教一門武學,我既然說了要教你先天功那就只能教你先天功,怎幺可以壞了遊戲的規矩!”
  楊逐宇頓時頭腦清靈,暗道:“哈哈,我都忘了是在和老頑童遊戲,他記得倒是清楚!”想到“遊戲”二字,心中又升起邪念:“還是多多益善好,我不如再贏你一次,讓你把九陰真經和先天功一起全都傳授給我。”想到這 ,高興得大拍了一下桌子,道:“老頑童,這次先記著好不好,我們在來比過。要是我輸了,我就不要你教我先天功了,要是我一不小心又贏了,那就的一次性教我先天功加九陰真經這兩門內功心法。”
  老頑童一聽又要玩遊戲,也顧不得是輸是贏,一口就答應了下來。
  楊逐宇知道老頑童不會出題,于是老大不客氣的道:“聽好啦,老頑童,我又要出題目咯。”老頑童害怕又輸,連忙聚精會神的瞪著楊逐宇,心 直是暗暗禱告,希望他能出一個恰恰自己回答得出來的題目,也好讓自己能夠贏一回。楊逐宇喋喋一笑,心想:“你瞪著我也沒用,我出的題目你肯定回答不上來。”
  “蠍子和螃蟹一起玩劃拳的遊戲,結果他們從早上劃到下午,又從下午劃到晚上,但是始終分不出勝負,你說說這是爲什幺?”楊逐宇腦瓜一轉,一個惡作劇又脫口而來。
  “不會吧,一整天都沒有分出勝負!”老頑童思想單純,不會拐彎抹角想問題,這個腦筋急轉彎又把他搞的一頭霧水。想了好久才找到一個自己最滿意的答案,道:“是不是它們之前商量好了,故意要劃成平手?”說玩之後自己都覺得相信不過自己,一臉膽怯的等待楊逐宇的回應。
  楊逐宇沒想到自己遇見的老頭竟然如此單純,思考問題簡直就和十歲小孩一樣簡單,捧腹大笑道:“錯!”
  老頑童見自己好不容易想出來的答案又被否定了,滿臉失望的神情,怏怏問道:“那你說答案是什幺?”楊逐宇見他口氣已經是認輸了,仍然忍俊不住大笑,一邊笑一邊說道:“其實很簡單,因爲蠍子和螃蟹都只會出‘剪子’,所以無論怎幺樣劃他們都是一個平手。哈哈,哈哈……”
  “我怎幺就沒有想到!真是笨蛋!”答案一出,老頑童先是氣憤的打了自己一個耳光,之後越想越覺得苦笑不得,又連連打了自己幾個耳光。
  第18章 先天功VS九陰真經(2)
  楊逐宇見老頑童輸的可憐,有些不大忍心,但一想到自己要想學到好的武學就必須要忍下心來才可以,于是便又硬起了心腸。
  老頑童又連輸兩次以後,生氣的從懷 掏出兩本泛黃的牛皮書籍,用力扔在桌子上,嚷嚷道:“今天不玩了,明天在玩。老頑童頭疼,要去睡覺了。哼,真是不夠意思,也不出一個稍微簡單的題目,每次都讓我輸。”然後果真走到床邊直挺挺的躺上了床,又抓來被子蒙在頭上,一個人呼呼生氣睡覺。
  楊逐宇無奈的搖頭笑了笑,從桌子上拿起兩本牛皮做的書籍,只見第一本寫著“先天功”叁個黑黝黝的字,而第二本寫著“九陰真經”四字草體字。看到兩本絕世無雙的內功心法同時捧在自己手 ,猶如喜從天降,心情激動可以說是無與倫比。想到只要修煉成了這上面的武學,當今世上除了九陽神功和乾坤大挪移能一抗高低之外,可以說能夠天下無敵,忍不住就興奮的又跳又叫起來。
  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激動的情緒,見老頑童這次果然呼呼大睡再也不和自己玩了,心想他不來打擾自己那是再好不過,先把先天功秘笈放入懷內,再翻開九陰真經認真解讀起來。
  看了半刻,才知道九陰真經原來記載頗爲廣泛。那九陰真經原本分爲上下兩冊,之後被老頑童周伯通抄譯成了一本,但其中的上下兩冊仍然分得清清楚楚。上冊主要是記載的是初期修煉內功方法,而下冊就十分繁雜,除了更奧妙的內功心法以外,還波及許多高深詭異的武學,還有毒治傷和培元歸本的法門,甚至連催魂迷心的古怪功夫都有所記載。楊逐宇見秘笈上所記載的東西博大精深,只讓自己看的眼花缭亂,一時半刻根本無法全部理解,心想萬事都得循序漸進不能太過急噪,若想蓋空中樓閣,那自是不可能辦到的事情。
  想通以後,仔細認真的看了一次上冊的內功入門心法,“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是故虛勝實,不足勝有余……”讀到後來經中所述句句含義深奧,字字蘊蓄玄機。花了好長時間才慢慢一字一句的理解,覺得熟透于心後,便在屋 迫不及待的找了一塊稍微寬敞的空間,坐在地上按照經書上所記載的修煉。
  楊逐宇按照經書上所記載的運功煉氣方法,在體內運行了叁次,就隱隱覺得自己丹田之下似乎有一股微弱的熱氣。心中一喜,想到:“難道這就是老頑童所說的內力。”心思一分神,忽然覺得丹田之氣頓時無影無蹤。微微一愣,忙又排除心中雜念,全心投入運氣的法門之中。果然不出半刻,又覺得丹田冒出一股淡淡的氣流來。
  如此練習了十幾次,楊逐宇又看了九陰真經上的注解,試著慢慢控制那丹田的氣流。又過了不知道多長時間,自己竟然能夠把丹田的小股氣流漸漸凝固起來,就算微微分神,竟也不會散去。不由心中猜測:“自己若是在平時自由亂動的情況之下,不知道能不能隨意會聚起丹田的氣流。”于是“忽”的從地上站起來,故意在屋子 來回跳動了一陣,然後又按照真經記載的提氣方法一運功,驟然間那股氣流又就回到了丹田。
  如此一來,心中大喜,想到:“看來九陰真經的入門心法我已經小有領悟了!”這時候又不禁想起懷 的另一本武學秘笈,好奇那先天功中記載的修煉法門又是怎樣,于是從懷 拿出秘笈,放在桌子上觀看。只見先天功和九陰真經大是不同,修煉的路徑方法也全然不一樣,先天功 面記載的文字絲毫不繁雜,全部是單一呼吸運氣之法、靜坐斂慮之術。
  楊逐宇見先天功的入門心法竟是教人如何呼吸、坐下、行路、睡覺,第一句寫的就是:“坐定之前,必須腦中空明澄澈,沒一絲思慮。思定則情忘,體虛則氣運,心死則神活,陽盛則陰消。然後斂身立坐,鼻息綿綿,魂不內蕩,神不外遊……”微微一驚,依書上所言試行,起初思潮起伏,難以歸攝,但又依著那書中記載的緩吐深納的呼吸方法做去,良久良久,才漸感心定,丹田中卻有一股氣漸漸暖將上來。這般靜臥了一個時辰,楊逐宇忽然站起身來,只覺得心中一片爽然,頭腦也是比原來大爲清新。
  偶然一看窗外,見天色微白,已經是早晨時分,原來自己一時沉迷于兩大神功,一晃竟過了一夜。使勁搖了搖頭,並不覺得有絲毫疲倦之意,還以爲自己是一時興奮所致,其實不知道是自己修煉了先天功後,有養精蓄銳的作用。
  楊逐宇連續修煉了兩門神功的入門心法,只覺得體內丹田的那股氣流又微微增加了一些,忽然想起老頑童說過九陰真經略帶邪氣,易短期速成,修煉到最高境界可以丹田發勁,無堅不破,銅牆鐵壁,如穿腐土。而先天功是玄門正宗內功,修煉起來內力提升速度卻不如九陰真經,但它的潛力卻是永無止境不能形容。就是說只要學會了此功,睡覺、走路、呼吸,隨時隨地都是在修煉,也就是說內力每天都會慢慢增多。楊逐宇想到這 ,又想到:“嘿嘿,自己如果同時修煉九陰真經和先天功這兩門神功,那則是正邪相融,快慢互補,想必一定夠能更快的增加自己的內力。”
  “呵……”
  正在這個時候,只聽老頑童打了一個長長哈欠,然後縱然從床上立起。嬉嬉笑道:“這覺睡的真好,睡夢中閻王派黑白無常來抓我去陰間,結果我和兩個無常小鬼打了一架,又和閻王狠狠的打了一架,哈哈,他們都打不過我,結果又放我回來了!”他一覺醒來,早忘記了昨天的不快,瞪著小眼睛看了看楊逐宇,又繼續嬉笑道:“可惜啊,有個小屁孩一夜沒睡。可憐,可憐!”
  楊逐宇微微一驚,道:“你睡的這幺死,怎幺知道我一夜未睡?”老頑童眨巴著眼睛,無奈道:“我也沒有辦法,反正我睡著之後身子幾丈之內的動靜我全部都清楚的很。”原來他內力深高莫測,達到了睡夢中頭腦也是和醒著一樣。
  老頑童見楊逐宇雖然整夜沒有睡,但臉上並無倦意,反而容光煥發,驚道:“小屁孩,不錯啊,你一夜之間竟然能同時學會九陰真經和先天功!厲害,厲害,資質可以說能和當年的黃蓉、楊過一比高下。”
  第19章 多多益善
  楊逐宇見老頑童稱讚自己資質很高,心中很是得意,不過又有些好奇,問道:“你怎幺知道我一夜間同時修煉了九陰真經和先天功兩門神功?”老頑童道:“這有何難看出,我見你眉宇之間隱隱含有一股凝氣,便知不可能是一門內功可以凝聚而成,就證明你體內有兩股不同的內力交融在一起,也知道了你同時修煉了那兩門功夫。”他說完之後自然是又想到了要和楊逐宇一起玩耍,拉起他的手臂道:“功夫的事情我們先不去管它了,來,來,來,咱們繼續玩兒。”
  楊逐宇此刻神功剛剛起步,那有心情和他玩耍,推辭道:“我要繼續修煉九陰真經和先天功,現在不和你玩。”老頑童見他拒絕自己,生氣道:“大清晨的,一個人練功有什幺好玩,你不陪我玩我就生氣啦!”楊逐宇淡淡一笑,知道老頑童的孩子脾氣,才不管他生氣不生氣,又端坐于地上準備在練習一次九陰真經。
  “哇,哇,小屁孩,你真的不陪我玩了?”老頑童氣得哇哇大叫,搔耳抓頭又沒有辦法。在屋中心浮氣躁的來回走了幾轉,想起楊逐宇同時修煉先天功和九陰真經,忽然心中一動,似乎想到了一個壞注意,哈哈大笑道:“小屁孩,起來,起來,就你現在這丁點內力,練來練去也沒有什幺屁用,沒有叁年五載,充其量也只是個叁流角色。你若陪我玩的話,又能夠贏了我的話,我教你一樣更厲害的武功,保證讓你的本事即時就可以提高一倍。”
  楊逐宇也知道九陰真經雖然可以速成,但至少也得要幾年時間才能夠小有成就,聽老頑童說有這等好的功夫,心中大是一動,立即站起身來嬉笑道:“那有這幺厲害的功夫,你騙我吧?”老頑童假意怒道:“我怎幺騙你了,我就自創了一套左右互搏之術,只要學會之後,能夠讓人的武功立時增加一倍。”心中卻想:“嬉嬉,我這左右互博術只有笨人才能學會,越是聰明的人就越是學不會。我不過是要騙你陪我玩罷了,你這幺聰明,就算教給了你你也學不會。”
  可楊逐宇心中所想又豈非他想的那樣簡單,他的想法可以說是更毒100倍,他忽然想到:“若按照輩分來計算,這老頑童在武林中只怕是最高最高了,就連泰山北鬥張叁豐也要比他矮了幾輩。他胸中所包攬的武學可以說天下無人能及,就仿佛是一個武學聚寶盆一樣,身上不知道裝有多少絕世神功,只要學會其中一門就可縱橫江湖。嘿嘿,既然如此,我爲何不狠心一點,把他這個聚寶盆全部挖空,全部聚集在自己身上!”想到此處,也哈哈大笑,道:“哈哈,好,一言爲定!我現在就陪你玩。”
  老頑童以爲他中自己的計了,高興的歡跳雀躍。昨天連輸幾次後,心中很不服氣,于是主動要找楊逐宇玩腦筋急轉彎的遊戲。楊逐宇一陣大喜,心想他這豈不是自找死路,“來,我們玩遊戲,腦筋急轉彎就腦筋急轉彎!”心中邪念重重,想要把老頑童詐得油幹水枯。不過老頑童倒不在乎自己心中的武學會落到別家,總之只要有人能陪得他高興就行。
  如此一來,兩人一人願打一人願挨,接下來的時間 ,楊逐宇一連陪著老頑童玩了叁天叁夜。楊逐宇出的腦筋急轉彎都是些希奇古怪的問題,比如說:“把火熄滅最快的方法是什幺?”而答案就是在“火”字上面加一橫。還比如說:“秦始皇爲什幺要帶那幺多兵馬俑到陰間去陪葬。”而答案卻是:“他要去陰間兵變”這一類的題目。而老頑童思想單純,恰恰腦袋瓜子不會轉彎,所以他自然是自找沒趣百戰百敗,而楊逐宇卻是百戰不殆。
  老頑童耐性不好,每次輸了以後傳授楊逐宇功夫的時候都是敷衍了事,往往都只試耍一次,最多也就試耍兩次。若再要他多練幾次,他就會抓頭搔耳,雙腳亂跳,哇哇大叫。幸得楊逐宇記憶力極強,雖然許多地方都不能及時理解,但卻能把老頑童傳授給他的每一套功夫都死死記牢在腦中,心想以後有了時間再來慢慢鑽研。
  就這樣叁天下來,果真讓楊逐宇心嘗所願。老頑童每輸一次就教他一門武功,結果從他最厲害的左右互搏術,到他最得意的空明拳,再到上乘的全真劍法,最後連一些雜七雜八的普通拳法、劍譜、掌法,等等都一股腦兒的全部輸給了楊逐宇。
  老頑童傳授的武學,無論是深奧難懂的或者是簡單易學的,楊逐宇記熟之後再抽出時間摸索一番,往往大多都能領會出十之七八,可惟獨那左右互博術,就簡單的“左手畫方,又手畫圓”八個字,他卻無論如何都做不到。連續試了幾十次,總是無法心靜如一,心想這種功夫也只有老頑童那種全無心機、心無雜念的人能夠學會了!到後來實在沒有辦法,也只好棄之不學了。
  叁天下來,楊逐宇見老頑童輸的實在慘不忍矚,看他委頓的坐在地上,臉如死灰,似乎輸的難以動彈一般,自己心中高興之余,也微微有些不忍。那老頑童也確實可憐,一身武學可謂是被詐得精光,此刻就好象腦力思考過度一般,連連只喊“頭疼”,最後躺在床上呼呼大睡,也一連兩天再也不和楊逐宇玩了。
  在老頑童呼呼大睡的兩天 ,楊逐宇又趁此機會努力修煉九陰真經和先天功,但畢竟區區兩天,時間太短,丹田 的那股氣流除了更能夠控制自如之外,卻並沒有增加多少。在拳法招式方面,楊逐宇心中記的實在太多,一時間根本無法去一一練習,于是他便把一些雜七雜八或者並不特別的武學全都放在一邊不去理會,而是著重練習七星劍法和空明拳。
  楊逐宇自從體內有了內力之後,再練習那七星劍法果然也順暢的多了,七七四十九式依序施展出來,竟然並不費多大力氣。只不過他施展出來的時候要是和老頑童施展時相比,那威力卻是天差地別了!也就是這個時候,楊逐宇才漸漸發現七星劍法其實每一招一式都奧妙無窮、隱藏無數殺機。空明拳和七星劍法又有所不同,它共分爲六十二式,完全都是以氣禦拳,只要內力越高拳法威力就越大。
  第20章 玩死老頑童
  老頑童連續睡了兩日,醒來的時候神情仍然有些委頓,只是臉上又恢複了嘻嘻哈哈的笑容,他見楊逐宇仍舊在苦練武功,便又嬉皮笑臉的去纏他,想要他在和自己玩。
  楊逐宇見他又來找自己玩,想到他無緣無故把一身武學全部傳授給了自己,而且並沒有絲毫後悔之態,如此以來,自己反而忽然覺得很是過意不去,于是停下手腳不在修煉,心想老頑童既然愛玩,自己現在就好好陪他玩玩兒,也好逗他開心。靈機一動,想到了一個自己覺得最好玩最噁心的腦筋及轉彎,便笑道:“老頑童,我現在又給你出一個腦筋急轉彎,不過這次我也不催促你快快回答,你可以無限制的慢慢想,直到你想出來爲止。”
  老頑童一聽楊逐宇又要給他出題目,忙又打起精神,道:“那好,要是你不在旁邊直連催促我,又有足夠的時間,我一定能夠猜的出來。”楊逐宇既然不贏他的武學了,也不在乎他能不能回答對了,只是一心想逗他開心,笑道:“那好,我現在就把題目給你。”
  “有一對青年情侶到一家客棧住宿,他們剛進去的時候都是身體健康完好,但過了一夜以後,這兩人卻都出了毛病。那女的不知爲何全身虛脫,連走路的力氣也沒有了;而男的卻腹部腫脹,嚴重消化不良。你說說這是什幺原因?”楊逐宇出完題目之後,也覺得答案實在太難,呵呵一笑,想到:“等老頑童回答不上來認輸的時候,我把答案告訴他,一定可以逗得他哈哈大笑。”
  老頑童垂著頭冥思苦想了好久,猶豫道:“難道是他們住了黑店,晚上被人下毒暗算了?”楊逐宇搖頭苦笑,暗道:“這老頑童和我玩了這幺久腦筋急轉彎了,但他的腦袋卻還是一點也不知道轉彎!”
  老頑童見回答錯了,輕輕歎了一聲,又沉思了半個時辰,答道:“難道這對男女原本就是仇家,他們晚上相互暗算,所以才都受了傷?”楊逐宇都等得有些困意了,沒想到等來的卻是如此幼稚的答案,無奈的搖了搖頭,提醒道:“老頑童,既然是腦筋急轉彎,那你就拐彎抹角、天馬行空的亂想嘛!不要老是說那些任何人都想的出來,一點創意都沒有的答案。”老頑童知道又答錯了,哭喪道:“可我的腦袋怎幺轉彎也想不出你說的那些俏皮的答案來。”但又不氣不餒,埋頭苦苦思索起來。
  楊逐宇見他又陷入沉思,自己一個人坐著也是無趣,于是又練習了一次九陰真經和先天功。練完之後,見他一對眉毛緊緊鎖在一起,原本光滑的臉竟似乎也多了許多皺折,還怏怏無神的在思考。忽然打了長長的哈欠,一陣困意湧上心頭,才想到自己已經有幾天幾夜沒有休息了,便躺在老頑童身邊睡去……
  ****
  楊逐宇一睡就是一整天,醒來擡頭一看,不禁大驚失色,嚇的幾乎大喊了出來。原來身旁的老頑童竟然還怔怔的坐在地上冥思苦想,不同的是,他滿頭銀髮盡須脫落,飄在地上身上到處都是,一張原本紅光滿面的臉也步滿皺紋,就象驟然間又老了100歲一般,他原來的一對小眼睛本是神彩奕奕,可現在卻是空洞無神毫無生機。
  “老頑童,你……你怎幺變……變成了這個樣……樣子?”
  老頑童無力的擡起頭,好象並不在意自己的變化,而是微微苦澀一笑,沮喪道:“小屁孩,你這個題目太難了,我苦苦想了一天一夜,卻始終是想不透答案。一時苦惱,竟然把自己的頭髮都全部想掉了。”
  原來老頑童之所以能活到200對歲,除了因爲他內力深厚能夠比平常人更能延長壽命之外,但最主要的原因是因爲他頭腦清澈空明,從來不去想一些繁複惱心的事情,又加上每天嘻嘻哈哈、無憂無慮,生活得沒有絲毫壓力,所以壽命便一延在延,達到了人們幾乎不可想像的地步。而最近幾天和楊逐宇玩遊戲,每一次都要冥思苦想,傷透腦筋,幾日下來直把腦力都耗的幾乎枯竭了。他能活到200多歲全靠頭腦沒有壓力,如此一來,自然是承受不住,一夜苦思,耗盡精力,氣衰力竭,想掉了滿頭白髮,也起了滿臉皺紋。
  楊逐宇沒想到自己本來想逗他一樂,卻反過來害得他這幺慘,心中一疼,再也不願意讓他苦苦思索,小聲道:“老頑童,你快別想了,我現在把答案告訴你就是!”原本自己覺得特別好笑的笑話,但此刻覺得一點也讓自己笑不起來了。
  老頑童此時已經十分委靡,黯然愁道:“你告訴我答案了,那我便是又輸了,我現在已經沒有什幺武功可以教給你了,那可怎幺辦?”楊逐宇忙道:“我不要你教我武功就是。”不願意在看他發愁,急忙講出答案:“其實那對情侶是晚上性欲大發,那男子爲女子KG了整整一夜,結果女的一直流到全身虛脫,無力走路,而男的就一直吃到消化不良,腹部腫脹。”他以前每次說這個笑話的時候都會自己先哈哈大笑,可今天坐在老頑童面前卻是一絲笑容也擠不出來。
  老頑童雖然已經幾乎氣衰力竭,仍忍不住好奇,打起精神問道:“KG!什幺意思?”楊逐宇勉強一笑,又仔細把這個二十一世紀的名詞講解給了老頑童。
  老頑童聽完之後臉色一陣古怪,似乎酸甜苦辣全部湧上心頭,然後一陣竭力哈哈大笑,斷斷續續道:“好你個小屁孩,有著等好玩的笑話你竟然不早給我說。哈哈,哈哈……”楊逐宇心中一酸,扶住老頑童道:“你先歇歇吧,我肚子 的笑話還多著呢,等你休息好了我們再也不出腦筋急轉彎了,我一個一個全部免費慢慢講給你聽。”老頑童搖了搖頭道:“我老頑童玩了一輩子的遊戲,從來不作弊耍賴,今天又怎幺可以壞了規矩。”頓了頓,又道:“我活了200多歲,今天才真正感覺有些累了。在我200多歲的時候,還能遇見你這個小屁孩陪我玩,我真的很高興了。咳,咳,既然我沒什幺武功在輸給你了,那我就把身上這剩下的內力全部給你吧。”
  “那怎幺可以!你老人家辛辛苦苦籌集這幺多年的內力,怎幺可以隨隨便便就給了我。”楊逐宇心中一震,失聲叫道。但話剛說完,只覺得背上一麻,竟然老頑童點了穴道,再也不能動彈。
  老頑童淩空飛起,忽然頭上腳下,把自己鬚髮落盡的頭頂正對在楊逐宇的頭頂之上,全身內力源源不斷的輸送進他的體內。楊逐宇此刻心中混亂一片,想要拒絕也無能爲力,只感覺一湧一湧的內力無至盡的灌入自己體內,並且內體如烈火焚燒一般難受,張口發出一聲長長的嘯聲之後,頓時昏迷了過去。
  半個時辰之後,老頑童也油盡燈枯,轟然倒在地上,露出最後一絲微笑:“我老頑童玩了200多年,最後把命都完掉了,也真是值得了!”

精品2020天天弄夜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