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2022-08-31发布:

墨剑

精彩内容:

第一章 紛亂起

    「巨子!」偌大的屋內只有寥寥幾人,聲音在這安靜的環境中倒顯得有些突
兀了。

    「最近各界可有動作?」被稱爲巨子的人正用手擦拭著銅鏡,「茫天,你先
說。」

    「羽族這些年來有無數貴族請羽王,特別是上任羽王賓天之後,在衆多壓力
之下想必新任羽王恐怕不得不舉行升日。」

    「羽族野心不小,但可惜的是這份野心總是會讓他們自斷手腳,妖蟲之禍還
沒讓他們吸取教訓嗎。」巨子出聲說道,「羽族就像是渴望力量的蜉蝣,在名爲
長生的道路上跌到頭破血流也不會放棄他們愚蠢的想法。」

    死,有什麽可怕的呢?

    「二弟到你了。」剛發完言的祈茫天道。

    「海界準備從昔日缺口再次打入杭州,其現海王勇猛無畏,意圖擴展疆土,
自撥出海界神器之後海王一直對杭州虎視眈眈,現在封印也再次出現碎口,如此
天時地利海王不可能沒有動作。」

    巨子道「海界之事不必著急,雖然杭州號稱盡蛇之地,但在其西湖中有最大
的一只蛇,並且佛門早已派出歸元尊前去修補。」

    一向寡言的老二此時卻別有興致道「我聽說此妖與歸元尊之間有某種聯系。」

    巨子斜眼看了下老二道「前世輪回因果罷了,從來對俗世漠不關心的你今天
又爲何如此失態呢?」

    銳利的眼光仿佛要刺穿老二。

    「巨子何出此言?」老二面不改色直視巨子。

    「罷了,不說就不說吧。」巨子擺手,示意下一位上來繼續。

    老二告退,老叁繼上。

    「中原看似已決出霸主,實際暗潮湧動,大幽王朝不過兩百年,根基尚淺,
前朝余孽未盡,朝中權臣勢重,新皇雖誌氣沖天,然要破此局必定要借助外力。」
老叁頓了頓,「而海王與苗王則是最好的選擇,雖要引狼入室,但亦是養龍之局,
若是事成,那麽大幽王朝將以無可匹敵的力量橫掃寰宇。」

    養龍池,育真龍!

    巨子道「不差,不過若是不做此事,那麽不經數年大幽王朝也會破滅,這也
是無奈之舉。」

    「靈界並無異常。」

    「恩,靈界從以往便自在于世外。」

    「苗疆早已磨刀霍霍,在苗疆領土無時無刻都有著軍隊的嘶吼聲,想來要不
了多久便會發起進攻。」

    「此事不足爲道,重要的是在苗疆深處藏匿多年的那個人。」

    「並無此人消息。」

    「可惜。」

    「妖界亦如靈界,並沒有什麽波瀾。」

    「哦?」

    「那麽現在就得看被稱爲玉王的楊天生了。」

    大幽王朝玉王,同禦兵有道亦玉樹臨風,而今年歲以高不複以往面容,卻也
是劍眉星眸剛氣十足。

    楊天生看著斥候所帶回的情報,手挼胡須道「苗疆毫無遮掩之意的練兵,這
是不把我楊天生放在眼裏嗎?」輕拍桌椅,「自尋死路矣。」

    麾下衆人皆點頭稱是。

    不是楊天生等人傲慢自大,而是實打實的功勛讓他們自信勃發,自楊天生受
命以來禦敵無數,邊疆百姓也難等享受了幾十年的安逸生活,麾下鐵騎名爲「無
敵」,亦是無敵之師,所著裝備皆是精鐵打造,重達百斤,若是修爲不達血肉境,
無法穿戴裝備橫行于戰場之上。

    無敵鐵騎,個個身經百戰,是老兵中的老兵,無論刀槍劍還是弓弩筒皆耍的
有模有樣,可謂是百戰將士,被譽爲叁大精兵之首!

    既有鐵騎那麽自然也有弩兵,叁大精兵其二便是以弓箭手組建的「行風」,
百步穿楊無疑是對行風的最佳褒揚,在戰場之上未見其人便已經死傷殆盡,行風
所著弩箭以精鐵與虎筋作弓,名爲虎筋弦弓,相傳呂布轅門射戟便是以如此弓箭
輕易射出百步開外,如此恐怖的戰力自然讓行風在戰場上所向披靡,配合鐵騎與
士卒不僅在最大程度上讓死傷減少,更是讓敵方不戰自怯。

    叁大精兵其叁是以步兵與盾兵組建的「禦守」,短兵相接必有血戰,禦守擅
長頂盾前進,配以兩盾之間所出空隙攻擊,若是其他軍隊則會因爲對方騎兵踐踏
而潰敗,但禦守之中人人都是精兵悍將,修爲與行風一般皆是煉體境,從而讓禦
守有著遠超其他軍隊的陣型。

    鎖疆關就如同一巨鎖,牢牢地鎖在敵人心上,不可妄想,不可妄動。

    「傳令下去,再探!」楊天生喝一口茶再道,「務必將其軍配置、將領打探
清楚。」

    「是!」

    知己知彼方百戰百勝,這是楊天生信奉的,所以即便他如此自信,如此的戰
績斐然,也會謹慎地將敵人摸查清楚。

    苗疆如此大張旗鼓,定有不同尋常之處。

    楊天生走出大廳,看著遠方苗疆處道「哎,好幾年沒回去了,也不知幽兒如
何了。」

    說來有些有趣,楊夫人爲他生了叁次,可前兩次卻盡是女孩,直到第叁次才
是男孩,被楊天生取名爲楊九幽,意爲守幽萬世,卻不想楊九幽自小體弱多病,
實在讓楊天生感歎命運的多變。

    而最近又傳來書信說楊九幽生病臥床不起,這不由讓楊天生在心中默默祈禱。

    邊疆大雪飄揚在這片大地上,而在鎖疆關百裏之外,被銀雪覆蓋著的大山上,
一黑影在默默地看著楊天生。

    「楊天生。」黑影淡淡說道,手中玩弄著被控制在手心的雪花,「這步棋,
你走的了嗎?」說完漸漸從雪中隱去,仿佛從來沒人來過一般,雪中也沒有腳印,
著實讓人心中一寒。

    邊疆的村落中,有些許談論聲,他們說著關于大幽與苗疆的傳說。

    「聽說又有人被朝廷的人逼迫的只能逃亡苗疆,哎這些朝廷人就如同催命鬼,
對他們有用就往死裏招待,對他們沒用就往死裏逼。」

    「可不是嗎?俺看啊這些朝廷裏的大臣就像腦子被錘子敲爛的爛貨,蠢的連
俺家狗都不如。」

    「哎?你們之前不是說苗疆有個人一夜之間滅了一族嗎?具體在講講呗。」

    「這你都信?世上真的有人能一夜之間悄無聲息地滅亡一族嗎?怕不是只有
天上仙人才行吧。」

    「恩,這倒也是。」

    大幽王都長安城。

    「可憐啊!」

    「誰說不是呢?趙二郎如此對朝廷忠心,竟然被那些貪官汙吏誣陷到如此境
界,實在是慘啊。」

    「就是不知道逃到哪了?」

    「嗯嗯嗯!」

    幾聲提醒,讓細語討論的衆奴僕趕緊回到了自己的崗位。

    白玉欄桿上,一雙纖細手掌輕放其上,而其人眉清目朗,兩眼掃視著在慌忙
工作的衆人笑道「好啊!你們這些偷懶精,竟然這麽有閑情雅致,不妨在多聊上
幾句呗。」

    「二小姐,可別埋汰他們了,他們知錯了。」閑聊的人還沒開口,倒是伺候
著二小姐楊依雪的侍女先開口。

    饒有興趣地打量侍女,楊依雪道「怎麽?這麽心疼他們?裏面不會有你的情
郎吧。」

    面對咄咄逼人的楊依雪,侍女羞紅了臉,輕輕地拉了下楊依雪的衣袖道「二
小姐,奴婢知道錯了,別再說了。」

    「好啊,沒想到真有人把我家思怡給勾走了!我倒要看看是誰。」說完,楊
依雪打量起衆人來。

    完全沒想到楊依雪是詐自己的思怡頓時急的說不出話,兩手不安的攪在一起。

    「好啦~ 」楊依雪捧住思怡的臉蛋,順帶揉捏著道「逗你玩呢,再說我也沒
不準你找伴啊,怎麽跟兔子跳墻啊,這麽急?」

    「二小姐~ 」思怡道「夫人還等著你呢!」

    「好了,不逗你玩了,走吧。」

    享受完一天好心情的楊依雪帶著思怡走向主屋。

    「幽兒啊,你可知錯?」藍坲衣看著低頭的楊九幽批評著。

    楊九幽小聲道「娘,我…我覺得我沒錯…」

    「你!」藍坲衣被楊九幽氣到,忍不住一巴掌拍在楊九幽腦門上。

    力度不大,畢竟是自己的孩子。

    「你身爲將門之後,豈有不入軍營之理?」藍坲衣連拍幾下桌子,茶水濺到
了桌上,「你眼裏還有我這個娘親嗎?」

    楊九幽擡頭看藍坲衣,看到藍坲衣因悶氣而起伏的酥胸不由輕咽一口道「當
然有了。」

    藍坲衣道「好,那我問你,爲何不願參軍!」

    在旁觀望的大姐楊穆青勸道「好了,娘,既然小弟不願參軍,就別在逼他了,
以前您特別寵他,怎麽到如今卻變了臉色。」

    藍坲衣聽完臉色微變,幾次開口想說什麽又咽了回去,重新整理一番道「以
前是以前,現在是現在,幽兒已經長大了,他應該懂些什麽了。」

    「娘,我已經很懂事了。」楊九幽勉強一笑道。

    楊穆青道「好了,你也別氣娘了,少說幾句吧。」

    「娘!你叫我來什麽事啊!」楊依雪踏著輕快的步伐,仿佛要將屋內的不愉
快全給趕走。

    楊依雪的嗓子就像是初春裏的杜鵑,原本壓抑的屋內此時被她一掃而空。

    就連藍坲衣此時也露出了笑容。

    楊依雪蹦蹦跳跳地跳到了藍坲衣的懷裏,說道「娘,你們剛才再說什麽呀?」

    藍坲衣抱著楊依雪無奈道「你呀,怎麽就是長不大呢?」

    「什麽長不大,我一輩子都是娘的小寶貝!」楊依雪鼓起著臉,煞是可愛。

    「好好好,你就是我的小寶貝。」藍坲衣摸著楊依雪的小臉蛋。

    楊九幽看著楊依雪道「二姐,你就跟娘說說呗,我實在不想參軍。」

    楊依雪聞言回頭,對著楊九幽吐舌道「想得倒是美,你求我啊!」

    這一下子倒是讓屋內的幾人笑了出來,楊依雪就是有這種魔力,俏皮可愛的
她總是能恰到好處的活躍氣氛。

    「哎,算了。」藍坲衣歎道「過幾天再談這事吧。」

    楊依雪道「娘,你爲什麽這幾月就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這麽著急送叁弟出
去啊?」

    「你娘我不是覺得幽兒大了嗎?」藍坲衣仍然是這個理由,「好了不說了,
過幾天我再和你叁弟談。」

    「都該幹嘛去幹嘛去吧。」藍坲衣看著勸說不成便讓衆人回去。

    楊依雪拉動著藍坲衣的手道「不嘛,娘既然浪費了我的時間要賠償我哦!」

    藍坲衣無奈道「就你話多。」

    「不嘛不嘛!」楊依雪锲而不舍。

    「那你想要怎麽樣?」藍坲衣看著如此的楊依雪倒有了幾分興致。

    楊依雪道「陪我出去玩玩!」

    藍坲衣笑道「最近長安又新開了什麽讓我們家的小饞蟲這麽迫不及待?」

    「嘿嘿,去了就知道。」楊依雪回首,「大姐,叁弟我們一起去好不好~ 」

    「真拿你沒辦法。」楊穆青非常疼愛楊依雪和楊九幽,自然同意了楊依雪。

    楊九幽撓撓頭道「好吧。」

    一行四人帶上幾名奴婢與侍衛便出發了。

    此事先放置一旁。

    幾天前。

    長安酒樓是楊九幽常來的地方,在喝完酒付完錢之後,楊九幽慢悠悠地走了
出來。

    楊九幽出來時便已經黑夜了,月光從雲層穿透而來,絲朦銀光灑落在地面上。

    楊九幽擡頭仰望著月亮,他心裏有一個秘密,一個其他人都不能知道的秘密。

    「小子。」

    背後傳來一聲呼喊。

    現在已是亥時,路上基本已無行人,楊九幽知道他在喊自己。

    楊九幽轉頭道「你是誰?」並借助月光看著出聲之人的體型初步判斷爲中年
男子。

    中年男子道「你就是楊九幽吧。」

    沒有疑問,男子十分肯定。

    楊九幽覺得奇怪便問道「我便是楊九幽,有什麽事嗎?」右手反手悄然放在
背部的短刀上。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你爹死。」中年男子的話如同霹雳炸在
楊九幽心中。

    楊九幽心中一驚,不由思考男子說的是什麽事,難道那件事暴露了?

    冷汗從楊九幽額頭流下。

    中年男子看到如此緊張的楊九幽安慰道「不必這麽緊張,現在你爹並沒有什
麽事。」

    實力深厚,這是楊九幽對中年男子的又一個印象,因爲能在這可視度極低的
情況下還能判斷出自己的狀態的,只有在後天境及以上才能在極度極端的情況下
看到想看到的東西。

    不過這也表明了楊九幽心中的秘密並沒有泄露。

    楊九幽一邊緩慢後退一邊說道「閣下何出此言?」

    中年男子道「你就直說你想不想你爹死。」

    「肯定不想,閣下怎地如此廢話!」楊九幽厲聲呵斥。

    中年男子道「那好,那你一定要牢記,絕對不可參軍,並且一定要去杭州一
趟。」

    楊九幽問「爲何?」

    「沒有爲何,你只能按照我說的做,明白嗎?」說完,中年男子運著輕功化
爲流光離開了。

    其速度之快,呼吸之間只聽得幾聲輕響便不見蹤影,想來以過數十裏開外。

    這一晚,楊九幽深思睡去。

    回到現在,楊九幽一行人已經品嘗完美食回到了楊府。

    「好飽啊,要是我以後變肥了怎麽辦!」楊依雪裝模作樣地擔心著自己體型。

    楊穆青呵呵一笑,而楊九幽卻道「別以爲不知道你在炫耀你怎麽吃都吃不胖
的體質了。」

    賣著乖的楊依雪看到弟弟這麽搗蛋實在惱怒,揪起楊九幽的耳朵說道「你說
的什麽話啊?你給我再說一遍!」

    「別別別,二姐我錯了,您以後想吃什麽吃什麽,我都給您弄來。」楊九幽
疼的龇牙咧嘴,楊依雪身爲將門之後,手勁自然不小。

    時間就在嬉笑中緩慢渡過,夜深時,衆人也便上床入睡了。

    夜深人靜時,悠悠蟲鳴才是這舞台的主角,但今天在皎潔的月光下,有一道
人影消失在了藍坲衣房間附近。

    「娘!」來人竟是楊九幽。

    聽到楊九幽的聲音,躺在床上的藍坲衣緊了緊被子說道「你來幹什麽,快回
去!」

    輕聲細語的,讓此時場景更多添一絲暧昧氣息。

    楊九幽嘿嘿一笑,直接躍上床,拉開床被鉆了進去。

    「娘這裏還是暖和啊。」表面上在母子同睡,其實楊九幽的手早已攀上了藍
坲衣的乳房,「娘的胸可真大啊!」雖然已經摸了幾個月了,但每次楊九幽還是
感歎出聲。

    一手搭在楊九幽的手背,「幽兒快快放開娘,這樣有違倫理。」似乎是感受
到自己心裏的情緒,不禁聲音小了幾分。

    從小溺愛兒子的藍坲衣,此時卻無法分辨出自己到底要不要縱溺楊九幽,早
在幾月前藍坲衣便被楊九幽如此上身,到後面還丟了身子,心中迷茫的藍坲衣不
知如何是好,只想把楊九幽先送走再說。

    「何必這樣說呢?」楊九幽輕笑一聲,便吻上了藍坲衣。

    被楊九幽強吻的藍坲衣,原本還是閉口防守著楊九幽的舌頭,卻不想被楊九
幽在身上輕易揉捏之後,便不禁輕歎出聲。

    那一瞬間,楊九幽的舌頭便乘機溜了進去。

    在藍坲衣的口中暢遊著,藍坲衣的香舌也在楊九幽的引導下交纏起來。

    其實也是因爲藍坲衣心中的浴溝難填,楊天生常常幾年不回家,有時候更是
只能以玉手滿足欲望,而順從楊九幽不僅是因爲溺愛,更何嘗不是爲了滿足自己
呢?

    漸漸地藍坲衣不自覺放開了心扉,倆只白嫩的手臂攀上楊九幽的脖頸。

    而楊九幽對此也見怪不怪了,早在之前品嘗了藍坲衣身體之後,藍坲衣的尺
度便像是被開發一樣,越來越大了。

    裹胸堪堪遮掩胸部柔滑肉色,在楊九幽的大手下,甚至連抵抗都做不到,連
帶著肉胸一起陷入,到了後面,楊九幽幹脆就裹胸褪下,零距離接觸到了小時候
吸吮的乳頭。

    兩人的衣物所剩無幾,藍坲衣此時也氣喘籲籲地說道「嗯哼~ 幽兒……我們
不能這樣。」藍坲衣輕柔細聲,在浴火燒身的楊九幽面前,就如同螳臂當車,甚
至有點引火燒身的味道,在楊九幽的耳中,藍坲衣的話語就似用棉花挑弄著楊九
幽癢處,這一下可不得了,楊九幽直接欺身而上,將藍坲衣摁在床上。

    何爲禁忌,不禁是世人所不容,更是因爲在品嘗過後就再難舍棄。

    藍坲衣雖然念念有詞,但在實際行動中,卻一步步順從著楊九幽,明知不可
爲而爲之。

    細眉微皺,一雙原本有神的眸子現在卻有些失神地看著自己一手帶大的楊九
幽,紅唇微張吐納著些許熱氣,欲望的火種已被點燃,原本整齊的長發現在披發
于床,一抹淡淡幽香深入楊九幽鼻息。

    這是藍坲衣自帶的體香,當然也與她每日享受花浴有關。

    想到如此佳人從浴桶起身時的香豔場面,楊九幽鼻息不禁重了起來。

    藍坲衣的身材自然是極妙的,不然也不會被楊天生娶入家門,畢竟自古英雄
愛美人,身上的肉球因爲生兒育兒有所下垂,乳頭也不似以往紅豔,但恰到好處
的大小卻體現了女子的黃金之美,臀部亦是比之妙齡少女要大上不少,但也正是
因爲如此才有著驚人的觸感,一雙乳房與臀部真是讓人愛不釋手。

    下面的陰阜卻與乳頭不同,顔色淺淡微紅,如同出閣未久的少女,陰阜微動,
仿佛在邀請著楊九幽。

    當下楊九幽也不再客氣,握著自己的陽物插入了藍坲衣的陰道。

    「啊!」異于常人的陽物被直接送入身體,那股被撐開的疼痛使藍坲衣叫出
聲來,「嗯~ 嗯~ 幽兒……輕點。」知道無法阻止楊九幽的藍坲衣也只好享受起
楊九幽的孝順。

    楊九幽一把抱起藍坲衣,堪過六尺的藍坲衣在楊九幽懷裏如同十七八歲的女
孩般,粗大的陽物也在藍坲衣的下半身凸顯,「娘,你的下面好暖和!」楊九幽
表達著對藍坲衣的迷戀。

    被抱起插入的藍坲衣,陽物一下就插到了最深處,要不是楊九幽留著些許長
度,怕不是一下子就被插入子宮。

    「混……混小子,就喜歡這般……作踐爲娘!!」藍坲衣舌頭早已不知放在
哪,只能在口外隨著身體上下搖擺,好不淫蕩,「幽兒……幽兒……」藍坲衣喃
喃自語。

    藍坲衣後面所呢喃的話語被楊九幽盡收耳裏,心中一喜,便是將藍坲衣雙臂
環于脖頸,低首吻向藍坲衣。

    淫欲上頭的楊九幽,此時也是淫話盡出「肏死你!娘!你的穴吸的我好爽!」

    粗暴的話語給了沈迷于情欲的藍坲衣當頭一棒,在汪洋的情欲裏被徹底掩埋,
「兒子!肏……肏死我吧!!」放下了所謂矜持,藍坲衣在幾月裏被引起的欲望
此時已經破土而出。

    放浪形骸。

    楊九幽樂見于此,當下也是加力幾分,原本還有些緊致的陰道,現在因爲藍
坲衣的舉手投敵而更加主動的服務起來。

    暖和的陰道無時無刻在刺激這楊九幽,腰間不禁更用力幾分,再加大一分力
度,狠狠壓下藍坲衣的身子。

    這一記重擊不僅讓楊九幽狠狠破開了子宮口,進入到生他育他的溫床,更是
讓胡言亂語著的藍坲衣戛然而止,兩眼與小嘴都張大起來,原本亂動著的手與小
腿此時也安靜了下來,這一次重擊與往常不太一樣,今天破開了以往沒有破開的
子宮,粗大的陽物現在就像烙印一般烙在了靈魂之上。

    看著有些呆滯的藍坲衣,楊九幽溫柔地舔舐著因失神而流出的玉液,在清理
完玉液後吻上了藍坲衣。

    慢慢的藍坲衣回過神來,在感受到楊九幽的吻後,藍坲衣也漸漸主動起來。

    不僅主動用香舌主動挑逗著楊九幽,臀部也主動扭動起來。

    藍坲衣的主動讓楊九幽動了起來,雙唇分開,金律玉液連理成枝,如架構起
兩人的鵲橋,拉伸到了楊九幽健壯的腹部。

    雙手握住藍坲衣纖細的腰部,下半身用力抽動起來,每一下都極其深入,這
就導致了龜頭每次都會被窄小的子宮口摩擦,些許疼痛與接踵而來的極致快感並
不成正比,這也是楊九幽樂此不疲的原因。

    初被開宮的藍坲衣道「幽兒……幽兒……輕些!放慢點!要死了!要被肏死
了……不要在動了!!不要在動了!要被肏死了!」對于楊九幽而言是極樂的,
但對于剛剛開宮的藍坲衣卻是痛苦的,雖然剛剛緩了過來,但畢竟楊九幽的陽物
異于常人,在快速的打樁時,圓大的龜頭也在擴張著子宮口。

    原本藍坲衣的體型就相對于楊九幽來說有些嬌小,聲音若是沒用力出聲也會
柔弱起來,而就是這柔弱之聲,讓楊九幽的欲望愈加強烈。

    霎時間,楊九幽的動作更加洶湧起來,連木床都承受不住楊九幽咯吱咯吱的
響了起來。

    但楊九幽根本沒將這放在心上,暗道現在姿勢用力不太適合,于是便讓藍坲
衣趴在床上,好讓自己更加用力。

    藍坲衣被動的接受這個姿勢,臉上不覺羞紅了起來,當然原本就因爲與楊九
幽交合而全身粉紅的皮膚比,這一點也看不出來。

    「好孩子……要不你趕緊出來罷……」雖然很快樂,但藍坲衣還沒有忘記現
在處在哪裏,她很怕被別人發現,「剛才聲音太大了……我怕……」

    楊九幽沒有理會藍坲衣的話,反而將藍坲衣的一腳搭在肩上,另一腳被楊九
幽拿著塞到了嘴裏。

    「不行!這太髒了!」話是這麽說,可藍坲衣一點抽出的意思都沒有,相反
還閉目享受起楊九幽的侍奉。

    與楊天生的床上生活並沒有這般情趣,只有插入、射入、拔出罷了,雖然楊
天生很是舒暢,但藍坲衣還是有點不滿足,但礙于夫妻之間,羞于提出罷了。

    如今楊九幽這般對自己視若珍寶的表現,讓藍坲衣心生蕩漾。

    不待藍坲衣心生他念,楊九幽就再次抽動起來。

    完美的韌性讓近乎不可能的動作實現,楊九幽俯身怒吼著「娘!你的穴好舒
服!我要肏死你!!以後還要肏!!」稚嫩孩子懇求般,楊九幽也在無意識地尋
求母親關懷。

    激烈的動作讓藍坲衣有些斷續「好好!以後幽兒……幽兒想怎樣……就怎樣!!
想怎麽肏……就怎麽肏……娘都答應你!!」說到高興時竟聲調也不知擡高幾分。

    兩手分別按在兩只乳房上,死死摁著固定這藍坲衣的肉體,腰部用力抽動,
子宮口在這段時間適應了楊九幽陽物的粗大,一時之間快感襲來,身下淫水肆意
泄洪。

    「坲衣!我肏的你爽嗎!」爽到極致的楊九幽要發射,口中對自己的母親說
起了簡稱。

    聽到如此稱呼自己,藍坲衣仿佛再次達到了高潮,嬌聲練練「好幽兒……我
實在太舒服了!!」

    藍坲衣肯定的話語,讓楊九幽十分高興,于是再抽插數十次後,精關一松,
無數陽精射入到了藍坲衣的子宮。

    如此近距離且強有力的噴射,實在是讓藍坲衣苦不堪言的同時又享受到了升
天極樂,一股股陽精噴灑在子宮壁上,裝飾著這片溫床。

    「射進來了!!幽兒……的陽精!!要把坲衣……給奸懷孕了!!」藍坲衣
翻眼吐舌,一副淫蕩之相,嘴中呢喃著「天生!!對不起……我失身了……還是
你的孩子……不過沒關系的……我不會讓你知道的……嘿嘿……我還要給幽兒生
孩子了……」

    藍坲衣竟是被楊九幽給奸的無神無知起來,說出的話更是讓楊九幽陽物再起。

    原本想休憩再戰的楊九幽此時已毫無累意,再次將陽物塞進藍坲衣陰道裏,
完全不管陰阜已經腫紅起來。

    此時的楊九幽心中的唯一念頭便是藍坲衣親口所說的爲他生子。

    在今日之前,楊九幽根本沒升起過這樣的念想,但這時藍坲衣親口所說,卻
是讓楊九幽浴火大燥。

    再次進入到溫暖的陰道,裏面的緊致如常,仿佛沒有因爲先前的運動而擴松。

    「又進來了!!」藍坲衣失了魂智,只能口中念叨著現在的經曆「幽兒……
的陽物又進來了……快肏我……把爲娘肏死!!!」

    楊九幽仿佛有著某種魔力,一直在誘使著藍坲衣。

    從幾月前便是如此,藍坲衣雖然口上拒絕,但是身體卻總是在微小的反抗後
臣服起來,先是強吻,然後到了按摩胸部,再是揉捏陰阜,最後是占有身體,在
這一系列的動作中,哪怕只要藍坲衣強硬一點,都不會如此之快的沈淪,但她偏
偏就默許了楊九幽這般行徑。

    一如墜落著的蝴蝶,明明若是強力地煽動翅膀會得到完全不一樣的結局,但
她就是不願,反而看向下方,像是某種東西在吸引這她。

    楊九幽再次大力抽插起來,像是對待自己奴婢般粗暴。

    可即便如此,藍坲衣也感受到了無邊快感,「咦咦咦~~」這幾下像是把藍坲
衣的叁魂六魄撞了回來,嬌小的胴體開始不住顫抖起來,陰道仿佛又要再次開閘,
眼中開始流出性福的淚水,一滴一滴地拍打著撐住身體的手背。

    「又插到子宮了!!……又要奸淫娘親的子宮了!!」藍坲衣玉液流出。

    回到熟悉的地方,楊九幽的身體仿佛也因爲熟悉的地方而放松起來,才僅僅
幾百下便想傾瀉而出。這是楊九幽不想看到的,雖然藍坲衣是自己的母親,但這
不是自己作爲快男的理由,更何況自己也肏過不少女人,從來都是女人求饒的。

    這樣楊九幽心中一狠,使勁捏著藍坲衣兩塊肉球,原本就被肆虐過得肉球上
早已紅痕密布,此時再被楊九幽虐待一番,竟然讓藍坲衣再次高潮!女性淫液沖
刷著楊九幽的陽物,裏面有著不少楊九幽需求的陰元,在匆忙吸收陰元後,楊九
幽如有神助,原本想要射出的快感此時已經消失,于是乎楊九幽再次瘋狂抽動起
來。

    「幽兒……幽兒……」藍坲衣開始癡情地呼喚起楊九幽,就如同在黑暗中遇
到了明燈,藍坲衣開始抓住這盞燈。

    楊九幽聽到癡情的叫聲也是笑著回應「坲衣!」

    藍坲衣道「幽兒!……抱我!」

    楊九幽再插幾個來回後,便是一把抱住藍坲衣。

    被抱住的藍坲衣,兩眼汪汪地看著楊九幽,隨後主動獻上香吻。

    這一下楊九幽算是明白,自己已經徹底得到了藍坲衣,不禁吹了聲口哨。

    聽得一聲響,臥室大門卻是被推開。

    只見來人便是藍坲衣的幾位侍女,原來楊九幽對藍坲衣動手前,早已對藍坲
衣的侍女開了苞,這四名侍女早已被楊九幽降服,臣服于楊九幽了。

    如今是能大被同眠了,楊九幽讓一位侍女看守其他叁人被盡數招攬到了床上,
與她們主母共享淫樂。

    這一晚,楊九幽的子孫滿溢于藍坲衣的子宮。

    早晨起來,楊九幽睜開雙眼就看到了藍坲衣微怒的面容。

    可來不及打情罵俏,就被侍女一聲通報傳到楊府門口。

    急忙穿起衣裳趕到的母子,在朝廷派來的天使前下跪。

    「宣玉王之子楊九幽即刻前往杭州鎮守太白陣!」一聲令下,讓母子二人皆
爲震驚。

    無外乎其他,長安城中何人不知楊九幽武功如何,說是一竅不用也不爲過,
但天子之另不得不受。

    在接過聖旨的一剎那,天使俯在耳邊親身說道「爲你爹想想吧!」此人竟是
與楊九幽夜中談話之人。

    楊九幽心中駭然,臉上卻不動神色,雙手接過聖旨。

    至此,風雲初動!